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灰姑娘與喪屍》

在一個細小但富強的國家,共中一位男爵家有一位千金,美麗而且聰明,可是不幸的是男爵的妻子,在女兒還小的時候就因病離世,所以男爵把女兒視為掌上明珠,而女兒也秉承母親,成為一位善良的少女。

「仙蒂如果有位新媽媽,及兩位姊姊,妳會接受嘛?」某一日,男爵突然詢問女兒意見。

事源是不久前,男爵在外地工作時,認識了一位美麗的寡婦,他們好快墜入愛河,男爵好希望可以照顧她及她的女兒。

「只要父親覺得幸福就可。」仙蒂不介意父親再婚,還鼓勵父親應該再尋找自己的幸福。

就此,男爵娶了這位寡婦,她和她的兩個女兒成為男爵家的新成員。仙蒂樂於接受新的母親及兩位姊姊,親自打點一切,讓後母及姊姊可以輕鬆入住。
雖然在新婚蜜月期,但男爵還忙於,工作,遠赴外地公幹,留下新任妻子和女兒在家。

「我會帶手信回來的,美絲、美亞想要甚麼禮物?」男爵承諾會帶禮物回來給兩位新女兒。
「我要高級的帽子。」美絲說。
「我要一條珍珠頸鏈。」美亞說。
「好好,無問題。仙蒂,妳呢?有甚麼想要?」男爵臨起行前當然要問他的寶貝女兒。
「我要在波斯國,第一塊吹到你身上的葉子。」仙蒂總是提出古怪的要求,男爵總是沒有寶貝辦法。

仙蒂答應會好好跟新母親乃姊姊相處,好讓男爵可安心去工作。

「母親,如果有甚麼需要的話盡管說,我會盡力幫妳安排的。」仙蒂希望後母可以習慣這個新居。
「我想妳還是叫我夫人比較適合,而且美絲、美亞的寢室太狹窄了,就把妳的寢室讓給她們吧!」後母冷冷地說:「這大宅應該還有其他房間,妳就隨便挑一間遠雜我們的搬過去啦!」

後母不單止對仙蒂呼呼喝喝,還竉容妹的女兒將仙蒂的東西搶走,包括衣服、首飾及地位。但善良的仙蒂沒有介意,非常包容後母及姊姊,認為只是需要時間磨合,文化差異應該要包容的,更重要的是仙蒂答應了父親要照顧後母她們。

十二月的天氣非常寒冷,被迫搬到閣樓的仙蒂,因為閣樓沒有暖爐,晚上留在廚房休息,這也為了方便第二日的工作。因為後母以不習慣外人為由,辭退所有二人把他們的工作轉交仙蒂,更不容許仙蒂跟她們同桌用餐,所以仙蒂唯有大部分時間留在廚房。

「仙蒂,早餐準備好未呀?太慢了。」任何跟食有關的事,美絲都會很執著。

仙蒂被美絲的呼喝驚醒,昨晚在廚房爐邊看書不知不覺睡著了,結果今早醒過頭。驚醒的仙蒂急忙的準備早餐,趕快的把早餐送到餐桌,後母及姊姊都不耐煩的等著。

「仙蒂,妳臉上的是甚麼?哈哈…..」愛美的美亞最愛取笑別人的儀容,她常常找機會奚落仙蒂:「一白遮三醜所以用爐灰化妝呀?妳不要叫仙蒂了叫灰姑娘吧!哈哈….」

因為太匆忙仙蒂完全沒留意自己臉上沾上了爐灰。

「好呀!好名呀!哈哈哈….」美絲咬著麵包讚同美亞所說。
「美絲、美亞,取笑別人是不對的,不是所有人都好像妳們一樣,遺傳到高貴母親的基因。」後母邊接過茶杯邊教訓女兒:「世上總有像妳們一樣的大家閨秀,也有氣質低下的傭人。」

受辱的仙蒂氣得走出屋外,她騎上馬匹跑入森林。每逄傷心難過時,仙蒂就會騎馬走到森林散心,對上一次已經是好多年前,當時迷了路幾乎餓死,所以答應過父親,不再為不愉快的事獨自傷心難過。今次竟然為了此等小事,而無法遵守諾言,這讓仙蒂更加難過。

