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性,性也。身為一個唔係性冷感嘅人對性都會有一定要求,如果邊個同你講佢冇自慰過又冇扑過野嘅,佢份人真係好假。男人咸濕,女人更咸濕,起碼通常扮醉博人送自己返屋企/佢屋企/酒店再大戰一場嘅都係女人,而男人面對依舊送到埋口嘅肥豬肉都只係順手食落嘴度。我講過喺而家依個社會,男人比女人唯一有優勢嘅就係通常係一個獵食過程中男人都會被視作獵人,而女人只係獵物(當然係刻意比你獵到)。常言道「有食唔食,罪大惡極」,不過係依個獵食世界,有得食,又係咪真係有人會唔食?

如果有個人外表身形唔錯,出得起錢落去蒲請人飲幾杯加埋的士錢爆房錢(出得起嘅意思唔係你副身家夠比,係比左都唔當一回事)。或者夜夜狂歡身邊女伴次次不同嘅感覺的確唔錯,但百樣米養百樣人,有人鍾意獵食,亦都會有人就算肥豬肉喂埋你嘴邊都冇興趣食。有食唔食係咪假嘅表現?咁總有人對夜場同迅場嘅女性提唔起興趣。可能有人鍾意用言語調情果個階段或者一齊出街親密到男女朋友咁但手都未拖過果種感覺,反而老蘭式果種由見面到上床都不過幾粒鐘嘅真。速食式完全唔係佢杯茶;又會有人相信性係建基於愛情上面,要同一個連名都未知嘅人「肉帛相見」,仲要激戰連場嘅感覺好奇怪。

落老蘭洗一大堆錢又入場費又酒錢又的士錢又爆房錢仲要有機會食白果,點解唔叫雞?」我唔記得喺邊聽過或者睇過類似嘅說話,而我又覺得佢其實講得幾有道理。叫雞嘅人目標其實好明顯,我比左舊錢出黎就一定有得食,所以佢地覺得比完錢仲要搵目標仲唔一定成功嘅夜蒲好無謂;而喺夜場搵食嘅就大多數係覺得自己有一定吸引力(或者錢)嘅人,佢地覺得係夜場食到女除左有野食之外仲有一種滿足感;鍾意曖昧嘅人就要滿足夠佢地嘅滿足感之後先「開餐」,因為滿足感對佢地黎講就好似調味咁,如果落得唔夠食落都冇味。

所以話「食」係所有人都會嘅事,不論男女。只係大家「開餐」嘅方法唔同,有自己特定喜好。正如有人淨係鍾意食中餐,有人一味食西餐,當然有人有得食都唔會放過。你對伴侶專一果班又點計?好簡單,世上有一種習慣叫做「偏食」,只不過依種偏食受到社會認同咁解。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