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上臉書,只見一片紅白藍三色旗旗海,哀悼巴黎恐襲之聲此起彼落。這現象,很港豬。港豬唔執輸,什麼都要人有我有,人do I do,唯恐慢了半拍,肉少了兩兩。那期吹雨傘革命風,黃絲帶;這邊正同志平權熱,彩虹旗;今番巴黎恐襲,港豬當然也不甘後人,趕緊更新profile pic,彰顯心中那份洶湧澎湃得不能自已的愛與關懷。昨週我校陳立昌教授不幸吊頸身亡,某些恐怕已忘記他是誰的醫學院同窗又即刻RIP前RIP後。這種日行一善以愉己的醜陋,廉價地消費著民主、公義、甚至死者。死者若是我,不但死不瞑目,簡直氣得從棺材跳出來,大喊一聲:慳啲喇!

港豬式消費巴黎恐襲雖然嘔心,總算仍屬個人層面的精神自瀆,高潮過後依舊日生於東沒於西,但極右式消費巴黎恐襲,卻使人擔憂膽寒。香港689九上台以後,政府越見獨裁,文革式群眾鬥群眾組織像「愛港力」、「幫港出聲」、「愛港之聲」等等雨後春筍般滋生蔓延,搞到污煙瘴氣。誠如牛津第三運動定律所言:For every action,there is an eq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極左自然逼出極右。品堯縱然支持要對抗中共殖民,將蝗蟲Betty Wong、肖友懷之流驅逐出境(詳見昔日文章《Holy Shit!從肖友懷與Betty Wong見港豬的荒誕思維》),力爭收回單程證審批權,但右得鼓吹香港獨立,右得踢篋就是「勇武」,右得只要別人稍稍提議談判或和解(我很討厭「包容」一詞被港共騎劫,故特用曼德拉先生面命耳提的「和解」)立馬標籤其為「左膠」,詛咒其「下地獄」⋯⋯這樣又何異於藍屍的fruit ninja,又何異於中共黨大過一切的一言堂思維?

香港極右偷換概念,不懂敘利亞卻信口雌黃,硬要把敘利亞難民潮借喻我城。早前匈牙利女記者陰陰濕濕腳踢手抱孩童的難民父親竟被歌頌作「本土英雄」,今輪巴黎恐襲他們自然乘機宣揚敘利亞人滾回敘利亞的歪理。遠觀十九世紀歐洲殖民主義如何構成現在支離破碎的中東,近看美帝伊拉克戰爭如何導致伊斯蘭國的崛起,敘利亞今時今日的亂局責任誰屬其實不言自明。巴黎恐襲遇難者屍骨未寒,極右借題發揮其仇外思想,這般消費死者既不「勇」亦不「武」。我不想談為什麼貝魯特同時死傷二百餘口無人問津,更不想談以色列的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這畜牲為什麼能三度拜相。但若修築隔離牆并遣返難民就能保國安民,春秋楚國令尹囊瓦「城郢」又為什麼終如沈尹戌預言丟失郢都?[註一]

勇武?Father,forgive them;for they know not what they do。[註二] 這才叫真正的勇武。當然,和解(Reconciliation),是建基於一方的懺悔(Repentance)與對方的寬恕(Forgiveness)。雙方欲踏出這一步,都需要巨大的勇氣,方能止戈為武[註三],天下太平。

註一 見《春秋》宣公十二年。
註二 見《聖經》路加福音第二十三章第三十四節。
註三 見《春秋》昭公二十三年。

原文載於:www.pyhtam.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