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與喪屍》

《序》

吸血鬼及喪屍皆是歷久不衰的題材,而近期注目的喪屍作品莫過於《Pride and Prejudice and Zombies》,筆者亦是從其之中得到啟發,原來『喪屍』好比朱古力,而幾乎任何菜色都調配的朱古力口味。因此,筆者都本著廚師精神,嘗試把不同的童話配上『喪屍口味』,製作了這三款童話喪屍沙津。

材料分別是《人魚公主》、《美少與野獸》以及《灰姑娘》,配上不濃度的『喪屍』調製,烹調出青澀、清新及甜蜜的佳餚。(偽)

第一章 – 《人魚公主與喪屍》

在海洋深處有座非常壯麗的城堡,城堡裡住了七位人魚公主。凱瑟琳是人魚公主中年紀最小的一位,由於經常聽著姐姐們對人類世界的故事,自小就對海面上的人類世界非常嚮往。但是人魚世界規定,未成年的人魚是禁止接近海面的。

不過,今日是凱瑟琳公主的十六歲生日,人魚到了十六歲就是成年,這代表剴瑟琳已經是成年人魚了,她終於有機會可以自己到人類世界冒險,急不及待的凱瑟琳,如穿雲箭似的衝向海面。

滿月的白光映照在海面形成一條無盡的銀線,將夜空與海洋分隔。清爽的海風輕輕吹過,第一次接觸到如此輕柔的空氣,讓剴瑟琳感到非常興奮。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騷動,就在騷動聲的方向有兩艘船隻相撞,看情況是較小的船攔腰撞向較大的船。好奇的剴瑟琳游近肇事的船隻,發現兩艘船都損毀嚴重,船上還不斷傳出可怕的驚叫聲。

凱瑟琳看上去,還未下沉的船身,看到夾板上有幾個….不……是幾十個像要腐爛,但依然會動的人類,正在攻擊其他明顯較乾淨的人類。一個又一個乾淨的人類被腐爛的人類撕開、啃咬,場面可怕非常。

其中一位乾淨的人類,在快要失守於腐爛的人之際,果斷地把他身後的男子拋到海裡。被拋下的男子是這位乾淨的人類誓死都要守護的人,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吧!可是人類在大海無依無靠的話,幾乎是沒有生存機會的。

結果凱瑟琳因為擔心這位人類男子,就游向男子墮海的位置。一如所料,男子已經完全失去知覺往下沉,要是不盡快把他送回水面,他一定必死無疑。

心底善良的凱瑟琳想也不想就把男子救起,游到安全的海域。而凱瑟琳驚訝的發現,男子是位年輕的男性人類,而且樣子非常俊美。

「….不要……..妳是…..」男子不安的低唸著。
「沒事的,你安全了。」凱瑟琳在男子耳邊低聲輕說安撫他,男子安靜雨來就再度昏過去了。

砰!有另一艘船正高速駛向肇事船隻,並向其發動炮火,看來是前來支援的船艦,好快腐爛人類就被乾淨人類消過清光,生存下來的乾淨人類都走到來救援的船上。凱瑟琳要把男子送回同伴身邊,她把男子放上由撞毀船隻上掉到海裡的漂浮木板上,再推到救援船的搜索燈範圍下。

