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發表牧函,指教友應留意區議會候選人對性傾向及同性婚姻的立場才投票,引來網上左膠很大的反彈,教友之間的意見則很兩極,支持者認為天主教一直都是反對同志平權,湯漢只是重申一次教會的道德立場,反對者就分兩種:較激進的就表明自己根本不同意天主教對同性戀的保守立場,較溫和的就質疑湯漢的用字和表達方式不妥,或時說話的時機不對。

身為聖公會人,我有一個極想破壞普世大公教會合一的感覺,但在懺悔之前,我必須在此自白:

我覺得有啲天主教徒真係抵死,我好心涼!

為何我如此說?每當鄺保羅在胡言亂語的時候,總是有一群聖公會人走出來公開表示反對(例如「尋求公義行動」),即使當中左膠佔了多數,起碼彼等不會因為鄺保羅頭上戴著主教冠就「收皮」。然而總是還有不少天主教徒走過來說「你哋都係嚟天主教啦」、「主教都投共,聖公會無得救」;有些是出於關心,然而有些卻是出於諷弄。然而,同樣對主教言行不滿,天主教卻沒有半個團體願意出來發聲明反對甚至直斥主教的言論。反而很多人走出來為湯漢說話,說大家誤解了,又或者輕輕批評湯漢的表達方式不太好。能夠公開批評湯漢立場的天主教徒,全部都是以個人名義,而且也是少數。這正正反映了兩個主教制教會對信徒的政治影響力出現非常不同的形態。兩大教會在香港擁有為數不少的教友,而兩大教會主教公開的政治言論,對香港政治當然有相當影響力,只是沒有宗教視野的華人傳媒沒有智力去理解這一點。

在主教下,其實只有主教才能真正代表教會。主教,聖公會舊譯會督,信義宗今譯監督,乃源自於初期教會,出自希臘文ἐπίσκοπος(epískopos),解作監察者overseer(因此信義宗的翻譯其實比較貼近原意)。在初期教會,雖然監督並未與「長老」(elder,後來發展成全職的神父priest,亦相當於新教的牧師 pastor)作出嚴格區分,不過聖保羅已經多次強調監督的職責和資格,並且親自按立了聖提摩太和聖提多成為監督,要彼等「勸戒人、用各等權柄責備人。不可叫人輕看你。」(聖提多書2:15)聖保羅又說,

「監督既是上帝的管家、必須無可指責、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貪無義之財、樂意接待遠人、好善、莊重、公平、聖潔、自持.堅守所教真實的道理、就能將純正的教訓勸化人.又能把爭辯的人駁倒了。」(聖提多書1:7~9)

當時的「監督」與今日的主教還有一段距離,反而比較像一間教堂的主理聖品(主任牧師),主理的通常只有一間地方教會。當時「使徒」的地位反而更接近今日的主教。直到使徒時代結束,進入教父時代以後,為了尋找教會領袖繼承使徒的位份(使徒統緒或使徒承傳apostolic succession),由使徒所按立的監督的地位就得到提昇。直到由使徒約翰所按立的監督,教父安提阿的聖伊格那丟,正式提出「主教/監督」作為一個獨立的聖品,主教制才在第二世紀成形:

「爾儕俱宜從主教,如耶穌基督之依從聖父。依從眾長老,如依從眾使徒。恭敬會吏,如敬奉天主之誡命。不與主教偕,則不論何人不准為教會之事。主教暨其所派立者,來施聖餐,當視為正式之事。主教臨何會,會眾應詣其處,一如耶穌基督在何處,至公之教會,亦在其處。不與主教偕,則施行洗禮,或設相受之筵席,皆非合法。蓋主教所允者,即天主亦悅納焉。誠如是,則爾儕之所為,皆切當而正式矣。」<聖伊格那丟達士每拿人書>第八章,中華聖公會譯

