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巴黎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巴黎的構思理念,不是要作為一個國家的行政核心去設計,而是一次過召集所有的人才到巴黎,以最高的技術,手藝,技巧等等,去建設一個全世界都神往的夢想之都。所以由一開始,法國歡迎所有人到巴黎朝聖,而時至今日,巴黎仍然是藝術之都,世界所有流行時裝設計的核心。

因著這個背景,法國總會盡可能的包容世界所有文化。一方面希望能夠藉些帶來新的衝擊令思路保持活力,同時,美好的設計亦需要觀眾才能持續發展。於是在敍利亞難民潮問題的處理上,雖然明知所謂的難民混有相當數量的伊斯蘭國恐怖份子,但法國的取態是相當包容。我不能肯定這個能否算是對伊斯蘭國表示立場中立的舉動,但是對伊斯蘭國來說,法國絕對算不上是一個敵人。

但包容不代表對方會領情,今天巴黎多個地方同時發生恐怖襲擊,嚴重得法國需要封鎖國境。

回看今日的香港,在和理非非一派的多年教育之下,很多人認為,人是可以經過溝通而達成共識,最後可以解決大家的分歧,達到雙贏三贏四贏全贏,甚至幻想可以世界和平云云。所以在香港和理非非一派人的眼中,最大的敵人不是那些假扮有溝通空間的土共,而是一口拒絕溝通的本土派和勇武派。我不明白損害香港人利益,把香港人降格的議題,有甚麼討論空間,但和理非非眼中的世界是終有一日可以與土共們開開心心快快樂樂一起生活,雖然土共每天都在想把香港人降格為二等公民,和理非非的最會幻想雙方在議會上打情罵俏後又可以不明所以地討論出一個共識出來。

些畜牲是沒有人性的,對伊斯蘭國最包容的法國下場如何,大家有目共睹。沒誠信沒口齒沒人性往績不負「磬竹難書」四字的共產黨及其黨羽,還要與其強行溝通,下場如何,大家心中有數。

其實,香港的和理非非,與畜牲的分別,只差一線。下一步棋應該討論個四五十年最後被統戰,還是打出新血路,雖然今天才開始思考,已是太遲,只是還未去到藥石無靈的階段。趁你還有機會可以選,記著選一條生路。

法國的教訓,香港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