不久,救援的人員發現到男子成功把他救起:「是艾力王子殿下,他還沒死,太好了。」

凱瑟琳目送救援船安全離開,才回到海中。但她依然對男子念念不忘,而這男子竟然就是人類世界其中一個國家的王子,凱瑟琳對男子的國家起了無盡的好奇同幻想。

「他現在怎樣呢?是否已經康復了呢?唉~」凱瑟琳不由自主地想著那位男子,她好希望可以再次見到這位男子。

日思夜想的凱瑟琳在難抵思念之苦下,決定向人魚巫女求助,希望尋得方法到人類世界。

「凱瑟琳公主,人類世界好大的,妳知道去那裡找到他嗎?」巫女用實際的問題回答凱瑟琳的要求。

「我看到他船身的徽號,已經查過是屬於那一個國家的。」凱瑟琳還把那個國家的文化習俗讀過一遍。

「凱瑟琳公主,妳是否真的好想念那位人類男子,好想可以再次見到他,就算要付出任何代價都願意?巫女語重心長地問。

「是的,我願意為了再次見到他付出任何代價。」凱瑟琳堅定地說。

巫女嘆了一口氣然後不太情願地拿出兩支藥水,一支紅色一支藍色:「這裡有兩支藥水,如果飲下紅色的藥水,妳就可以變成人類到陸地生活,但是擁有了雙腳卻會失去了聲音。這代表妳無法向他表白,而且要是妳在下一次月圓之時,得不到真愛妳就會化成泡沫消失。」巫女嚴肅地說出殘酷的事實。

「…會化成泡沫?」凱瑟琳腦海閃過恐懼,不過….
「而飲下另一支藍色的藥水的話,只就可以忘記一切,忘記妳對那位男子不設實際的思念。」巫女暗示凱瑟琳應該選擇的是藍色的忘情水。

與其不去做而後悔,不如做了才後悔,凱瑟琳一宜相信著。凱瑟琳拿著紅色藥水,游到西方的陸地,那位人類男子的國家水域,在接近岸邊的地方,依指示毫不猶豫的飲下藥水。
「呀──」藥水如硫酸般,腐蝕流過的地方,由喉嚨到肺部再到全身,灼熱的痛楚漫延全身像要把她燃燒成灰燼。

劇痛讓凱瑟琳無法游動,而藥力令她不能再在水中呼吸,作為人魚的凱瑟琳初次有遇溺的感覺。最後,痛楚及缺氣下,凱瑟琳失去意識被黑暗吞噬。

猛烈的陽光曬得皮膚也快要燒焦,驚醒的凱瑟琳張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身處陌生的海灘,回想自己飲下了巫女的藥水,來到人類的世界。原本美麗的尾巴變成了人類的雙腳,而且全身都沉重得像石頭一樣,根本無法以這對軟弱得女海綿的雙腳支撐起來。

正當凱瑟琳絕望地伏在地上,準備為自己愚蠢的選擇,有一把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小姐,妳有沒有事嗎?」聲音的主人這就是凱瑟琳日思夜想的人,陽光而且健康的形象非常適合他。
「……………..」凱瑟琳一時忘記了自己已經不能發聲說話,用盡氣力也無法發出聲音。
「妳無法說話?」凱瑟琳以點頭代替回應他。
「艾力王子,有甚麼可以幫忙嗎?」原來王子的名字是艾力,穿著軍服的人趕過來接應艾力,這個人應該是艾力的護衛。
「這侐小姐可能受傷了,把她帶回去先呃!」艾力于子吩咐下屬去做準備。「小姐,妳可以站起來走路嘛?」

凱瑟琳點點頭努力嘗試爬起來,艾力也穩穩的扶著她,可曷凱瑟琳幾努力也走不到幾步。看不過眼的艾力索性把跌跌撞撞的岯瑟琳抱起,害得凱瑟琳尷尬得不知所措。

「不用介意,好快會沒事。」艾力的安慰讓凱瑟琳平靜下來,他們乘著馬車不一會兒就回到城堡。

經御醫檢查凱瑟琳除了有點虛弱就大礙,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

艾力送走御醫後,走到床邊跟凱瑟琳互相了解:「我是艾力,妳叫甚麼名字?」可是凱瑟琳發出聲音。「抱歉,妳無法說話的?我只是想知道該如何稱呼妳。」

凱瑟琳努力想表達想說的話,想起曾經學過的人類文字來寫自己的名字。
「凱瑟琳?這是妳的名字?」凱瑟琳頭點表示正確。「真曷個美麗的名字,妳是從那裡來的?我可以安排送妳回去。」

「……….」凱瑟琳是瞞著父王來到人類世界,父親現在一定好生氣的了,凱瑟琳想也不敢想。
「海洋?」凱瑟琳默默地寫出這個單字。「妳遇上了海難?那麼妳的同伴……..」艾力意識到自己不應再說下去,凱瑟琳低著頭迴避艾力的目光。

