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外圍賽港支大戰如戰在弦,facebook上一眾五毛群組、藍絲帶專頁,紛紛出現不少反對將足球政治化的聲音。

諷刺地,這場本屬「海軍鬥水兵」(香港跟支那在世界足壇從未被視為勁旅,這是客觀事實)的世盃外圍賽,之所以引起全城矚目,全因港、支兩國人民近年在政治、文化、身份認同、意識形態上的角力而起。而全面否定運動競技政治化的呼聲,居然出自早有政治前設,立場鮮明的收錢五毛、藍絲帶之口,則更具諷刺性,亦可堪玩味。情況就像一間大型煙草商,忽然大肆宣揚禁煙一樣。

足球原本不太需要政治,但政治存留在足球之上,並不一定全盤負面,只要不太過,絕對可更添激情、更刺激、足夠扣人心弦,同時推動著雙方球員,在訓練以至比賽上拼盡。就如上佳的食材,都需要搭配合適的調味料,才能夠帶出食物的鮮味。如果每每只將食材烚熟,雖足以果腹,而略嫌單調乏味;味道太濃,又會大大破壞食材的原味,甚至難以下嚥。政治之於足球不是必需品,但它往往是綠茵場上的另類補充劑,乃最精彩之處。然而,太過的話又可能引致嚴重後果。將政治喻為之於足球的雙刃劍,絕不為過。

現代足球所必需的一切軟件、硬件,小至國家隊隊徽、主場球衣的設計與用色,以至球場上的踼球風格,乃國族身份、國家主權、民族性的體現。全屬一個國家的政治、歷史、文化的累積。而現代標準球場(以及所有類型的體育場館)的設計樣式,全都以古羅馬競技場為雛型。現代運動競技,從古羅馬時期,血淋淋的角鬥士格鬥、群鬥,演化為當今相對不沾血腥的體育賽事(並非完全沒有流血)。當中所歷經起承轉合的過程,更是古往今來人類文明於政治、歷史、文化、價值觀的總和。你可以仿效某位女明星,抛出一句「我討厭政治」。但不得不承認,足球場是政治、文化、民族身份認同,意識型態角力的另一個舞台(或擂台);八六年世界盃八強,阿根廷面對英格蘭,一個「上帝之手」,成就了一代球王馬勒當拿;同樣地,九八及零二年兩屆世界盃,兩隊再次狹路相逢。「萬人迷」碧咸先由出局罪人,再轉化為晉級英雄,成為一時佳話。英、阿兩個足球強國,之所以成為球壇上的經典宿敵,除了競技層面之高水平外,其根源乃始於兩國多年來在爭奪福克蘭群島的主權。由政治、軍事、外交層面,鬥到足球層面;雖然不可能單以一場球賽,定斷一個地區的主權誰屬。但這一切間接造就了球王馬勒當拿,締造「萬人迷」跌岩起伏的傳奇球員生涯,更為球壇留下不少精彩回憶,讓球迷津津樂道。

如以為政治只停留在國際賽層面,那就大錯特錯。歐洲職業球壇的打吡大賽中,要數由兩隊西甲班霸,皇家馬德利與巴塞隆拿上演的西班牙國家大吡,最為吸引大眾眼球。巴塞為處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隆拿市,而整個加泰隆尼亞地區,古稱亞拉貢王國,原為一獨立君主國,擁有自己的語言、文字、文化。後來因政治婚姻緣故,被卡斯蒂尼亞王國(即現今西班牙王國的前身)所吞拼。但當地人民族意識極強,向來不服中央政府,為爭取獨立之路埋下伏筆。巴塞隆拿隊的格言「More than a club」,或許是此一訴求的隱喻。而巴塞的對頭皇馬,位處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貴為首都球會,立場向來親政府、親建制、親王室。皇馬隊徽上的「王冠」,就是由獨裁領袖弗朗哥所予的。其實不少西甲球隊的隊徽上,亦曾被頒贈「王冠」圖案,這也反映該支球隊的政治立場。情形就像五毛狗、反佔中人仕身上的藍絲帶般。皇馬、巴塞間的激烈競爭關係,亦由此展開。兩隊對碰時全力拼盡,火藥味十足,不止為聯賽榜上全取三分,力壓對手,更關乎一方的王室尊嚴、主權要求,以及另一方的民族身份認同、獨立訴求的伸張。就算其中一方明知聯賽冠軍無望,亦會拼死一搏。難怪西班牙國家打吡,被喻為最強打吡大賽。兩隊雲集不少世界級球星不是唯一重點,關鍵在於相方以政治、民族獨立為背景,而作破釜沉舟的放手一搏。近期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進程,已進入大直路。這也引申出世界球壇最關注的焦點,巴塞隆拿隊在西班牙甲組聯賽的去留問題。可見,政治又再一次影響著足球,縱使你天真地認為兩者沾不上邊。

積極地凡事政治化的,不是別人,正是共產黨的追隨者,是為收錢五毛與建制藍絲帶。做賊的總喜歡賊喊捉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