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院裡,當場內的燈光都熄滅時,那出口的指示牌總是依舊亮著。

在一片漆黑中,有時你會看到那個在跑動的小綠人,如同定了格一樣,儘管時間一直在流動。或許我們都曾經覺得它很礙眼,明明和光影中的世界格格不入,卻佔據著電影院的一隅。

映像從來不會投射到它身上,因為它並不屬於那個會受萬人注視的舞台,只是一直默默地逗留在旁側的位置。它會一直在那裡守候,你或許不會對它多瞧一眼,它還是一如往常地在同一個位置。

儘管它也明瞭你將會有轉身離座的一刻,然而,它樂於在你伸手不見五指時,為你提供一個出口。

在這個光與影的世界,每個光芒四射的人,背後也伴隨著影子的支持。可是,那個人或許本身是黯然無光的,影子也沒有實體,兩者也依附在一片夢幻而虛假的浮光掠影中。

然而,在這電影院裡,即使你是那些無聲無色地存在的人,仍然總有一個小告示為你靜寂地守候著,讓你不至於感到不安。

而你在生命裡遇到了這種人沒有?

他不會在你醉生夢死、極盡奢華的時候出現,因為你還沉醉在如絢爛映畫般的生活時,他也一直甘於做著最真實的自己。

他會在一旁默默地守候,在你經歷起起伏伏時並不會察覺。可是當有一刻,你覺得把不同角色都演到累時,希望待在那最平凡而簡單的世界。

這個時候,即使你以為已經走到盡處,他也總會引領你找到你的逃生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