「抱歉,沒事的,不久之前我也遇到了海難,幸好當時被路過的鄰國商船施予援手,所以妳不用擔心的,安心在這裡休養。」

就此,凱瑟琳總算找到要找的人,而且艾力是個心地善良又溫柔體貼的人,凱瑟琳越來越喜歡他了。

至於艾力對凱瑟琳就像一見如故,而且渴望照顧她把她留在身邊。所以艾力讓凱瑟琳以貴賓身份留在城堡,他幾乎每日都會抽時間去探望她。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及練習,凱瑟琳開始習慣人類的身體及慬得用雙腳走路。

今日,艾力興奮的來找凱瑟琳:「妳今日精神不錯,想不想外出走走?」艾力為凱瑟琳披上外套,然後領她離開房間:「其實是我想向妳介紹一個人。」

原來今日城堡有一位重要的來賓,是來自鄰國的公主。

「這一位是高麗國的莉莉絲公主,這一位是我的朋友凱瑟琳。」艾力為二人介紹對方。
「高興認識妳,凱瑟琳小姐,艾力經常向我提起妳的。」莉莉絲禮貌地伸出加手,凱瑟琳也跟著伸手表示友好。

莉莉絲知道凱瑟琳無法說話,因為跟艾力的通訊常常有談及凱瑟琳,這是因為──
「這位莉莉絲是我的未婚妻,也是在大海拯救了我的人。」艾力拖著莉莉絲的手甜蜜地說。

『甚麼?』凱瑟琳當堂簡直是晴天霹靂:『當晚救了你的是我,是我以人魚身份救了你的。』可是無法說話的凱瑟琳,無法告之這個事實。

「怎樣?凱瑟琳妳臉色變得好差,是否身體不適?」艾力看到深受打擊的凱瑟琳,臉色發白所以擔心的問。

「抱歉,莉莉絲請妳多等一會兒,我先送凱瑟琳回房,然後馬上會回來。」莉莉絲示意無問題,艾力不理凱瑟琳拒絕,扶著她回去。「不用在意,莉莉絲不會介意妳失陪的,還是身體要緊呢。」

凱瑟琳指手劃腳,努力表示自己的意思,可是艾力卻完全聽不慬。送了凱瑟琳回去之後,艾力便跟前莉絲外出遊玩。

到了傍晚,為了歡迎高麗國公主到來,皇室舉辦國宴,凱瑟琳也受邀出席,國王正式宣佈高麗國公主與艾力王子的婚事。

「我知道妳的目的,但妳不會成功的,艾力已經是我的了。」晚宴完結,艾力送凱瑟琳回房莉莉絲也同行,不過侍衛突然有要事要跟艾力王子報告,留下莉莉跟凱瑟琳單獨相處,莉莉絲忽然跟凱瑟琳說。

凱瑟琳一臉惘然,不明所以無言以對。
莉莉絲繼續說:「我知道妳喜歡艾力,所以借意留在他身邊。而我也看出艾力不討厭妳,但妳不要誤會,他只是將妳當成妹妹看待而已。」莉莉絲高傲的瞪住凱瑟琳:「所以妳識趣的話就自己退出吧!」
「有甚麼談得這麼高興?」艾力處理完要事就回來。
「只是一些女人心事,不過是秘密。」莉莉絲馬上回復和藹可親的笑容。
「早知妳們會成為朋友。」艾力為自己準確的直覺而自豪。「妳們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這晚,凱瑟琳躺在床上哭著入睡,不安、不憤、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緒,不斷湧入她的腦海。當凱瑟琳哭倦了半睡半醒時,外面突然傳來吵雜聲,而且叫聲不斷。

