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入討論焦土戰術之前,我們必要先問自已一個問題:何謂香港人,何謂民族?語言嗎?土地嗎?血統嗎?

沒有國民,那有國家?我常常引用猶太人為例子,以色列亡國千年,為何能復國?以色列遺民,散居世界各國,千年來受盡歧視,血統也不再純正,也不再居住在家鄉,甚至早已不再使用希伯來文,但他們還保守猶太人的文化傳承,只要世上還有猶太人,才有以色列復國。

何謂香港人?絕非語言,也非土地,更不是血統定義,而是對香港文化身份的認同,正如港隊的麥基和金判坤一樣。

我花百幾字問說明何謂香港人,是因為確立香港國族,才是焦土戰、獨立公投、香港建國的先決條件。沒有國民,那有國家?這亦是為何我認同李啟迪早前批評黃之鋒的公投,無本土論述基礎的問題。

焦土戰術的意思是在撤退的時候,燒毀一切有價值的,令敵軍佔領時得地而無所用。焦土戰之於立法會這戰場的意義,在於中共得到了議會,卻失去了議會的價值,更多香港人不再相信中共治下的議會,令其統治進一步失效。而另一個意義是激將法,誘使中共在議會行暴,加深國民仇敵心理,咬牙切齒,恨不得拿把「老牛」報仇。而這一切的先決條件,就是要先有香港國民,因為只有真正的香港人才會為中共的暴行感到憤怒。

立法會和區議會的議會文明及運作,在一九九七年起的中共殖民統治下,早已是幻影,一具香港人以為他活著的喪屍。把議會「燒了」,不會令香港更衰,因為香港會敗壞,不是因為議會由民建聯主導,而是因為香港由中共殖民統治。香港人過去就是太天真,以為議會可以改變香港民生,統治十多年到了今天,大家有目共睹所謂議會抗爭,只要中共夠無恥,就可以繞過立法會規則通過他想要通過殘害港人的議案。

但我們亦要認真考慮焦土戰的兩點,香港有什麼可以或不可以犧牲,以及如何犧牲才有價值。香港的議會可以犧牲,香港的經濟可以犧牲,甚至香港的庫房也可以犧牲。香港就好比一個被中共包圍的孤城,而議會、經濟、庫房都是城外被佔領的良田,其實我們早已經失去了,能奪回是最好不過,但失去也不用可惜。

再一次重申,沒有國民,那有國家?焦土戰的先決條件,要先有香港國民,因為只有真正的香港人為會中共的暴行感到憤怒。所以要堅持努力不懈宣揚本土論述,要喚醒香港人真正的身份認同,而非民主回歸派、中國夢、黃之鋒那一套「香港人是中國人」的虛假騙局。只有這樣「燒田」才有燒的意義,只要真正的香港人為之憤怒,同仇敵慨,就是焦土戰的成功。

回到本文章的第一個問題,何謂香港人?只要對何謂香港人,有深刻的思考,就會明白焦土戰的意義何在,如果燒掉垃圾會能喚醒香港人沉睡了的身份認同,那實在太便宜了,沒有什麼比「香港人」來得重要。只要有真正的香港人在,獨立公投或香港建國才有意義,而議會、經濟、庫房等等都可以再之後建立,但當真正的香港人一個一個死去,轉生成「中國人」,這才是香港真正的終結。

註:封面圖片來自動畫反逆的魯路修,主人公ZERO提問,何謂日本人,何謂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