於馬上飛馳狂飆令仙蒂忘掉憂傷,就在仙蒂奔馳的時候,遠處傳來叫聲,仙蒂去查看聲音來源。發現有一位年輕男子,正被一隻雄鹿襲擊,這隻雄鹿應該是染病,處於瀕死的瘋狂狀態,所以是極度危險的。男子所騎的馬匹,也因為受驚幾乎無法控制。仙蒂見狀立即上前幫手,把男子連馬匹順利拉走到安全地方。

「謝謝妳,這位小姐。」男子回過氣後,向仙蒂道謝。
「不客氣,看到這種情況任何人都會伸出援手。」
「但還是多謝妳救了我。」男子非常肯定這一點。「對了,森林怎會有如此可怕的動物,這太危險了。」
「嗯,這是雄鹿應該是感染了疫病,看牠七孔流血及全身腐爛的情況,應該是出血熱,這是動物間好常見的疫症。的確是非常可怕的疾病,但一般不會感染人類的。」仙蒂從小就十分好學,而且博覽群書,尤其對生物及醫藥方面有研究。
「原來如此,對了,未還知道應該如何稱呼妳,小姐。」
「….啊…..怎樣稱呼也不重要吧…..」跟後母相處的不順利,讓仙蒂的存在感出現自我質疑。
「….那…..我們還會再見面嗎?」男子試探般問。
「可能吧!那我又該如何稱呼你?先生。」仙蒂疑惑的反問。
「傑克。」男子想了一想回答:「我是傑克,人人都是這樣叫我的,特別是父親生氣的時候。」傑克鬆鬆膊頭說。
「那麼,傑克先生,似乎有人要來接你了。」仙蒂指住傑克後方,正有幾個穿著軍服騎著駿馬的人四周搜查,看來正在尋找某重要的人。

「…咳…..其實他們是王子的衛兵,是來接我去皇宮與王子練習劍術的,因為我是王子的劍術老師。」傑克清清喉嚨,抬起頭來自豪地介紹自己。
「哦~原來是這樣的。」調皮的仙蒂想到一個壞主意:「士兵大哥,你們要找的傑克先生在這裡!」

幾位衛兵應聲發現他們然後趕過來,就在應該是隊長的衛兵想呼叫傑克時,傑克搶在他開口前說話。

「沒錯,我就是傑克,我正要去匯合你們。」傑克對著衛兵說,而衛兵也停下來等他過去。「我要走了,不過我知道王子將會舉辦一個全民舞會,希望到時可能見到妳,小姐。」說畢,傑克就跟衛兵們離開了。

稍微散散心的仙蒂也消了消氣回家,可是仙蒂沒想到噩耗正在等候著她──當仙蒂回到大宅,門外有一名信使剛來到,要把一個極度不幸的訊息交給仙蒂。

『男爵在赴波斯國途中,染病逝世。』

「非常遺憾,這是男爵的遺物。男爵臨死前叮囑小人一定要把它交到小姐手上。」信使就離開了,留下公函及這片葉子給仙蒂。
「男爵死了,那我的高級帽子怎麼辦?」
「對呀!對呀!還有我的珍珠頸鏈。」
美絲;美亞只想到她們要求的禮物,而後母想到的是:「哎呀…..妳們真命苦,父親這樣盲死了,留下的遺產該怎樣才足夠我們的生活….嗚…」

後母更理所當然的控制大宅所有財產,完全把仙蒂當成是女傭,視為可憐她把才留在這個家。但仙艼根本沒有其他親人,而且這本案就是屬於仙蒂的家,所以她根本沒想過要走。

另一邊廂,傑克正跟他的父親爭論將要舉行的舞會安排。

「這個是選王妃的舞會,怎可能邀請全民參與,這太不尊重異國的公主。」國王反對兒子的提議。
「可是,父王要是可以舉辦一個全民活動,普天同慶不是可以可以增加國家的凝聚力,父王都說這是個選王妃的舞會,讓人民參與分享喜悅不是頗好嘛?」傑克極力爭取這個安排,是因為他知道要取消選妃舞會的可行性更低,除此之外當然是為了想再見到森林的神秘少女一面。
「我的王兒,為父年時已高,所以希望唯一的王位繼承人你,可以盡快成家立室,然後將王位傳給你。」這是國王最後的心願。
「這點我知道,但是我真的不希望隨隨便便找個王妃……」傑克理想的婚姻是跟一個真心相愛的人長相廝守,就如父王及母后一樣。
「我明白了,好了,全民舞會就全民舞會,為父知道你肯舉辦舞會,是因為森林遇到的神秘少女。」國王當然察覺傑克態度的轉變,他也決定妥協讓步,傑克可以有機會再見到神秘少女,但是他也必須跟異國公主相親。