凱瑟琳也離開房間出外探過究竟,沒想到城堡已變成了煉獄,大批腐爛的人攻擊四周乾淨的人。所有乾淨的人,包括侍衛、傭人、女僕,都奮力對抗。可是腐爛的人數量太多又打不死,打倒了又馬上起來,就算被分屍了也可以繼續攻擊。它們對乾淨的人飛禽大咬,有的頸部被撕開,有的手腳被咬爛,有的身體被剖開,場面十分恐怖。

就在凱瑟琳呆著的時候,被其中腐爛的人發現,並衝向凱瑟琳企圖襲擊她。
嘶──腐爛的人皮肉的撕裂聲,腐爛的人應倒下,倒在凱瑟琳面前。
凱瑟琳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熟悉的手抱進溫暖的胸膛。

「妳沒事吧?在寢室找不到妳,幸好算是及時趕上,來,走吧!這裡太危險了。」艾力手拖著凱瑟琳逃走,一手緊握佩劍把沿途遇上的腐爛的人斬掉。
「艾力,這邊,我們要快走。」莉莉絲一人行正在城堡大門守著,一見到艾力他們回來,馬上起行離開城堡。

「真的太可怕了,沒想到腐化病已經漫延到這國,我看要加快研發疫苗。」莉莉絲似乎對這種症狀有所認識。

照莉莉絲所說,這是由一種不明病毒引起的疫症,感染者不會死亡但會全身腐爛,而且失去理智及人性,無差別的去攻擊周圍的人,狂噬、撕咬,被咬過的人就會愛感染,一同變成活死人。

「貴國有疫苗可以醫治到這種病症?」艾力向莉莉絲求證。
「嗯,但是這種藥需要大量的鉑原素,而我國的鉑含量不多,所以……」莉莉絲解釋因為是缺乏鉑原素,所以無法研製足夠的疫苗對抗病毒。
「原來如此,是否有足夠鉑原素的話,就可以研製到足夠的疫苗防治到這種可怕的疾病?」艾力若有所思地說:「本國有豐富的鉑礦藏,要是轉贈貴國,會否有助研製足夠疫苗?」身為王子要當機立斷,尤其是國王現在生死未卜,就更加要果斷製定決策。
「當然有幫助,我命人傳訊回國開始準備事宜。」莉莉絲也公主的身份,即刻答應艾力的合作請求。

他們逃到去海邊的王家別墅暫避,莉莉絲也安排好人把第一批鉑原素運回高麗國。大定總算安頓下來,而莉莉絲十分熱心說要留下來幫助處理日後陸續運送物資的事宜。

非常擔心艾力卻又幫不上忙的凱瑟琳,忍耐不住鬱悶加上思鄉,在深夜時份偷偷走到海邊散步,海洋的氣味讓凱瑟琳喚醒了在海中的生活記憶,令她的淚水默默留下來。

「凱瑟琳,妳終於來海邊了。」一把熟悉的聲音從海洋呼叫凱瑟琳,凱瑟琳認得這把聲音,就是她最愛的人魚姊姊。

『二姊姊,我好想念妳。』凱瑟琳很想說出來,但就是沒法發出聲,心情痛苦得讓淚如雨下。

「不要哭了,凱瑟琳見到妳沒事就好了,大家都好擔心妳呀!不用說了,我們都知道了,而且也找到方法讓絮回來。」凱瑟琳的二姊姊拿出一把小短劍:「只要在妳化成泡沫之前,用這把小短劍把那個男子的心臟割出來,奉獻予天神請問原諒,就可以解開詛咒回復人魚的身份。」
『甚麼?要把艾力殺死?不可能!』凱瑟琳不禁呆掉了。
「我只可以幫到這裡,之後要靠妳自己了,凱瑟琳大家都等著妳回來的。」凱瑟琳的二姊姊臨走前鼓勵凱瑟琳。

