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 教育局長

回顧七八十年代,香港只有升中試、中三淘汰試、會考、O-Level、A-Level(以本人所知,如有錯誤,敬請糾正)。當然,每個程度的考試都會對考生構成某程度的壓力。依稀記得當時最大的考試壓力是A-Level,有學生因考不上大學而自殺。

那個年代,為人父母者每日都要為口奔馳,大部分父母(尤其基層)都沒有時間跟進小朋友的功課,更遑論要用金錢去補習。學生都是靠自己吸收和温習,遇着難題便要打電話問功課。大部分小朋友就是這樣捱過來。雖然當時香港的教育已被稱為填鴨式教育,在小學階段成績太差要留班,學生首次面對的公開試是升中試。

留班……就是讓學生有個打好基礎的機會。對比現在,大家有見過或聽過小學生會留班?!成績好的學生要操,因為頂尖還不夠,要拔尖;成績不好的,更加要操!

這十多年間,隨著政策不斷改變,不是變好,反之變得古靈精怪,甚麼兩文三語、普教中、TSA……,比以前的填鴨式更填鴨。以上種種實施以來,眼見的就是新一代「中又唔得,英又唔得」,更加將承受考試壓力的年齡層漫延至小三,而學習壓力亦順勢禍及幼稚園學生。

本人身為私人補習老師,親見幼稚園學生補習的數目與日俱增,為銜接小一課程,K3的英文課程程度接近小一。本人在坊間書局嘗試選擇一些K3的英文補充練習,亦找不到一本合適的,只因坊間K3的補充練習實在太淺(比對學校的功課而言)。身為補習老師的我都覺得這些對一個5歲小孩來說,實在太殘忍!

TSA是政府製造出來的考試機器;
學校是這枱機器的運作者;
這枱機器正在製造成千上萬的考試奴隸;
而這成千上萬的考試奴隸又做就了成千上萬的怪獸家長!
可悲!可悲!

上個年代有高中生為A-Level自殺,現今初中及高小的學生,輕則抑鬱、焦慮,重則自殺。局長,你還想這風吹到那層?你想香港有幾多學生受苦受難?

港台曾製作「窮富翁大作戰」的節目,田北晨先生亦曾參與一集。反正局長有這麼多時間周遊列國去開所謂的會,何不空出一個星期體驗下現今學生的生活!

因此,本人極力、强烈支持取消小三TSA!!!

Wyman Yung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