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 《美女與野獸與喪屍》

在一個美麗的小鎮,有一間美麗的大屋,大屋的主人是一位商人,原本生活一齊都很完美,與妻子育有三位千金,可是好境不常,世界各地出現了不明的疫症,年前商人的妻子也不幸染病去逝,留下了三名女兒及商人。商人十分疼愛三位女兒,妻子去世後更努力工作,希望能給予女兒更好的生活,為了尋找更多商機,他們就搬到這個美麗的小鎮定居,而他又要出遠門今次是要越過大海到外地公幹。

「妳們想要甚麼禮物?」商人問三位女兒。
「我要漂亮的洋服。」大女雲妮說。
「我要新的鞋子。」二女莉亞說。
「我要一朵玫瑰花就好了。」三女貝兒說。

貝兒是三個女兒中最無欲無求的,也是最不用擔心最令父親安慰的女兒。

商人乘住私人的船隻,跟合作伙伴一同越過太平洋,但是在航行不久就遇上不明船隻並與其相撞,結果雙雙沉沒所有船員也告罹難。而諼人非常幸福在海中找到漂浮物才可勉強保住性命,隨水流漂回海岸擱淺。

商人醒過來發現自己倒在荒蕪的石灘上,他拚命爬起來嘗試找路回去。他不知走了多久,由白天走到黑夜,走入了一個森林,在濃霧下迷路了。
疲倦、饑餓,商人無法再走下去,而且入夜後的森林有多危險沒有人知道,在如此絕望的時候,商人發現了一座殘舊的城堡,銹跡斑斑半開半掩的破舊大閘沒有鎖上。城堡雖然殘舊,但總算是個藏身之所,不至於會在森林失溫或被野獸襲擊而死。筋疲力竭的商人,用盡最後一點力氣,走到城堡內的大廳,就倒下來席地而睡。

爐火的溫暖喚醒了商人,商人醒過來發現原無一物的大廳,不只壁爐點著了還多了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滿了食物。商人沒有懷疑前眼的一切是否真的為他準備,反正他就有強烈的生理需求,因此他欣然接受款待。用餐後商人回復體力,他在城堡四處逛逛,但完全看不見有其他人的跡象,卻發現了大批封了塵的箱子。

商人打開了箱子,發現箱子內裝滿了不同的寶物,一箱箱滿滿的金銀珠寶、金器銀器。

「既然是封塵舷物品,表示物主應該用不著。」商人心想若取少許寶石,物主也應該不會介意的,而且他是為了取悅女兒而取,應該可以得到體諒。海上的意外令他身上的財物盡失,女兒們現在一定十分擔心他,雖然沒法帶到洋服及鞋子回去,要是可以帶到這些寶石回去的話,她們應該也會高興吧!

商人隨手執起了一些寶石塞進衣袋,之後他又走到城堡後的花園,奇怪的是破舊城堡的花園竟然種滿了美麗的玫瑰花,而且明顯是有人悉心打理的。

商人想起最小的女兒貝兒說過想要玫瑰,愛女心切的商人把他認為最美的玫瑰花摘下來。

突然,有一隻巨型的野獸出現,把商人捉住:「你已經接受了吾的款待,竟然還貪婪地想取走吾最珍貴的東西!吾要懲罰你這個可惡的人類,你此生就在這裡的監獄靜思己過吧!」野獸憤怒的對商人咆哮。

「…不要…….非常抱歉…我知錯了。」驚惶失措的商人馬人跪地求饒,說出自己到來的原因,以及摘下玫瑰花是為了討女兒歡心。

「好吧!如果你所說的是事實,你就把你的女兒帶過來,代替你留在監獄。」野獸向商人開出這一個條件,只要他把想要玫瑰的女兒送過來,就讓他離開。

商人迫於無奈下只好答應,乘上野獸為他準備的駿馬離開。商人順利走出森林回到城內找到回家之路。三位女兒看到失蹤的父親安全回來,十分高興的迎接父親,雲妮及莉亞看到父親帶回來的禮物非常開心,唯獨貝兒察覺到父親神情有點古怪。