『對不起。』凱瑟琳只能含淚送別最愛的姊姊。

拿著姊姊送來的小短劍準備回去別墅,卻無意中遇見莉莉絲在海邊鬼鬼祟祟,而且不是單獨一人,她身後還有一位陌生人,他們一同走上了一艘破船,覺得有可疑的凱瑟琳鼓起勇氣小心走近偷聽。
「事情進行得怎樣?順利嘛?好快這個國家的鉑原素以及繼承人都是我的囊中物,這種如此可怕的病毒,絕對沒有人會懷疑它的危險性,以經驗過去幾個國家都乖乖的交出所以貴金屬原素礦產,只要把所有礦產都取清之後,就順手摧毀這個國家。」莉莉絲向陌生男子講述她的計劃。

原來一切都是莉莉絲策劃的,就連之前艾力遇上的海難都是她安排,目的就是令艾力上當。難怪艾力會誤會莉莉絲是救命恩人,而在得到一切之後,莉莉絲好可能就會把艾力殺死。要盡快告訴艾力真相,凱瑟琳立即趕回去別墅。

「甚…甚麼事,剴瑟琳?」凱瑟琳突然衝入艾力的工作室,然後激動的指手劃腳,可是艾力完全不明所以。

「抱歉,是我剛才跟凱瑟琳開了個玩笑,沒想到凱瑟琳竟然真的相信了,嚇倒了她是我的錯。」莉莉絲手上拿住凱瑟琳的手帕,

這是莉莉絲剛才匆忙趕回來時不小心跌了的手帕,而不幸的是被莉莉絲執到。

莉莉絲把手帕交還還凱瑟琳手上:「妳跌了的,夜了回去休假吧!」
「對的,兩位去休息吧!」艾力同意莉莉絲所說,說服二人回房休息。

半推半就下,莉莉絲回去了,可是凱瑟琳戀覺得自己一定要做點事,阻止莉莉絲傷害艾力。

凱瑟琳靜悄悄潛入莉莉絲的寢室,走到床邊確認莉莉絲處於熟睡當中,然後凱瑟琳拿出姊姊的小短劍──

「妳想做甚麼?天真的凱瑟琳。」就在凱瑟琳正想把小短劍朝莉絲刺下去時,莉莉絲就張開眼睛瞪著她:「妳不是天真到以為妳殺了我,就可以阻止事情發展吧?哈哈哈…..」莉莉絲恥笑凱瑟琳的無知:「妳以為妳有能力殺到我?而且就算妳知道真相,也威脅不到我的,妳可以說出來嗎?哈哈哈….」莉莉絲狠狠掌摑了凱瑟琳一巴,然後大叫:「救命呀!救命呀!」

侍衛聽到高麗國公主的呼叫聲,馬上趕過來不久艾力都來了。

「發生甚麼事?凱瑟琳怎會在莉莉絲的寢室的?」艾力對個怪異的場面大惑不解。

「艾力,是凱瑟琳想要傷害我,我好害怕呀?」莉莉絲投入艾力的懷抱哭訴。

不知如何是好的凱瑟琳無法解釋及反駁這一切,而且更不利的是知小短劍還緊握在她手上。

艾力把凱瑟琳手上的小短劍拿走,逼於無奈之下,艾力只能命侍衛把凱瑟琳監禁在寢室內,直到疫情解決之後再處理這件事。

被關在寢室的凱瑟琳,為艾力擔心卻又想不到辦法幫助他而流淚,而心腸狠毒的莉莉絲也決定要速戰速決。

最後一批的鉑原素送出後,高麗國食約定送回疫苗回來幫助解決這次危機。可是高麗國所派來的物資船上送回來的不是疫苗,而是一大批感染了腐化病毒的活死人。
在碼頭打算一同迎接救援品的艾力,終於發現原來自己被完全欺騙,可是已經為時已晚,這個國家已經被腐化病毒蹂躪,變成了活死人之國。

「莉莉絲,為甚麼?為甚麼妳要這樣做?」艾力悲憤的質問莉莉絲。
「只是你自己愚蠢,不過你幸運,原本以為海難那次已經大意弄死了你,可是你又大命不死衽海中找到夾板死不去。」莉莉絲冷冷的回應。

