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致信陳雲,警告其言論與學者身份相悖,已經超越言論自由的底線,且敦促陳雲慎言慎行,「否則後果自負」。

一眾被稱為「左膠」的社運人士,對此要麼默不作聲,要麼冷言譏諷,若事件主角不是陳雲,換作是陳文敏吧,肯定就會出來默站抗議,或者在臉書開個「萬人齊撐陳文敏!捍衛言論自由!」的專頁了。

左膠的沉默其實都在預料之中,而法西斯撚卻應該高興,因為他們的雙重標準已經反證了大愛包容是建築於浮沙上的高塔,脆弱不堪,一觸即倒。

為人者必有一己好惡厭憎,亦會有親疏之別,親者寬,疏者嚴才是人之常情。聖人可以推己及人,親親仁民愛物;普通人愛親人愛朋友,最多對外人堅守公義,已算不俗,對待敵人,還要擁抱他的卻是白癡,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妄談包容大愛,以普世價值凌駕生存利益,是浮華虛妄之語,經不起考驗。他們平常可以將之奉為金科玉律,只因自身利益未受侵犯,新移民謀奪福利?有全社會一起分擔;大媽喧嘩?我家樓下還沒有。

在這次事件中,按照他們的核心價值,為了捍衛言論自由,縱然那位是常詛咒自己落地獄的國師,也應該站出來聲援,因為這不是挺某一個人,而是挺背後的價值觀,人不應該因為其言論而遭受逼害,包括失去工作。

但他們沒有,因為那是陳雲,他的很多言行侵犯了我的利益,令我的籌款減少了,令我走出街被人辱罵是公廁,令我的組織有很多成員退出了,所以,他仆街折墮,我內心真高興,不出言抽水,只是閉嘴,已算是相當厚道了。

歡迎各位社運撚,你們已經踏入右翼法西斯的思考領域,釋放自己,放膽就大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