在貝兒多番詢問下,商人只好全盤托出玫瑰花的由來。雖然商人擔心野獸終有一日會找到來報復,但他實在不忍心把女兒送到野獸身邊。

而貝兒為了代父親贖罪,自願到野獸的城堡。貝兒不理父親的反對,偷偷騎上駿馬,請求馬匹把她帶到野獸的城堡。野獸真的在城堡等她來臨,牠非常有禮貌的迎接貝兒。

「妳就是商人的女兒?」野獸溫柔的問貝兒。
「嗯,我是他的女兒貝兒。」貝兒平靜地回答野獸。

野獸把貝兒帶到為她準備的起居室,房內佈置得好優雅,設備也十分齊全。國野獸讓貝兒隨便使用所有物品,只要她留在城堡就可。

每日貝兒醒來,早餐就會準備好,而每晚野獸也會來接她到大廳,享用精美又豐富的晚餐。

「為甚麼你要把自己關在這城堡。」經過幾日相處,貝兒覺醒野獸本性並不壞,而且有時更有人性的一面。
「人類只會製造災難。」野獸淡淡的回答。

除了每晚要跟野獸共聚晚餐外,野獸沒有要求貝兒做更多的事。野獸讓貝兒在城堡過著悠閒穿而且豐衣足食的奢華生活,城堡內除了野獸就其他人,可是城堡的事務好像有隱形的僕人伺候他們一樣,所有事都被打點得頭頭是道,但是絕對沒有可能是野獸親自處理的吧!

因為答應過不會離開城堡,無所事事的貝兒請纓說要幫野獸打理花園的玫瑰花。花園的玫瑰花是野獸最珍重的資產,好比野獸的生命,然而野獸把如此寶貴的玫瑰花交給貝兒照顧。

貝兒慢慢習慣了城堡的生活,也習慣了與野獸相處。不知何時開始,貝兒每晚都會發同一個夢,夢中有一位陌生的年輕男子,男子就像野獸一樣跟她同住,兩人過著幸福的生活,可是每次想向她求婚時,都會出現可怕的事情,甚至其中一人僧死於非命。

大惑不解的貝兒越來越在意夢境,常常沉思夢境的含意而悶悶不樂,野獸也察覺到這點。

「妳想到森林散步嘛?」因為害怕貝兒會厭倦了城堡的生活而離開,野獸就提出讓她外出走走。
「可以嗎?」這是野獸第一次允許她外出,所以貝兒感到非常興奮。

野獸遵守承諾,在晚餐之前帶貝兒到森林散步,森林的夜空滿佈閃閃星光,他們在星光照耀下坎到離城堡不遠的小河川。

「好美呀!」貝兒看到大量的螢火蟲在河川徘徊,就如天上的星星降臨到大地一樣。
仙境般的美境讓貝兒暫時忘憂,可惜平靜的時間只維持了一剎那──

突然,有不知名的東西從叢林迫近,伴隨腐敗的惡臭,一=具會走動的腐屍撲出來,朝著貝兒及野獸的方向去=走過去。

「啊──」受驚的貝兒放聲大叫,顯得叫聲無法阻止腐屍走近,反而吸引了更多的腐屍出現。
「噓!別發出聲音。」野獸把貝兒護在身後,著她安靜下來。

腐屍張開血盆大口向野獸及貝兒迫近,野獸一手把貝兒抱起,一手把腐屍擋開,拚命逃走返回城堡。幸好城堡的鐵閘還是完整,能夠阻止腐屍進一步入侵。

「安全了,沒事吧!」野獸放下貝兒。
「沒事,倒是你的手受傷了。」野獸的右手有被腐屍咬傷及抓傷的血跡。
「我沒事,不用擔心。」野獸阻止貝兒,不讓她為自己處理傷口。「妳也累了,回房休息吧!放心,城堡仍然是安全的。」野獸著貝禿安心去休息,自己就離開留下貝兒。

