嶺大校長鄭國漢向陳雲發出警告信,要求陳雲「慎言慎行,回歸教學及學術研究,否則後果自負」。鄭氏曾出任 689 的競選辦顧問,與 689 關係密切,是次事件顯然屬於一場對大學學者的政治打壓,旨在殺雞警猴,令其他大學學者噤若寒蟬,不復議論及參與政治。

4現時各大學學者大多著力埋首書冊,對政治的關注僅限於粘牙嚼舌。偶有一兩位願意發表政見、推動社會變革,卻是戴耀廷、陳健民、陳祖為等的貨色。只知政治道德,毫無政治智慧。如斯悶局下,陳雲的本土論述、親身製盾實在是難得一見的活水!

誠然,「城邦論」部份觀點尚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此並無損陳雲特立獨行之可貴。我們珍視他、聲援他,更多是出於對他人格的欣賞,而不是出於對他主張的服膺。

況且,十七世紀英國詩人約翰‧多恩早就明言:「沒有人是孤島……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今天 689 借鄭國漢之手限制陳雲議政、參政的權利,難保他朝你和我的議政、參政權利亦受到同樣的限制。故此,不論在公在私,我們都沒有不關注、聲援陳雲的理由。

然而,有趣的是,向來喜歡理性討論的泛民、左膠,至今仍沒有一個人為陳雲發不平鳴,只是象徵式的分享,換轉是戴耀廷等人受政治打壓,泛民、左膠的反應會否如此冷淡回應?大是大非不過問,卻去字斟句酌什麼是「真」普選、「物化女性」。香港民主路之停滯,不是有跡可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