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再多少時間,香港才可以走出二元對立的社會狀態?

只是簡單一句「他說要票投建制派。」就把人家的說話斷章取義,無限放大到被迫害的層次,活在渣圈圈的,是否都特別自大而脆弱?「有本土出選的選本土,只有泛民和建制的,就投建制。」完全無視這個建議背後的理據所在,大抵所謂的泛民,腦袋仍舊身處「八八直選」的時空之下,眼前的選民對民主選舉沒有任何概念,只要合適的包裝,加上一兩句口號,憑藉光環就可以贏得議席。但凡有人走出來,打著相同包裝,說著相同口號,這些「沒頭沒腦」的選票就會被人如果樹上的果實一樣被人無情地「𠝹走」。

源自「零三七一」後的社會氛圍,選民願意把四年的區議會議席交給泛民主理,可惜桐油埕終歸只會裝桐油,荒廢四年的大好時機,任由建制派「深耕細作」,翌屆輸掉了議席後就歸究人家的蛇齋餅糉,以受害者的角色把自己的無能推得一乾二淨。

物換星移,當年社會行動止於過百萬人的遊行,加上政權的退讓,才把「廿三條」成功關在籠裏。但整個社會已經過佔領運動的洗禮,加上過去十年種種「發乎情,止乎禮。」的社會運動型態,早以認清一個事實,要打破困局,絕不能依靠現時的泛民,就讓醒過來的市民由根本做起,自己香港自己救,由區議會開始,自已選擇忠於自己的代議士,亦要令佔了廿多年便宜的人知道,過去的一套已經行不通,你們眼中的會被人𠝹走的選票,是一個個有選擇能力的選民,投票給誰,甚至選擇白票,都是他們的選擇,不要像個白痴一樣只懂埋怨人家不選你就是「邪惡的彰顯」,要思考的重點是人家不去選你,是否因為你已經完全違背了選民,令他們不惜利用選票代表的權力向你作出相應的回應。

任何政治勢力,都應面向群眾,假如今屆真的有一股面向「香港人」這個族群的本土力量趨生,所指的不是過去換湯不換藥,什麼「開明建制」、「溫和民主」的廢話,而是以一個選民「以我為主」,你得到我授予的一票而當選,未來任期你就得向我交代,當中只是條件交換,沒有恩情。到這股面政治力量成熟之後,再去討論什麼城邦建國歸英獨立吧,現在的本土勢力,只剛破殼而出的幼雛,羽翼漸豐後才去選擇自己的天空,總比未學行先學走來得實際。

什麼大環境,什麼政治勢力平衡,從來不是一個重要的考量。殘酷的現實早就告訴了你,建制派已經集結而成一個牢不可破的橡皮圖章,就憑一次半次選舉就可令政局回天?再者,過去十年的種種「成績」,還好意思繼續要選民投票給你的話,面皮也太厚了吧!君不見泛民議員失去議席後,心底裡的「斯路」就原形畢露。假如失去議席能讓選民清楚審視一個議員的本質,那就真的值得做,馬上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