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主教所允者,即天主亦悅納焉。誠如是,則爾儕之所為,皆切當而正式矣。」<聖伊格那丟達士每拿人書>《三聖傳集》中華聖公會譯。

香港有兩大主教制教會,一是聖公會,另一是天主教。前者在回歸前親英,回歸後投共,眾所周知,很多讀者也很喜歡看我這個英國聖公會人撰文怒斥鄺保羅這垃圾。然而,天主教香港教區卻好像總是在頭上有個光環:天主教支持民主,關心社會公義,站在建制的對立面。雖然近年本土派興起,天主教香港教區的左膠和大中華膠思想已經在網上引來本土派的不滿,但是在現實世界裡,大家仍然以為天主教很正義很和平。區選在即,正當大家以為湯漢的牧函只會像以前胡振中樞機和陳日君樞機一樣循例呼籲教友投票實踐公民權利,順道又重提天主教社會訓導那些口號之時,湯漢竟然叫大家留意候選人對「性傾向」問題的立場,直接開罪其最大盟友:左膠社運從業員。

天主教教區與左膠的關係非常複雜。孔令瑜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的人,其丈夫「廢土」的豐功偉業實在街知巷聞,正委、勞委這些天主教組織也為左膠在教區建立起社區網絡。然而,左膠受左翼思想影響,絕大部分的支持同志平權;相反地,保守的天主教對此一直堅決反對,即使教宗方濟反對歧視同志,教宗既無意、也無力改變整個天主教對性傾向及婚姻的看法。不過,由於過去長久以來天主教和左膠皆同屬泛民這一政治聯盟,所以盡量避重就輕,不敢在此議題上開火。同樣情況見於建制派:香港聖公會對性傾向的議題一直甚為包容,教會收容了不少未出櫃或低調同志(甚至大家一直對鄺保羅和管浩鳴的性傾向有很多傳言),然而你從來不會看見代表保守建制派的播道會總會公開責罵聖公會,因為大家同屬建制派陣營。聖公會與新民黨一樣(兩者的關係請見舊文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6/11/16840/ ;根本新民黨就是聖公會的政治代理人),代表的是進步(progressive)建制派的利益。

問題是,湯漢偏偏要在區議會選舉這個敏感時間忽然談性傾向問題,實在打亂了左膠的陣腳。

性傾向問題在飯民陣營所造成的分裂,比起在建制陣營所造成的更大。民主黨內甚多福音派基督新教徒,與浸信會和明光社關係複雜。然而,以為首的工黨政棍和社運從業員,卻以支持同志平權為主流。最尷尬的是兩個自稱「進步」的政黨,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前者不用說啦,一方面社民連線一直公開支持同志平權,另一方面廢土一家已經是天主教徒。人民力量這群烏合之眾就更麻煩。人民力量一直是公開支持同志平權,然而主席袁彌明的丈夫林雨陽是天主教徒(如果大家記得,他們之前的世紀婚禮是在堅道主教座堂舉行的,據說林雨陽年幼時還是輔祭),快必這個不知所謂的新教徒則自行開創了一個祈禱會講粗口的「路小教會」(得罪了不少基督新教,所以路小教會的存在只是為人民力量趕走更多耶教票)。天主教教區在政治上的言行會直接令這兩個政黨的部分核心人物感到麻煩。

過去陳日君並不會在這不適當的時候說如此的話,即使陳日君對同志平權恨之入骨。陳日君與湯漢不同,他本身活躍於社會運動,一方面與左膠社運明星和政棍有交情,另一方面亦對政治有相當認識和經驗,懂得分清楚「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陳日君認定共產黨是最大的敵人,所以在選舉之前,他一定會致力支持泛民和左膠,以對抗建制派陣營。所以他不會在選舉前的敏感時間發表反同性戀的言論。播道會則不一樣,因為在建制陣營中保守新教徒佔多數,聖公會和新民黨所代表的進步新教徒是少數,所以只要不開名攻擊「同路人」,他們依然可以在選舉前毫無顧忌的炒作同性戀議題去鞏固民建聯、西九新動力等政黨的票源,而新民黨等「進步」建制派本身就毋須與播道會合作,已經可以在中聯辦、聖公會等機構的社區網絡下取得所需的選票。