傑克知道這是國王最大的讓步,所以他也接受這個條件。

國王命人立日公佈王子的選妃舞會,邀請全國未婚的妙齡少女出席。收到消息的男爵夫人,也就是仙蒂的後母,認為這是一個天大的機會,把她的女兒賣出去。

「美絲、美亞,皇室將會舉辦王子選妃舞會,妳兩個快去置裝準備做準王妃。」後母拿著皇榜通告回家。
「甚麼?真的有全民舞會?」仙蒂聽到後母說這個消息,想起傑克的約定感到少少驚喜,又有點期待再見到傑克。

不過,仙蒂的後母當然不會為仙蒂準備服裝出席舞會,幸好仙蒂小時候就母親學得一手好針黹,所以她可以為自己準備合適的服裝。
到了舞會當日,仙蒂為兩位姊姊裝好身,就換上服裝準備一同出發。

「仙蒂,妳這是甚麼意思?」後母看到仙蒂盛裝出來便嚴聲責問。
「去舞會,全國的少女都可以出席的嘛!」仙蒂解釋。
「不是吧!是邀請妙齡少女,妳那裡是?」美絲口氣極差的揶揄。
「她簡直是失禮人,母親不可以讓她跟來的,否則會連累我們丟臉。」美亞附和美絲。
「放心吧!女兒。」後母走到仙蒂身邊,一手扯爛她的衣服:「妳、不、準、去、舞、會。」然後把仙蒂推倒地上,就帶住乘上馬車出發。

傷心的仙蒂望著後母哨姊姊出發後,獨自跑到後園對住井口痛哭。

「可憐的仙蒂,不要再哭了。」突然有一把陌生的聲音在仙蒂的耳邊說話。
「是誰?」仙蒂回頭一看,竟然是一位穿著奇怪服裝的女子。「妳是?」
「怎樣?妳不是一直也相信仙女存在的嗎?」自稱是仙女的人笑說。

仙蒂的確從小就相信有仙女在身邊幫助自己,但沒想過真的會看到仙女真面目,所以她都感到十分驚訝。

「來,不是呆著的時候,妳灸是要去參加舞會的嗎?已經要遲到了,快點準備吧!」仙女催促仙蒂跟著她。
「但是馬匹被帶了….」沒有馬車又沒有合適的衣服,趕得上也去不了。
「仙蒂,妳看我是誰?我是仙女這點小事怎會難得到我。」仙女遙遙頭,裝不滿仙蒂看輕她的能力。

仙女隨手拿起南瓜、捉起老鼠及蜥蝪,自信地使出魔法,一瞬間南瓜變成馬車,老鼠變成馬匹,蜥蝪變成馬夫。

「太神奇了。」仙蒂讚嘆不已。
「還有最重要一樣。」仙女再舉起魔法棒,對住仙蒂施出魔法。

閃亮亮的星光包圍著仙蒂,無數的彩蝶及星光變成了仙蒂華麗的服裝,還有優雅的面紗,好讓後母及姊姊認不出仙蒂。

「太美了。」仙蒂興奮地華麗轉身。
「還差一點點。」仙女所指的是仙蒂的鞋子,跟華麗裙子不相配,仙女再施點點魔法,變出一雙完美的玻璃鞋。「好了好了,快出發吧!」仙女著仙蒂換上玻璃鞋,乘上馬車,臨行前仙女差點忘了叮囑仙蒂:「對了,仙蒂魔法只能維持到午夜,所以午夜之前妳就要回來喔!」
「好的,這已經足夠了,謝謝妳,仙女。」仙蒂謝過仙女就開心向皇宮出發。

很快仙蒂來到皇宮,皇宮的守衛讓她進入舞會場地,仙蒂是最後一位進場的賓客,所以順理成章成為了人群的焦點。
場內的所有人都很好奇這位帶著面紗的神秘少女是誰,不過傑克一眼就認出仙蒂,他主動走向仙蒂,更引來會場內的人的奇異目光。

「小姐,賞面跟我跳一支舞嗎?」傑克伸出手邀請仙蒂。

傑克是仙蒂在會場唯一認識的人,而且她出席追場舞會都是為了見傑克,所以仙蒂好自然就答應了。
竟此,會場奏起了音樂,由傑克帶領仙蒂跳出第一支舞。王子的第一支舞當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跟王子共舞的人是位身份不明的神秘少女,大家自然議論紛紛。不過,傑克不打算理會旁人,還為了避開父王及大臣,帶著仙蒂到皇宮的花園。

