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雜亂無章的房子時,發現角落裹藏了壺蘆形狀的大木盒,裡面原來是爸爸遺留下來的一枝發莓木結他……

那時候,很多個深夜,爸爸都會獨自坐在黑沉的沙發上,微微弱弱的油燈,爸爸粗糙多紋的手指柔柔的彈撥他最喜愛的木結他。有時,他會眉頭緊皺,閉起雙眼的唱著傷心情歌,也有時會身體自由擺動地唱他的「飲歌」─〝Puff The Magic Dragon〞那時的我聽不懂,但也會唱。窗紗隨風輕飄,絞潔的明月直射爸爸擁抱結他的身影。

深夜,總是很容易讓人情緒泛濫的時間,每一首音樂、每一段故事、每一枝結他,伴隨著爸爸渡過一個又一個的黑夜。

一家四口,爸爸最疼愛的就是我。兒時,家裹並沒有很多錢,爸媽的工作收入只能剛好維持生計。當我還未懂事的時候,我扭著爸爸去買我喜歡彈的鋼琴,但爸爸沒有立刻買來送給我,他要求我在考試上考高分,但最後我卻只是剛好合格,但是爸爸沒有責備我,還鼓勵我下年要努力,他還馬上帶我去琴行買鋼琴,說這鋼琴要成為我努力的動力,要學好音樂,他從來只希望我會快樂,我會為將來而奮鬥。後來長大之後,嫲嫲悄悄告訴我:「你爸爸當年為了這個鋼琴他要捱更抵底,多做一份兼職才買得下呢!」聽後我熱淚盈眶,心裹有好多感謝的說話想告訴爸爸,但現在卻再也說不了……

小三那一年,家裡經濟很困難,爸爸更要失業,家裹只靠媽媽的工作收入支撐整個家庭。爸媽經常因為金錢緊絀而吵架,我每晚在睡房裹都會隱弱聽到他們吵鬧的聲音,更說過要離婚,媽媽更試過怒氣沖沖去我的房間問我離婚的話要跟隨爸爸還是媽媽。
猶記得那時候,體弱多病的我發了一次高燒,我全身軟弱無力,爸爸二話不說便背起了我到家樓下的診所看病,醫生告訴爸爸:「如果你的女兒再延遲一點才看病的話,就應該要入急症室了!」爸爸大呼一口氣,抹去頭上的一額汗。

回到家裹休息,媽媽吩咐爸爸煮白粥好讓我及早康復。爸爸親手餵我吃粥,照顧虛弱的我,睡覺休息的時候,爸爸會為我蓋好被子、按時吃藥會輕輕拍我,爸爸細心的照料,擔心我的眼神,說要好好康復的語氣,這一切我都收在心裡,深深記住這刻善良的爸爸……

在我的眼中,在我心裡,爸爸是心腸好的人,是熱愛彈結他的音樂人。可是,在媽媽眼中,他是自私的人,只顧音樂而不理會家裡大小事的不稱職爸爸,她不懂欣賞爸爸的音樂表演。或許,只是一直以來,爸爸都最疼愛我,我一直都覺得爸爸很愛我們,只是他不懂得表達;或許,我只是一直在騙自己……

我一直以為爸媽之間的爭執、不和是他們的事,是大人的事,我還是不要干涉太多,而且我希望我升上中學之後,懂事之後,他們的感情和相處會好起來,不會再因為金錢的問題、爸爸也會多點關注家務,但原來,這只是奢望,我只是一直在騙自己……

一天放學回家,剛剛升上中學的我還有很多事情還未處理,媽媽在晚飯後,叫我和哥哥完成功課後,到飯廳聊聊,我心有不妙。

沉甸甸的氣氛充滿了整個客廳,媽媽開口說話,打破了沉重的氣氛,說道:「我今天在小巴站看見爸爸右手搭著一個女人,我懷疑他在外面有別的女人。」我和哥哥都感到吃驚,爸爸雖然不太顧家,但他是單純的人,他不會傷害我們的,我相信他一定,一定有苦衷的!

可惜,這都是我的幻想,我一直都在騙自己。起初,爸爸很害怕,他向媽媽道歉,並承諾不再找那個女人,但原來他的承諾都只是泡沫,隨著那女人「步步進逼」,媽媽和哥哥的狠狠批評和冷言冷語更讓爸爸覺得家裡無他的容身之所。爸爸最後一次在家裡吃飯的時候,突然收到那個女人的電話,他突然離開,飯也放下,就出走了,媽媽淚如雨下。那一次,爸爸再沒有回來。

這個爸爸,我毫不認識。

那一年,家裡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很多親戚都罵爸爸不仁不義,斥他拋妻棄子,媽媽嘗試修復關係也曾經想自殺,哥哥也曾勸說爸爸,大家都力挽狂瀾。而我,並沒有對爸爸說過什麼,我不想聽他的解釋,我相信他有苦衷……我只想在我心裡只有那個善良的爸爸、溫柔的爸爸。

爸媽離婚了。

爸爸告訴媽媽:「我只想要那個女人,不想要子女。」爸爸的絕情使我無言語對,他只留下一枝殘舊的木結他,不留下任何痕跡。我仍然不相信我心中善良的爸爸已離我而去……

今天,我對爸爸的面容已經很模糊,對於那種陌生,只是一種感覺,忘記感覺便不再難過,但我會牢記著他的好。

輕撥結他,人去茶涼,木結他都變得殘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