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拉布派」無力回天,梁振英喜上眉梢的宣佈「創新科技局」會在下星期五(11月20日)成立。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準備來香港落腳,並識趣的給足港共政權面子,在立法會通過設局撥款申請之後,才對外公佈將在明年夏天於香港設立「創意中心」。香港將會是麻省理工第一個在美國以外專為「創意」而設的中心,而麻省理工亦在日本東京、新加坡和智利聖地牙哥設有國際中心。

港共政府如果不能架床疊屋式的增設一個創新科技局,是不是麻省理工就不來香港?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他們在香港開設創意中心的經費,全部來自捐款,而且大部份是由麻省理工在香港的舊生捐出。那麼港共政權內,誰是麻省理工的舊生穿針引線?是689梁振英嗎?當然不是。原來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這個中心也不是董建華年代「你出豉油我出雞」的廸士尼樂園,麻省理工沒有說過要港共政府出資一分一毫。

創新科技本質上就是和政府官僚的保守怠慢敵對矛盾。港共政府心急如焚的硬說要開設一個局去「好好管理」香港的創新科技「工作」,無非是恐怕創新科技是大勢所趨,而香港在金融和法律上的絕對優勢,「萬一」吸引到大量國際資金投放在香港的創新科技業,絕對有能力把香港商場上官商勾結、地產霸權横行的死局打出一條新的血路,甚至打破。所以也算港共的「屎片醫生」有遠見,知道要大張旗鼓開設一個新的政府機構,從而用重兵把香港民間的「創新意念」,籠罩在港共政權的陰霾之下。社會上創新的事物本來就一定會挑戰現有運行的機制,所以港共官僚可以大條道理,為「理順」所有因為創新而在法律上或社會道德上灰色地帶所帶來的爭議,阻礙「政治不正確」的創新意念全速前行,從而把能夠顛覆香港政商結構的創新意念,扼殺於萌牙之中。

筆者三個月前《Uber 式的「勇武抗爭」》也提到這一論點。8月中,港共兵團忽然失心瘋般的出動,拘捕了Uber的幾個司機和職員,其實就是港共政權要操控「創新科技」的一個活生生而且簡單易明的例子。不出所料,律政司袁國勇及後改口說不一定會起訴那幾個司機和職員,亦即港共政權明目張膽的利用公權力,威嚇並不是「自己友」的創新科技生意人。利用手機程式減低乘客和司機的交易成本,乘客付出的費用比坐的士少,司機的服務態度可能更好,香港的車主亦可以在工餘時間找一點外快,明明是雙贏,但是港共政權為什麼要「封艇拉人」?

答案是,手機程式打破了的士行業的壟斷,而Uber「贏在起跑線」,在香港的用戶越來越多。除了美國的Uber,較有名氣的還有本土的GoGoVan和中國的一號專車。這個勢頭來勢洶洶,港共政權知道「拖得一時唔拖得一世」,的士商對行業的壟斷在不久的將來,終會被掌握創新科技的公司打破。不過,要造就下一個業界的王者,港共政權總不能「積極不干預」,眼白白看着Uber這個背後有國際大財團支持的公司,搶佔香港的士業的市場佔有率,令中國南來的紅色資本家先輸一仗吧?但是,每一次都出動港共兵團對付國際商家,總究難以向公眾交代。所以最好的方法,是有一個什麼創新科技局,再左成立一個資詢委員會,右設立一個創新辦事處,像挑選「愛國愛港創新科技委員會」一樣,誰是「愛國愛港」,誰就能得到政府的資源撥款和內幕決策消息,誰就更能在嶄新市場上得到更多的優勢。

為什麼麻省理工選擇香港,而不是什麼上海自貿區、或者和香港只有一個後海灣之隔的深圳前海?不是說香港在各個範疇都已經被「內地」超越了嗎?香港在國際上的優勢,不單中共中央心知肚明,而且由麻省理工選址進一步證明,創意中心並不是血汗工廠,只要靠蟻民組成的廉價勞動力就可以成事;創意和創新,還要有自由流通的資訊作為啟發、公民不怕失敗的精神、和健全的法律制度保護創新的成果。這些條件,和政府插一隻腳下來設立一個什麼創新科技局,根本毫無關係。

【Uber 式的「勇武抗爭」】: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8/12/19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