腐屍在城堡外不斷拍打鐵閘,直到凌晨快天光的時份才散去。因為擔心野獸,貝兒徹夜未眠始終不放心,決定去偷偷看野獸的情況。

「少爺,真的沒有事?要是連您都……」明明只有野獸一個,可是有另一把聲音跟牠說話。

不,不是一把聲音,而是有幾把聲音,就像野獸正在跟幾位僕人討論一樣。

「沒錯,要是少爺也受感染的話,我們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對呀!」

貝兒十分在意野獸究竟跟誰說話,所以她躲在門後透過門縫看進去,房內的情景真的她貝兒一跳。野獸房內的衣架、桌子、椅子、茶壺及時鐘,都在跳說話。

如此,迷團也被解開,一直在打點城堡一切事務的,就是這些智能家具,但現在不是讓貝兒感到驚訝的時候,野獸與家具僕人討論的事,足以引起恐慌。

「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不會被感染的,不過那些腐屍似乎是來自城鎮,也就是說城鎮可能已經腐屍橫行。」照野獸所說,城鎮好可能被腐屍襲擊,那麼貝兒的父親及姊姊好可能有危險,想到這點貝兒不禁倒一口氣。

不敢再想下去的貝兒,不理外面危險走到馬房騎上一匹駿馬不辭而別,希望盡快回家確認父親及姊姊的安危。

「貝兒!」野獸趕不及阻止貝兒離開。
「我會回來的。」貝兒對野獸許諾言。

如野獸所料,腐屍攻陷了城鎮四處破壞殺戮,居民爭相走避場面混亂。貝兒騎著馬匹小心避開腐屍,幸好貝兒家的方向較少腐屍徘徊。好不容易貝兒回到家,屋子外面沒有被嚴重破壞,門窗都緊關的,這是好先兆。

「父親、姊姊你們沒事嘛?」貝兒把馬匹安置在馬廄,然後在屋外呼叫父親及姊姊。
「貝兒!?是妳嗎?妳回來了?」貝兒的父親聽到女兒的聲音,馬上門開大門讓貝兒進入屋內。
「貝兒,妳平安回來太好了,我們以為野獸已經把妳殺掉。」貝兒的父親看到貝兒喜極而泣。
「妹妹,我們真的好想念妳,野獸有沒有傷害妳?」
「野獸對妳做過甚麼?牠可怕的嗎?」
雲妮及莉亞爭相詢問貝兒跟野獸的生活。

「不用擔心,我過得很好,野獸都對我好好。」貝兒如實說自己回來的原因:「城鎮那邊全是腐屍,究竟發生甚麼事?」
「這真是一場非常可怕的事──」父親一臉凝重的說出日前開始的一場災難。

那些腐屍是突然出現的,不但四處襲擊戈們還食下被襲的人,被襲的人死掉剩下的屍體不久就會『活過來』變成腐屍,腐屍現象就好瘟疫般擴散一發不可收拾無法控制。而最意想不到的是,根據城鎮的原居民所說,腐屍是由野獸製造出來的,是野獸為了毀滅城鎮而造出來,所以一定要把野獸燒殺掉燒死,才可拯救這埸危機。

「甚麼?不可能的!」貝兒絕對不會相信腐屍是野獸製造的,事實上野獸為了保護貝兒免被腐屍傷害而受害了。

貝兒非常擔心野獸的情況,看到父親及姊姊都安好,她認為應該要趕回城堡。

「不!貝兒不要回去,這太危險了。」身為父親當然不會讓女兒回到危機。
「可是野獸牠…………」貝兒為野獸辯護,但父親顯然聽不下去。
「夠了,總之不要回去。」父親喝令,姊姊也幫忙緊緊拉著貝兒,不讓她離開。「居民已經決定今晚午夜,就會去殺死野獸將牠燒死,所以妳別去了。」
「甚麼?」要燒死野獸?絕對不可以這樣做!貝兒一定要回去通知野獸,及阻止居民。

把心一橫的貝兒甩開父親及姊姊:「對不起,你們要小心自己的安全,不用為我擔心的。」短短交代了吩咐,貝兒就衝出家門,頭也不回的騎上馬匹趕回城堡。

越過城鎮返回森林,在花園與玫瑰花為伴的野獸,聽到馬蹄聲跑出來:「貝兒?妳怎會回來的?我還以為……」
「我不是說過會回來的嗎?」貝兒把馬匹送回馬廄,跟野獸返入城堡。
「貝兒,太好了。」野獸高興得緊抱貝兒…,
「現在,不是開心的時候,我聽父親說,居民認為你是腐屍的始作俑者,要把你毀滅城鎮前殺死,所以今晚要來燒死你。」貝兒捉住野獸的雙手,焦急的望著野獸說。
「放心,我並不擔心這種事,城堡非常安全。」野獸安撫貝兒。
「為何你可以如此冷靜?為甚麼城鎮的居民會認為是你做的?為甚麼城堡的家具會說話?」貝兒心底裡對野獸是絕對信任的,但是她也十分清楚自己對野獸是一無所知的。
「原來妳已經發現了城堡的其中一個秘密,絮竟然沒有版嚇到跑掉,妳真的很有趣。」野獸輕鬆愉快笑著說:「因為這是魔法城堡,如有隱形僕人保護,所以說沒有需要擔心。」

