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是一種很虛無飄渺的東西,你很難量化成效。以前的媒體不多,主流手段只有電視,電台和報紙,於是賣廣告就有如在大海中投入一個炸彈,能炸中多少合適的客戶,廣告中的創意,制作的經驗,以及很重要的運氣,決定了結果。電腦在商業世界普及以後,公司開始整合手上的資訊,而最可靠的就是過往客人的購買記錄,於是有了 CMS(Customer Management System),希望由記錄之中估計到客人的喜好,從而增加銷售。

但在面書和Google出現以後,事情有了改變。

當大家很熱烈地在面書分享個人喜好,不時放相片放閃光彈,或者不時在面書打咭,其實不止你的朋友知道你的動向,面書也很清楚。當你越來越依賴Google去找尋東西時,他除了記錄了你的問題,估計到你的工作和喜好之外,還在記錄著你在Google找過的每一件商品。於是,面書比你的朋友更加清楚你是屬於哪一種人,Google比你自己更清楚你的喜好。不過有了這些東西之後,有甚麼作用?

如果有一個地方可以容許我精準地賣廣告,例如我的客戶群是廿五至四十歲,高收入的男性,甚至我可以加入某些特性例如喜歡中菜喜歡時裝喜歡動漫等等(你知道嗎?現在的 Google 和 Facebook 已能辨識相片內容是甚麼再分類了,不要以為系統不知道相片是甚麼),之後針對地推送廣告給他們,效果一定比起在電視賣廣告好的多,成效的量化亦容易得多。面書正正在做著這件事。而另一邊的 Google,他不止記錄了你的搜尋記錄,還記錄了世界上所有人的搜尋記錄。在海量的資料被整合(即是我們近日經常聽到的大數據)再化成視覺化的圖表後,只要你懂得找,把結果分類,那麼估計特定群體在未來的半年的購買行為,絕非難事。

以前的商業社會,只要有獨家消息,比其他人快半年以上便贏;資訊流通後,根本就沒有獨家消息可言,所以只要電腦化,在運作上比其他公司快便贏;來到今天,戰場已變成「誰能更加個人化的接觸客戶便贏」和「誰能猜中未來便贏」。你的步伐慢一點也追不上巿場。

回歸正題:面書主動提供工具給所有的面書用戶加上同性戀彩虹,今日又給大家加上法國旗,你認為有甚麼用?還是這又是一個大數據用以調整用戶特性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