「傑克先生,你不是說你是王子的劍術老師嗎?怎會變成了王子的?」仙蒂直到剛剛才發現傑克的真正身份。
「…這是因為皇宮裡,劍術最好的人,就是本人。」傑克沾沾自喜的解釋。「倒是妳,實在太神秘了,妳到底是誰?」傑克把仙蒂拉近,想幫她揭起面紗。
花園只有傑克跟仙蒂二人,仙蒂不怕被後母或姊姊認出,所以她讓傑克為她揭起面紗。

此時,會場傳來騷動聲,兩人立即返回會場看看,驚見會場變成了煉獄,有賓客出現不尋常徵狀,發瘋似的出其他人作出攻擊噬咬其他人,有賓客被咬破頸子,鮮血直噴,其他賓客爭相走避,侍衛們護送國王及貴賓離開場面混亂。
襲擊他人的客人樣子非常古怪,不只面色死黑而且七孔流血,就如森林中的發狂雄鹿似的,可怕的是被襲的人死去不久就活過來,變成襲擊者一樣去襲擊其他人,就像傳染病般一個傳一個,感染者有增加跡象,要是再不想辦法阻止,恐怕事情會以極速擴散一發不可收拾。

「用火!傑克,用火把會場燒光。」仙蒂跟傑克留下來幫忙疏散人群,仙蒂突然想到這個極端手段。
「甚麼?火?」傑克大惑不解。
「記得嗎?森林的雄鹿,要是動物出現大規模感染出血熱的話,居民會以火把染病的動物燒光。」仙蒂解釋。

明白仙蒂所說後,傑克命人放火,將宴會廳燒清光。就如仙蒂所估計情況受控了,再沒出現新的感染者,而發狂的感染者燒死後也沒有活動能力。

騷動隨午夜的鐘聲告一段落。

「糟了。」仙蒂想起仙女說過魔法只能維持到午夜,她必須馬上回去,否則身上的魔法就會在傑克面前消失。「我要走了,抱歉。」仙蒂跟傑克道別後匆匆離去。
「等一下,我還未知道妳的名字。」傑克追逐仙蒂,希望留住她。

可是仙蒂真的沒有時間停下來解釋,離開還不小心絆倒,甩掉了其中一隻玻璃鞋。然而,傑克正趕上來,仙蒂只好放棄執回鞋子,繼續奔向南瓜車。
坐上馬車後,全速駛回大宅,結果未到半路魔法就完全消失了,馬車變回南瓜、馬匹變回老鼠、馬夫變回蜥蝪。幸好四周沒有人,所以秘密算是守住了,仙蒂除掉另一隻玻璃鞋,滿心喜歡的回家。
仙蒂從後門偷偷回到廚房,把玻璃鞋藏好,後母及姊姊也回來了,仙蒂若無其事的出去迎接她們。

「今晚真的好可怕,竟然會發生這種恐怖的事。」美絲驚魂未定地說。
「一定是那個神秘少女做的,一看就知她有古怪。」美亞把手套脫下來的,拿起水杯大口喝。
「妳兩個別再說了,快去沐浴更衣清洗霉氣。」後母打斷女兒的對話,提醒她們快去休息。「對了,仙蒂妳可有趁這段時間,把家務打理好呀?」後母總是要仙蒂為她工作。
「當然已經處理好,夫人。」仙蒂一早就把家務辦妥。

然而,後母對仙蒂起疑,但挑不出證據,只好放棄追問。

那場舞會的事,全國上下一直有談論。國王下命要徹查事件,意想不到的是當晚的意外,國王竟然同意不再迫傑克與異國公主議婚,讓傑克自己去選擇結婚對象,因為當晚神秘的少女救了所有人。
傑克當然是渴望可以找到那位神秘的少女,但是傑克不知道少女的名字,只有她遺下的一隻玻璃鞋,而且當時她帶住面紗,所以守門的衛兵也認不出她是那一戶的小姐。