野獸真的完全不擔心有人來殺自己,就像一早就知道將會發生甚麼事,而且有能力掌握一切狀況似的。
「可是….」野餐阻止貝兒說下去,示意貝兒跟牠走。

野獸帶著貝兒走到城堡的大龐,隨手指揮餐桌、餐椅便自動移開,樂器自動奏起音樂,野獸領著貝兒翩翩起舞。

「妳願意嫁給我嘛?」月亮升到半空,野獸跟貝兒一邊跳著華爾滋,一邊毫不浪漫地向她求婚。
「…啊..」貝兒版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倒失去平衡,幸好跌入了野獸的懷抱。
「貝兒。」野獸不讓貝兒掙脫牠的懷抱,尋求貝兒的答案。

貝兒不知該如何回應,她並不討厭野獸,但說要廝守終身的話……..的確有很多顧慮,而且之前夢境所見的事貝兒也十分衽意…..

「殺死牠!」
「野獸是惡魔!」

大批居民真的帶同武器殺到來城堡,他們來勢洶洶看似非殺死野獸不可般。

「少爺,怎麼辦好呀?他們殺到來了。」小提琴停下演奏,與其他家具僕人跑到野獸身邊。
「把貝兒帶到安全地方。」野獸吩咐家具僕人保護好貝兒,然後獨自出去應付憤怒的居民。
「不要,我不需要保護,我可以幫你跟居民解釋。」貝兒[3跟野獸一同出去,但被家具僕人阻止而野獸也沒有改變主意離開貝兒。
「為甚麼你們不阻止牠,牠一個人怎能抵抗他們一大批居民?」貝兒不明為何它們會讓主人面對危險。
「貝兒小姐,妳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人,妳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茶壺勸告貝兒跟它們走。
「貝兒小姐,其實少爺牠原本並不是這麼醜陋的野獸,牠其實是一位人類。」衣架拉著貝兒走,同時跟她說出真相。

野獸原本是一位王子,但是因為拒絕了一個邪惡老女巫的要求愛她成為她的奴隸侍候她。老女巫於是為了報復詛咒王子,將他變成醜陋的野獸,要是野獸在限定時間得不到真愛,就會永遠以野獸的樣子生存。

就是這個原因野獸才會在森林隱居,因為野獸的樣子醜聞可怕,所以野獸打理好一個花園,希望用玫瑰花吸引到別人的愛。可是一直以來,野獸幾努力追求不同的女性,都被狠狠拒絕,所以野獸也近乎放棄接受現實。直到貝兒的父親胡亂採摘花園的玫瑰花,觸動了野獸的神經才會一怒之下恐嚇這個無禮的老頭,但沒想到老頭真的把他的女兒送過來。為此野獸很內疚,自私的迫貝兒禁錮在城堡,令貝兒失去自由的快樂。

「不,我們要去幫野獸才對。」貝兒從來沒有怪責野獸,她打斷家具僕人說下去,並遊說它們回去野獸身邊。
正當貝兒跟定具僕人在花園爭執該不該回去時,原來腐屍發現了花園的缺口,從花叢中湧入來。正門有憤怒的居民,花園有可怕的腐屍。雖然衣架及大提琴盡力為貝兒擋下腐屍的攻擊,但腐屍眾多再沒有救援的話,根本捱不到多久。

