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巴黎遭遇戰後70年最血腥的襲擊,恐怖政權伊斯蘭國已經承認其責任。是次恐襲震驚世界,香港也有不少網民紛紛轉換紅白藍嘅Facebook 頭像,表達他們對法國遇襲的同情和哀悼。另一方面,巴黎遇襲也同時引發了香港人對本港遭遇恐襲的憂慮,質疑近年只顧政治打壓的警方有否做好反恐準備云云。

對此筆者要大膽指出,香港人其實應該是全世界最不怕伊斯蘭國的一群人。沒錯,當英美法德等西方國家的民眾為了伊斯蘭國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滲透襲擊而鶴唳風聲之際,香港人應該可以自豪而驕傲地站出來,對CNN或BBC的記者講:“ISIS?我地驚佢條毛咩!”。

筆者有如此自信和勇氣,這其實並非筆者天生樂觀或勇氣過人,而是我們在紛紛跟風把FB頭像轉成三色旗的同時,千萬不應該忘記香港上面有一個統治十三億人、擁有航母核彈和超過600萬名軍警部隊的國家恐怖主義政權─中國共產黨,而這個政權目前正要把香港徹底蠶食掉!

ISIS好恐怖咩?聽聞在巴黎襲擊之前,IS的另一PR「傑作」是公開了一段敘利亞戰俘被坦克監生碌成肉餅的片段,聽到都讓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但請不要忘記了—尤其是那些年年到維園點燃蠟燭的香港人!1989年6月4日,中共黨軍在北京城用坦克碌死咗比ISIS多兩三千倍嘅學生,這些人甚至還不是曾經手持武器的士兵!!

甚至到了廿幾年後的今天,中共城管在中國大陸殺自己的市民,竟也不時有用推土機或大卡車將維權戶監生碌死的暴行,廿幾年過去,中共國家恐怖主義一點也沒有「改惡從善」!(http://tw.aboluowang.com/2013/0830/329858.html

ISIS在今年初攻陷伊拉克某城市後,闖入博物館大肆打砸三四千年前的波斯、巴比倫文物,讓世人側目,但是類似的事情中共50年前已經做過了,紅衛兵破四舊,打砸華夏文物,做得比ISIS徹底得多了。

ISIS在巴黎放炸彈、亂槍掃射無辜市民,但是1967年的時候中共在香港也不是做過同樣的恐怖襲擊嗎?(「同胞勿近」、紅燒白皮豬,生炒黃皮狗)67暴動持續了超過半年,也給香港市民造成的死傷和損失。

故此,香港人安於認受香港自1997年後由中共接管的事實,繼而眼白白地看著中共不斷地從政治、經濟、人口、文化等全方面蠶食香港。香港人安於樂見中共國家恐怖主義分子替代本土港人來治港、甚至不惜張開雙腿迎接「中港融合」,迫不及待地要去奉承、擁抱中共國家恐怖主義。既然你們是採取這樣的態度和立場,那麼我們就沒有任何必要去恐懼疑伊斯蘭國!當今世界的首席恐怖教授—中共我們都不怕(不但不怕,而且還要爭相sit-in lecture),還怕什麼未滿師的恐怖實習生伊斯蘭國??

去年港共警察部隊悍然使用催淚彈攻擊和平示威、爭取普選的市民,同時出動的還有大批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速離否則開槍」的橙旗相信讓很多人難以釋懷。即便如此,依舊有香港人高呼支持香港警察嚴正執法,藍絲帶的頭像如同今次巴黎襲擊一樣在FB上傳播。某部分香港人既然要支持中共國家恐怖主義政權指揮下的港共恐怖主義警察部隊,那麼你們今時今日就更沒有理由去害怕巴黎恐襲,去憂慮香港的恐襲風險了。

至於香港的明星藝人,筆者不能說全部,但至少那些在今年9月3日有上載「敬禮」照片到社交網絡的那些,你們最沒有資格在今次巴黎襲擊把頭像轉換成紅白藍。一個人不可能一邊向世界最強大的恐怖主義武裝致敬,同時又去譴責只有寥寥數十萬的人伊斯蘭國散兵遊勇。

香港人不必害怕伊斯蘭國,所有的害怕、震驚、轉換紅白藍頭像都只是矯情作狀,因為對於那些喜歡中共的人來講,害怕IS是一種諷刺,而對於那些對中共有抗拒心態的人來講,害怕IS是毫無必要,我們警惕和提防中共國家恐怖主義都有心而力不逮,更別遑論離香港一萬公里開外的敘利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