「啊──」艾力為自己的愚昧憤怒,拔出佩劍想把莉莉絲殺死。

莉莉絲身邊護衛當然不會讓艾力得逞,混亂中艾力被推掉下海,然而莉莉絲絕對不會放過所有人的。

別墅不久也失守大量的活死人湧入來大開殺界,莉莉絲執意回到別墅把凱瑟琳捉出來,打算把她拋在活死人之中,讓她成為活死人的大餐。

「可憐的凱瑟琳,艾力已經被我殺死了,然後就到妳了。」莉莉絲粗暴的打開房門,扯住凱瑟琳的頭髮,把她拉出寢室。

傷心而且憤怒的凱瑟琳不斷掙扎,可是刻毒的莉莉絲就是不放手。一怒之下,凱瑟琳一口咬住莉莉絲的手,令她本能下只好放手。

「啊──可惡呀!妳這個賤人竟然敢咬我!」莉莉絲狠不得立即殺死凱瑟琳。

互相憎恨的二人各自拿起走廊擺設盔甲的佩劍互斬,企圖想把對方殺死,不理活死人快要殺到來,甚至把活死人當成武器推到敵人那方。二人由走廊打到頂樓,莉莉絲把剴瑟琳逼到圍牆邊,凱瑟琳已經再沒有退路。

「凱瑟琳!」沒想到艾力能在這個關鍵時刻趕到,拯救了佔下風的凱瑟琳。
「竟然還未死,果然幸運是最強武器。」莉莉絲諷刺地說。
「沒錯,我不單止未死,還已經搞清楚真相。」艾力握住凱瑟琳的手說:「我已經知道那一晚,在海中救了我的是誰,那個人其實是妳,對嗎?」

知道了,艾力終於知道他真正愛的人是誰,凱瑟琳高興的望著艾力覺得難以置信,不敢想這到底是否一場美夢。

就在艾力與凱瑟琳感動的重逢時,莉莉絲看不過眼,握住手上的劍後背後刺向艾力。

在千鈞一髮之祭,凱瑟琳竟然把艾力推開,為他擋下這一劍。

此刻反應不及的艾力已經無法挽回局面,憤怒的他一手把莉莉絲從頂樓推下去。
「凱瑟琳,對不起是我的錯。」艾力緊抱住凱瑟琳,他沒法阻止凱瑟琳的鮮血從胸口的血洞湧出。

凱瑟琳用僅餘的力氣撫摸艾力的頭,著他不用介意。艾力吻下凱瑟琳,然後從衣袋拿出凱瑟琳姊姊的小短劍:「我已經知道一切,妳其實不是人類,妳是生於大海的天使人魚,妳是不應該來到人類的地方受苦的。只要用這把小短劍把我的心臟割下來,妳就可以回去。」

為甚麼艾力連這點都知道的?但是艾力絕對不能這樣做的,人類失去心臟的話就會死掉,凱瑟琳遙頭請求艾力停手。

「不,要是剩下我一個在這個萬象錯離殆盡的世界,才是生不如死的苦難。」艾力把小短劍握到凱瑟琳的手上:「而且我答應過妳的姊妹,要讓妳平安回去。」
原來把艾力再次由大海送回來的,就是凱瑟琳的二姊妹,她還把實情全都告訴艾力。艾力不堊凱瑟琳的意願,捉起她的手刺向自己的心臟……..

當凱瑟琳再次醒過來時,已經回到海中的城堡。人類的雙腳變回了美麗的人魚尾鰭。

「太好了,妳終於醒來了,妳已經睡了三整天,凱瑟琳。」原來凱瑟琳的二姊姊一直在她身邊照顧她。

「我是怎樣回來的?」凱瑟琳對睡著之前的記憶有點迷糊。
「妳可能忘記了吧!是天廊送妳回來的,父親大人亦原諒了妳,只要妳以後不再做魯莽的事就好了。」凱瑟琳的二姊姊對這位總曷令人擔憂的妹妹說教。

經過這件事之後,凱瑟琳不再對人對世界感到狂熱興趣,天據說人類世界已經被腐化病毒全面感染,變成了一個活死人的世界。

『終』

閱讀第二章請點,第三章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