但是,湯漢並不屬於飯民左膠的政治聯盟之內。莫哲暐在《立場新聞》的文章「當湯漢樞機盛讚林鄭月娥:論香港天主教會與政府關係之前世今生」(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7%95%B6%E6%B9%AF%E6%BC%A2%E6%A8%9E%E6%A9%9F%E7%9B%9B%E8%AE%9A%E6%9E%97%E9%84%AD%E6%9C%88%E5%A8%A5-%E8%AB%96%E9%A6%99%E6%B8%AF%E5%A4%A9%E4%B8%BB%E6%95%99%E6%9C%83%E8%88%87%E6%94%BF%E5%BA%9C%E9%97%9C%E4%BF%82%E4%B9%8B%E5%89%8D%E4%B8%96%E4%BB%8A%E7%94%9F/ )已經清楚指出,第一,事實上只有教區政權主教才能真正代表教區的政治立場;第二,「湯樞機領導下之教區拒絕[與政府]對抗,仍然希望與政府保持良好關係」,所以湯漢在明愛賣物會辭詞之時稱讚林鄭為「我哋明愛仝工學習嘅好表樣。」;第三,身為天主教徒的林鄭曾任社會福利署署長,與香港明愛關係良好,而主理明愛的楊鳴章輔理主教親近權貴的立場乃是街知巷聞(我某位友人曾有個笑話,說有一個正直的天主教徒不認識楊鳴章,聽過他講座以後,就直斥說「聖公會有楊鳴章咁嘅主教真係慘!」聽過以後我笑了很久⋯⋯)。

在主教制下,只有主教才能代表教會立場。主教一人投共,全教會投共。主教一人支持飯民,全教會支持飯民。不過天主教的情況比聖公會略為良好,因為天主教以教宗為首,教宗不投共,教區正權主教在立場上就受到一定牽制。不過湯漢目前算不上是「投共」,反而似是「投機」。湯漢本身沒有陳日君的政治熱誠和牽掛,是典型的離地福傳者,以為自己可以「政治中立」。不過,在雨傘革命期間,由於天主教與左膠關係密切,曾經譴責政府,同情示威者,並且甘浩望神父和陳日君樞機高調參與,已經令政府對天主教香港教區存有更大敵意。我等可以推測,湯漢在此敏感時間再揭開左膠與天主教之間的傷口,有兩個可能目的:第一,陰謀論。他深知689敵視天主教而傾向扶植有田北辰加持的香港聖公會,為了保住天主教香港教區在香港長遠的福傳工作(要知道在回歸後天主教香港教區已經甚少獲批興建新堂,反之聖公會不斷大興土木,如沙田靈風堂、聖雅各堂重建,以及計劃中的港中醫院;你說沒有政府的支持也沒有人相信了吧?),就「釋出善意」,在區選時引發左膠與天主教徒之間的衝突,打擊左膠選情,疏遠左膠。第二,真心膠論。由於湯漢沒有陳日君的顧慮,而他對於部分高調支持同志平權的左膠在區議會選舉時暗中四周乞求「教會票」的言行感到反感(其實由飯民到建制,個個都想要「教會票」,只是沒有宗教觸覺的傳媒對此懞然不知),所以就索性狠狠掌摑他們一巴,不願教區成為飯民和左膠的選票提款機。

本文簡單地指出了天主教與左膠的複雜關係,以及湯漢為何會抽左膠後腿的可能原因。下一篇文章將會解釋「主教」的政治影響力。然而,在完結之前,我當補充一點:是次天主教與左膠之間就同志平權問題正面交火,雖然很可能很快會在陳日君等人的協調之下平息,但是經此一役,湯漢在左膠支持者心中的印象必定大打折扣,長遠來說就是削弱了天主教與左膠之間的聯盟關係。這對於直到目前為止依然無法在任何主流教會紮根的本土派來說,其實是十分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