「貝兒!」野獸聽到呼叫聲,不顧安危也趕過來,跟居民激戰野獸已經滿身傷痕。

逅打住野獸的居民,看到腐屍出現就更憤怒,把剩餘的火油潑向花叢再點火,結果城堡完全陷入火海。

「燒死野獸,燒光腐屍,燒死野獸,燒光腐屍……」居民亢奮叫囂,慶祝得到階段性勝利。

「野獸,你現在是否後悔當初拒絕我的優厚要求?」有一位穿著斗篷的老女人從居民走出來。
「妳這個邪惡的女巫,究竟要害幾多人才滿足?」野獸咬牙切齒的質問這個女人。

貝兒瞬間明白眼前這個女人,正是詛咒野獸的老女巫。

「哎喲?你這個樣子也可以認識到女孩子?」老女巫打量貝兒諷刺地說:「不過識到女孩又如何?她會愛你將自己奉獻給你嗎?正常人都不會願意這樣做吧!」老女巫嘰嘰地笑。

老女巫彈一彈手指,野獸就被無形的力量壓在地上,而其他人也無法動彈。

「我跟你玩的真愛遊戲,你不是以為自己有取勝機會吧!不要再天真了,可愛的小王子。」老女巫用她長長指甲的手指捏住野獸的臉兒:「你看這些腐屍就是我的新玩笑,我只不過讓那個人選擇找尋真愛解開詛咒,或是去嘶咬別人把詛咒傳開。你看現在有幾多腐屍,就知人們是如何面對選擇。」老女巫得意洋洋地說。

然後老女巫放開野獸,走向貝兒粗暴的把貝兒拉出來:「不相信的話,可以再試試看的。」

老女巫把貝兒拋入腐屍群中,腐屍如狼群得到鮮肉,把貝兒大塊朵頤。

「不要,貝兒,停手呀!」野獸無法動彈,只能痛苦的看著貝兒被撕成碎片。

被咬得支離破碎的貝兒,奄奄一息的攤在地上,此時老女巫放開野獸,讓牠走到貝兒的屍體身邊。

不知過了多久,就如過了一輩子的時間,貝兒『活過來』變成了腐屍,忘然地看著野獸,就像完全不認識眼前的野獸。

過了一會兒,失去了自我意識的貝兒,開始想咬眼前的任何人,她企圖掙開野獸的懷抱。

「貝兒,不緊要的,妳要咬就咬我好了。」野獸把貝兒的頭抱近自己的頸子,任由她咬噬自己。
可是貝兒沒有咬向野獸的頸子,反而輕輕的用裂開的嘴唇吻向野獸。

「貝兒。」察覺到貝兒溫柔輕吻的野獸,把貝兒抱得更緊,牠也深深的吻各貝兒,二人纏在一起,只感覺到對方存在。
「甚麼?」老女巫不敢置信,兩個被詛咒的人竟然互相愛上對方,真愛竟然真的出現了。這代表老女巫輸掉了,此刻輪到她感到害怕:「不可能!」

女巫之所以有高強法力,就是源自她的詛咒的打賭,女巫嬴到的話就得到法力,如果她詛咒越狠毒越邪惡,得到的回報就越,但同時若女巫自己輸掉打賭的話,對應詛咒的懲罰就會降臨她身上。

「啊──不要,我還未輸的,不要──」無數的腐爛的手從泥土中伸出來,把老女巫捉住然後把她分屍扯入泥土中帶走。

所有腐屍都消失了,憤怒的居民也被送回城鎮,而且清洗了所以記憶。
貝兒在野獸垛^的花園醒過來,雖然衣服仍然破掉,但身上的傷口已經消失了。然而野獸也不見了,躺在貝兒身邊的是一位年輕男子。

「貝兒,太好了。」男子也醒過坎,看到真正重新活過來的貝兒,他高興得把貝兒拉入自己的懷抱。

在美麗的花園,二人抱著對方躺在翠綠的草地上。

「就算妳不答應嫁給我,我也打算把妳永遠禁錮在我邊身。」男子是向貝兒求婚吧!

貝兒沒有回答,點頭又遙頭回應。

「王子殿下,貝兒小姐,抱歉打擾您們,但一直躺在這裡會著涼的。」如衣架的僕人,催促他們趕快起來及把身上骯髒的破衣服換掉。

而如茶壺的女僕,也貼心的每日為貝兒打扮。以及與其他僕人、樂師秘密準備好婚禮,隨時都可以舉行。

就在王子第一百零一次求婚時,貝兒終於答應了。

城堡上下也非常高興,為他們舉辦了三日三夜的慶典,從此二人都過著幸福的生活。

『終』

閱讀第一章請點,第三章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