因此,國王就出皇室通告,說那一位可以證明自己是玻璃鞋的主人,就能夠成為王妃。並派出皇室部隊走遍每家每戶,找當晚有份出席的未婚少女試鞋,可是幾乎走遍全國都未找到。至於仙蒂因為太在意當晚的意外,專心鑽研為甚麼動物的出血熱病症,會出現在人類身上,還高度人傳人,完全沒有留意皇室的尋人啟事。
直到皇室部隊來到男爵家,為了不讓仙蒂有試鞋機會,留後母把仙蒂藏起來鎖在閣樓,訛稱男爵只遺下美絲、美亞兩名女兒。可惜事與後母願違,美絲、美亞兩人都穿不上玻璃鞋,不是腳趾太肥,就是腳踝太長,總之就是穿不進,氣得後母半死,只能眼睜睜看著皇室部隊離開。

同一時間,仙蒂發現首位出血熱感染者來自地方,極有可能飲用過一條河流的水,而這條亦位於河流動物經常性聚居的地方,因此仙蒂懷疑是河水愛到污染。為尋求真相仙蒂沿住河流的上游查看,果然有所發現,原來有一隻染病的雄鹿屍體,跌進了河流的上游,雄鹿腐爛的身軀浸泡在河水中發脹,似乎病毒就因此污染河水甚至變種後沿水流傳播開,然後更迅速的演變成人傳人,這是非常危險的情況。而恐怕城內已有不少的潛在感染者,必須盡快研製疫苗應付未來可能出現的大規模感染狀況。

仙蒂小心翼翼地在雄鹿的腐爛屍體上採集樣本,雄鹿的嘴巴還在一開一合,仙蒂一定要好小心,以防牠會突然活躍起來,除了雄鹿的樣本,還有河水的樣本,取得所需的樣品後,仙蒂就回家進行樣本分析。

自皇室部門離開後,後母一直憤憤不平,經常刻意刁難仙蒂阻撓她的工作,更故意把仙蒂帶回來的河水倒入茶壺,結果.,美絲、美亞及仙蒂在不知情底下,飲了受污染的茶。
不久,美絲及美亞相繼出現病徵,後母彷然知道自己趟禍。

「夫人,妳做了甚麼?」察覺到兩位姊姊有異的仙蒂質問後母,後母才說出她的惡作劇,沒想到會害及自己的親兒。

美絲及美亞高熱不退,膚色變黑而且七孔滲血,這是出血熱的徵狀,當她們半睡半醒的情況下會發狂想咬人,多得仙蒂預先把她們緊緊綁在床上,才不至兩人失控。

看到女兒變得不似人形,後母將悲痛化成憤怒,將錯誤歸咎仙蒂:「為何只有妳沒有染病?一定是妳故意毒害我的女兒。」

雖然仙蒂對後母的指控非常氣憤,但她所指的也不是毫無道理,就是後母一提,仙蒂想到一點頭緒。仙蒂從小就經常走入森林,記得有次在森林迷路了幾天,就是靠執到的小動物屍體燒熟來食為生,所以可能仙蒂一早就接觸過這種病毒,所以她的血液裡面可能存在抗體。
為了證實這點仙蒂抽出自己的血液,嘗試提煉抗病毒血清,然後用於美絲、美亞身上。果然真的奏效,她們的徵狀有減退跡象。

太好了,終於算是找到方法可以對抗,所以仙蒂決定立即找傑克相告消息。仙蒂騎著駿馬直奔皇宮。

「我是來找傑克王子的。」仙蒂向皇宮的守門衛兵說明來意,並出示家徽。

守門衛兵雖然對仙蒂沒有印象,但仙蒂手持貴族的徽章,所以也自然放行。

「聽說男爵之女有要事來拜訪…….」傑克收到衛兵通知,前來會客室,他一見到仙蒂就呆掉了,一直日思夜想的神秘少女就在眼前。
「傑克王子,在下是男爵之女仙蒂,今次前來拜訪是有要事報告。」仙蒂自我介紹然後說下去:「關於不明的出血熱的疫病,已經找到研製疫苗的可行方法。」
「疫苗?」仙蒂沒有讓傑克有時間享受重逄的喜悅。

原來全國各地開始爆發零星感染,有些地區範圍太廣,火燒也沒法控制疫情。更重要的是,國王也出現感染跡象,所以皇宮的一個區域正進行封鎖,就連尋找王妃一事都擱置下來。

仙蒂向傑克說出病毒源頭,好讓他安排人員去處理,阻止病毒進一步擴散。另外,仙蒂帶了兩入抗病毒血清,一份她即時為傑克注射,第二份準備去為國王注射。

「仙蒂這太危險了,我怎可能讓妳獨自進去…….」傑克反對仙蒂的計劃。
「放心吧!我一早有免疫了,所以沒事的。」仙蒂最後也不同意讓傑克同行,因為她不確定血清是否已對傑克起保護作用,所以仙蒂還是自己進入封鎖區域。