聖伊格那丟的主教制可以說幾乎是主教獨裁,甚至還說「敬主教者,天主必使人敬之」(<聖伊格那丟達士每拿人書>)。主教權力之依據來自於使徒承傳:主教之道統來自於使徒,因為彼等是繼承使徒之位份,而使徒之權力則是來自基督。因此,古老的教會的宗主教常強調自己宗座上承那一位使徒,如科普特正教會宗主教是福傳者聖馬可之繼承人,君士坦丁堡正教會牧首是使徒聖安德烈之繼承人,東方亞述教會牧首是聖多馬之繼承人。而安提阿正教會牧首和羅馬天主教教宗都聲稱自己是聖彼得之繼承人。

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目不識丁的蠻族橫行西歐,修道院出身、學庫五車的主教透過與君主合作,漸漸取得世俗權力,控制大量封地。主教候(Prince Bishop)出現:彼等既是主教,也是地方長官,有自己的文官、武官、政府和軍隊,例如英國的杜倫主教,約克大主教和坎特伯雷大主教。教會腐敗導致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加爾文和慈運理廢除了主教制,不過保守的馬丁路德在改教之後並沒有全面廢除主教制。多數信義宗今日依然保留監督制,然而監督的權力不如主教,信義宗大部分亦不承認使徒統緒。

聖公會大體上保留了主教制,沒有否定使徒承傳,然而,她卻在主教制上作出了關鍵的改變:教會不再是以「羅馬主教」(英國聖公會對教宗的「官方稱呼」)為元首,而是聽命於英格蘭君主。與信義宗的普魯士一樣,英格蘭聖公宗主教的權力被置於君主之下。批評主教再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這造成聖公會和天主教的主教在政治影響力的關鍵分別:「375 條 – 1 項 – 主教是由天主制定繼承宗徒位者,藉賜於他們的聖神被 立為教會中的牧人,使之成為教義的導師、神聖敬禮的司祭和治理的服務 者。 2 項 – 主教們一經祝聖,就同時接受聖化、訓導及治理的職務,但此類 職務就其本質言,非與世界主教團元首及其成員保持聖統之共融則不能執 行。」

「377 條 – 1 項 – 教宗得自由任命主教,或批准依法選出的主教。2 項 – 至少每隔三年教省內的主教們,或視環境需要,主教團的主教們 共同商議以秘密方式作一個名單,載明適合作主教的司鐸或度獻身生活會成 員,呈遞宗座。但仍應保持每位主教個別推薦之權利,即他將認為堪當並適 合作主教的司鐸之姓名,呈報宗座。 3 項 – 除另有合法規定外,每次要任命一位教區主教或助理主教時,教 宗使節 向宗座推薦分別調查過的三人,並向宗座報告:自己的願望,教省 總主教及屬於同一教省的主教們或共同集會的主教們的建議,以及主教團主 席的建議;再者,教宗使節應聆聽參議會某些議員或座堂總參議會的意見, 並且,如認為有益,也秘密地個別詢問修會和教區的聖職人員,及智慧超眾 的平信徒等的意見。 4 項 – 除另有合法安排外,教區主教認為應為自己教區設輔理主教時, 應向聖座呈遞至少三位適合於此職務的司鐸名單。 5 項 – 今後不再授予國家政權任何選舉、任命、推薦或指定主教的權利 及特恩。」

(《天主教法典》「3.4 歷史流傳的主教制乃為上帝所召立,沿用本地行政模式,以符合教省之需要,並確保上帝聖教會之合一。」(《香港聖公會教省憲章》)「5.4 凡獲授權在教省轄下教區、傳道教區或傳道地區之內所屬牧區事奉的牧師、會吏及平信徒都必須按照教省憲章及規例承諾服從其教區主教。上述人士同時亦須承諾尊重教省大主教及按照大主教指導及牧領行事。」

「11.5 大主教之責任大主教乃教省之首牧,因此有下列的職責:

11.5.1 以教省或總議會名義發言;
11.5.2 領導教省,推動及發展其政策及策略,包括在教省層面上執行總議會決議之事項;
11.5.3 代表教省與普世聖公宗及其他教會保持關係,並以教省名義與其他大主教聯絡溝通;
11.5.4 在按例選出教區主教後,頒令舉行祝聖及授職儀式,並召集其他主教不時與新主教會晤;
11.5.5 召集總議會、主教院及常備委員會之會議,並出任為主席;
11.5.6 出訪各教區、傳道教區及傳道地區,並與其主教共商牧養事工;
11.5.7 宣講聖道;及
11.5.8 施行聖事。」(《香港聖公會教省憲章》)

天主教的教會法維持大陸法,並以羅馬教宗為首,繼續聖伊格那丟的主教制模式。然而,聖公會實行普通法,並且自十九世紀以後各地教省紛紛自治,坎特伯雷大主教只是名義上的領袖,各教省由主教長(通常由一名大主教出任)控制。由於聖公會失去中央的領導和統一的法典,導致部分教省在部分議題上嚴重對立(例如同志平權),亦令各地聖公會容易投靠建制以維持「山寨王」的地位,而且在部分教會法不健全的教省裡,主教長的權力欠缺制約(例如在香港聖公會要罷免鄺保羅就很困難)。不過,即使聖公會承認使徒承傳,聖公會並不強調主教是聖彼得還是聖安德烈的繼承人,而聖公會的三級聖品制中將所有主教視為平等(不論大主教、主教還是助理主教),所以主教的權威性沒有那麼大。

此外,聖公會的主教都是由有平信徒參與的選舉產生的(雖然是小圈子選舉)。以香港聖公會為例,任何教區主教必須同時在教區議會之平信徒院和聖品院同時取得三分之二的贊成票方可當選。反之,由於天主教法典377條規定主教由教宗任命,而由司鐸(神父)組成的「參議會」在推薦地區主教人選上僅具有諮詢作用。377條第5項由於斷然拒絕政權任命主教,因而造成梵蒂崗與中國政府在主教任命問題上對立。

既然聖公會主教還是由選舉產生的,理論上總議會或教區議會依然有制衡主教的可能,起碼香港聖公會的憲章和法規不是鄺保羅一人能決定,必須由議會通過。「選舉」和「議會」的存在,令主教不再具有「不可挑戰」的地位。在天主教這卻是不可能的。雖然天主教中央集權,有教宗監察地方的正權主教,然而如果教宗認為那個主教的言行沒有問題,那信徒就不能做甚麼,因為不服從主教是「大逆不道」。

鄺保羅大主教的垃圾政治言論非常出位,然而他在聖公會內有多大的政治動員力?即使假設西九龍教區的陳謳明主教和東九龍教區的郭志丕主教對他完全言聽計從,議會對他也沒有意見,然而在聖公會的制度之下,平信徒批評主教不可能受到懲罰,而主教的地位也非神聖不可侵犯,最多只是由鄺保羅在教會法上直接監督的牧師和會吏不敢作聲(馮智活是最明顯的例子,天天在說支持真普選,卻連鄺保羅也不敢罵一句)。反之,湯漢說一句,平信徒根本沒有公開發表反對意見的空間。令中共意想不到的是,中共以為聖公會很易統戰,然而現在鄺保羅投共了,不但未能有效統戰聖公會人,反而只是引起年青教友很大的反彈,結果未能夠在選票上為建制派進帳很多。然而,如果中共將來能夠成功統戰天主教香港教區,例如是權貴的好友楊鳴章「坐正」,而教宗方濟各基於各種理由未能有效阻止楊鳴章大放厥詞的話,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這個左膠組織只會成為政治花瓶,往後主教若發表比今次更「出位」的牧函叫教友如何投票,對選舉的影響就會更大。要統戰播道會是很廢力的,因為要逐間堂會收賣,儘管中共已經成功收買了絕大部分大型教會megachurch。不過,統戰天主教,看似很難,其實只要控制了一個教區主教,好像控制澳門教區主教黎鴻昇一樣,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主後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蘇格蘭的聖馬加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