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荷蘭,「風車」、「毒品」、「同性戀婚姻」、「華人黑幫」、「烏鴉隊冧蔣天生」、「Holland Bank Cheque」、「陳百祥荷蘭叻」……呢啲自然成為我衝口而出既詞語就係我對荷蘭既印象;而提起荷蘭足球——「二奶命」、「告魯夫」、「十上十落(全攻全守)」、「阿積士燕豪芬飛燕諾」……都幾多野講,其中「雲姓氏荷蘭球員」更成為我成日會講既話題。

自問係一個缩骨算爆老撚土既廢青,返工最鍾意吞pot蛇王同屈同事食飯。公司入面總有人標榜自己足球知識豐富,於是我就成日走去挑人機,「雲/雲達姓氏荷蘭球員」成為我拿手好戲。

我:「講荷蘭雲字頭既球星,一人一個接龍。講唔出就請食飯。現役五大聯賽個d我唔會講。」
同事:「雲佩斯」
我:「雲拿保」
同事:「雲邦荷斯」
我:「雲荷當」
同事:「我點知你講個d堅定流呀!雲邦美。」
我:「仆街你唔識Google既,視力有問題唔使睇醫生既。雲安賀治。」

……

同事:「雲佬。」
我:「雲達美迪。」
同事:「雲巴士頓。」
我:「雲達韋爾。」
同事:「雲達華治。」
我:「雲布基倫。」
同事:「雲達沙。」
我:「雲耶馬雲布廷雲加……呢啲都唔啱,雲高爾!!!」
同事:「OK U WIN。」
我:「雲安賀治,雲堅基爾,不過呢兩個踢過英超。之前俾人炒魷魚既國家隊教練叫雲馬維克。」
同事:「Sorry,今日遇到痴線佬,下次再戰。」

PS:利申,其實好多荷蘭球員我都唔熟悉,靠大家先記得d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