皇宮封鎖區內守衛深嚴,仙蒂叮囑傑克不能內進,但傑克只答應在外等候兩小時,也就是說仙蒂要在兩小時為國王完成注射。封鎖區域跟傑克說的有黠不同,仙蒂沒有看到照料的人員,而內部有打鬥的痕跡,國王也不在寢室。亦即是說,國王可能已經處於無意識遊走噬咬階段。

仙蒂嘗試分析現場情況之時,突然有人從後向施襲。是負責照料國王的人,他們都成為感染者,而且是無意識遊走噬咬階段。仙蒂手上只剩下一入抗病毒血清,現場至少有四名感染者,他們除了皮膚發黑、七孔流血、全身腐爛,所以仙蒂不確定血清在這個階段是否還奏效。
但是在考慮血清療效之前,仙蒂先要對付面前的危機。眼前的是三名高大的男性感染者,不論是人數同體力都對仙蒂極度不利。不出所料仙蒂被包圍,沒有逃生空間。
就在仙蒂快要被感染者撕成碎片時,傑克及時趕到,用劍把感染者斬成碎塊。

「所以,我反對妳自己進來。」傑克拉著仙蒂逃走。
「傑克,,你怎會進來的?太危險了。」傑克說過會等仙蒂兩小時,現在根本未夠時間。

傑克沒好氣回答這個問題,當他們走到門口昤,他們要找的目標人物就站在門前。國王的情況比剛才的感染者更嚴重,面部及身體已經有大塊皮肉腐爛剝落,簡直是慘不忍睹。國王發現傑克及仙蒂,馬上衝向他們想襲擊他們,國王已經完全失去意識了。
國王的氣力好,大傑克也幾乎沒法壓制倒他,在傑克及仙蒂二人合作,終於為國王成功注射血清。可以國王的情況太嚴重了,血清沒能為國王扭轉病情,只能為國王恢復少許意識,讓國王臨終前可以跟傑克道別,及為二人賜婚祝福他們白頭偕老。

最後,傑克帶著仙蒂離開封鎖區域,將此區域燒毀阻止病毒擴散,並宣佈國王駕崩的國家哀號。
傑克繼位成為國王,仙蒂盡她所能成功研製出疫苗,出血熱疫情得到控制,全國安然渡過這場世紀危機。
既然危機解除,擱置了一段時間的尋找王妃事宜,應該是時候再展開了。

這天,皇室部隊重新整裝出發,尋找可穿上這隻神秘少女留下來的玻璃鞋。部隊一行來到男爵家,男爵夫人馬上開門迎接,還親自到閣樓知會仙蒂。之後仙蒂拿著另一隻玻璃鞋出來,好讓玻璃鞋回復一相一對。

「仙蒂小姐,請試穿上這對玻璃鞋。」皇室部隊的隊長恭請仙蒂穿上玻璃鞋,可是…….
「不要。」仙蒂一口拒絕,原因是其實仙蒂不愛穿高跟鞋…,
「甚麼?但是…….這樣……..」部隊的隊長沒想到仙蒂會拒絕,這下子該怎樣跟國王交代。
「你這個貴族的任性女子,竟然膽敢違抗皇室御令,御令寫著所有未婚少女必須試穿此鞋,是否要將妳貶為草民以視懲戒!」隊長身後的衛兵毫不顧忌的以官腔責備仙蒂,而有膽量如此嚴詞責備未來王妃的,當然就只有一人,衛兵除下帽子,而帽子下的人,就是傑克本人。
「對,我不穿這對鞋….就讓國王一直苦思這對玻璃鞋的主人是誰。」仙蒂調皮地說。
「真是沒妳辦法,妳這個刁民實在太無禮,本王宣佈要把妳帶回皇宮好好審問。」傑克命人準備回宮,然後把仙蒂抱起,直接抱上馬車,不讓她有機會再逃走。

從此,傑克與仙蒂過住幸福的生活,而仙蒂也原諒了後母,讓她留在男爵家打理大宅,而兩位姊姊康復過後,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出國留學不再任性刁蠻任性。

『終』

閱讀第一章請點,第二章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