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畫『GIANT KILLING』(ジャイアントキリング)講談社出版連載於『モーニング』雜誌內,台灣譯『逆轉監督』,香港譯『GIANT KILLING 踢狠勁!!』近月因為看到網上有人推薦,才驚覺自己錯失這套滄海遺珠的漫畫。

故事講述主角離開讓自己成名的球『East Toyko United』,轉會到英格蘭球會落班,可惜遇上意外未能再以球員涉足職業聯賽,輾轉間成為了地方小球會的經理人,更帶領球會打入足總盃,而故事就由主角重返母會『ETU』擔任領隊一職開始,如何帶領這隊一沉不起的球會再次衝擊聯賽冠軍。

這套漫畫吸引之處,就是它不是以「少年熱血」的足球漫畫作定位,而是以一個球會領隊的角度去面對比賽,當中涉及戰術的運用,球員心態、球會的態度、與贊助商的周旋……種種發生於「球場以外」的事,都可成為故事發展的技節。

而當中一段描述球迷之間衝突的戲份,令我特別深刻,因為實在絕少漫畫會花篇幅去描述球迷間的瓜葛。SKULLS,就是由少數『ETU』球迷集結起來的組織,他們有自己的旗幟,每場比賽都會併盡全力為球員打氣,跟球會走過低潮期,儘管人數少得可憐,面對強隊球迷時更會被對方聲音掩蓋,但他們堅信自己的心意能化成動力傳到球員的身上。

而衝突就來自主角令球隊一洗頽風之後,漸漸吸引了一班曾經放棄了入場的球迷。這班曾一度放棄球隊的社區居民,在 SKULLS 眼中,只是一班「勝利球迷」,根本沒有資格坐在龍門後方的觀眾席上。而這班因地區球會打出了好成績而集結而來的社區居民,則不滿這班行為乖戾的SKULLS 把一同入場為球員打氣的球迷劃分等級,兩方對立得更在觀眾席上對劍拔弩張,讓球場上的球員大惑不解。

故事發展到最後,由一班少年球迷組成的「第三勢力」介入而得以圓滿,這班沒有任何歷史包袱,純粹出於對球員的仰慕,對球會打出好成績而欣喜的球迷,讓有派系的成年人放下彼此的包袱,在觀眾席上為自己的球隊忘形地吶喊。

而故事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SKULLS 的首領當初並非因為對足球運動的熱愛而走入球場觀看比賽,只是為了逃避父母離異而帶來的家庭壓力,陰差陽錯之下找到這個屬於自己的天地。假如把這段劇情引申到近日售賣世界杯外圍賽港中大戰門票引起的風波掛重疊起來看的話,又會看出另一種體會。

球場上的選手才不會在意我們抱著什麼心態而來,任何人為他們吶喊打氣的,都是支持自己的「球迷」,所有高叫「香港隊,勁揪!」的,都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