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風送爽,不是秋,是茶記冷氣。

地方不大,卻五臟俱全。座位佈局呈「U」型,每卡卡位坐著稀散坊眾,也包括望著窗外人和事的我。

閒漫道上,有人邊行邊喝手中飲料、有人雙手擱背緩緩碎步,享受假日節氣、亦有人低頭以老花角度睥睨馬經。曾幾何時只存活在熒幕裏頭,忽略了生活,四目交投就怕了。現在還會難為情嗎?嘿,也有點吧。反正我望的是生活,也無所謂他人亦觀我於生活,便將被四圍目掃的虛怯掃出腦後。

「世界是吵雜的,廣西是寧靜的。」這社區倒有如此妙境。行人與日常認知的「香港人」步調大相徑庭,都在張望附近綠蔭,路上鄰人。當中不乏對對年邁老人,依偎而拖著彼此,肩膀並攏,細說在此的孩提軼事;也見一家大細,在蠕行電車環迴閉合軌道映襯下,時光回溯回眸,奢想當下不必成為回憶。

輕風送爽,不是秋,還是茶記冷氣。

在風口位底下有點涼意。猶幸那碗隨即端上面前的沙嗲牛麵,手心頓覺騰騰溫熱,暖透心,與腿蛋多士及茶走錦上添花。此等上好平民食品﹑古式裝潢﹑老式茶記,很有父輩那陣懷舊氣息。街坊喜愛邊吃邊與老闆娘聊東聊西,說的是十年如一日,吃的也是十年如一日。與世無爭,人間淨空,有何不可?唯盼滾滾塵囂不曾捲入他們生命的平淡鏡湖。

「岩數擺低得架喇!」跟老闆寒暄幾句後,老伯伯逕自回到飯枱邊,攙扶還未動身的老婆婆,行走到擱於入口的輪椅讓老婆婆安坐才出發,「坐穩啦嘛?我地番屋企囉。」,這便是我所期盼和認知的人情味。

街外秋風送爽,取而代之不再是茶記冷氣,而是筲箕灣道的舊香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