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目標當然不能是找一個像毛小慧的女朋友,尖酸刻薄、咄咄逼人、大花筒、愛美如愛命,似乎中了所有衰格港女的特質,加上三高-年齡高、要求高、學歷高-真不是人人吃得消。話雖如此,今天要說的,卻是希望看過《男親女愛》的人都能發掘出這種女人的另類可愛之處。

她的刻薄是有針對性的,針對爛泥、厭惡麻甩;她的逼人也是立於已見,對自己有自信,何以吭聲;大花筒雖是壞習慣,但自己錢自己花,樂得自在;愛美如愛命,哪個女人不是?她確是個潑婦,但每次潑辣以後,都仲有一份自省的心,檢討自己會否過火;因為一點善良,才介意別人想法,也因愛面子,更在乎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

對別人有要求這方面,先有一個前題,即對自己必有要求。三寸不爛之舌是靠實力鍛練回來,所以更明白一個人的內涵有多重要,繼而對朋友、下屬有著一份必然的期許,希望世界都隨著她認為正確的思路轉動;姑勿論她有點自我中心的毛病,她從沒想過害人利己。

三十多歲人,為自己的將來焦急亦理所當然,皮質醇偏高,也是一份憂慮。她強悍,其實最需要不是多一套八千多元的套裝或過萬元的護膚品,她要的是懷抱,還有久等的愛,這些若然來了,那些華衣美服其實都不算甚麼。王馨平在《春嬌與志明》裡說過一句類似對白:「一個女人最重要知道自己何時要settle down。」毛小慧正等著這個時間,卻還沒找到一個值得讓她settle down的人。三十多歲的焦急,都不能馬虎解決。

她是個可愛的人,會發惡夢,會發自己脾氣,口硬卻永遠心軟,怕仙姐一天到晚給CK佔便宜,怕Apple有天真的給男人騙,怕阮婉再闖禍誰都救不了,叫過余樂天去死但其實心裡還是會記起他如何在每一宗對付Alex飽的案中和她並肩作戰。Warning letter而已,還是沒有逼CK辭退他,一方面心軟,一方面對仙姐百般散重。

缺點,她其實有試過改變的,否則小強都不能繼續存活了;或者改得不夠,但至少對於自己的自我中心,她還是有反省的。不是要吹捧這種女人,但看人看事,都不要只看表面,今天你信任的人,明日可能傷你最深,而今天你不屑的人,明天或者是你最好的伴,誰猜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