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BearSheep (活著)》之銘言:
: 老實講,德國在二戰後,也對猶太人做了很多實質幫助,
: 你大概不知道德國猶太人家前面可是有兩班國家提供的警察站崗的….
: 這樣一比,為什麼KMT 不該因為228, 白色恐怖, 戒嚴被清算?
: 歷史本來就沒有和諧和不計較,
: 要不計較,就不需要寫歷史了,通通都說來源不知道就好了。

這其實不是歷史問題。

自古以來, 人類有多少好人得到惡報, 壞人得到善報, 沉冤沒有得雪, 去到今天都是如此, 未來也不會改變。 未來還是有人得益甚多, 做惡甚多, 然後善終, 然後也有好人付出甚多, 做的事情是對的, 還是得到惡報。 人類的社會和正義, 就像人類的身體一樣, 其實不斷內部是死亡, 崩壞, 腐爛, 只是人類有新陳代謝, 修補機制, 人體才不至於腐朽, 文明整體也一樣。

在現世的我們, 各種人文社會上的學問和工作, 做的全部都是盡可能的為它作出修補。 如果可以的話, 我們要清醒的防止不義的發生, 盡可能在現在的時間, 去執行正義。

但這也有極限的, 我們沒有這麼多能量和視野, 去執行全然的正義。 讀歷史你就會很確定, 這單純就是人類達不到的境界。 我們追求正義了幾千年, 而幾千年來我們還是會有不義, 貪圖不義的利益, 以及對於別人受害的麻木,是人性的一部份。

面對過去的不義, 我們再也無法逆轉那些傷害, 只剩下犯人, 那我們應該怎樣?

我很相信, 就我對臺灣人的理解。 臺灣人當深刻感受到不義時, 其實心態會很像蝙蝠俠, 追求復仇, 所以臺灣是個普遍支持死刑的國家。 沒辦法彌補受傷害的人, 無法平鬱心中不義感, 只有讓加害者得到報應。 而我深信, 臺灣人對於政治上的不義感, 也是相同的結構的。 死刑的存廢, 影響的並不僅是被判刑者, 更是整個社會對於罪惡的態度, 當復仇會用於個人之殘忍犯行,則,復仇又怎可能不用在社會性的殘忍犯行? 特別是當他的利益, 總是能延續到世代之後。

這叫作「應報式正義」

就像一神教一樣, 人的一生總會犯大小各樣的罪, 問題在於我們對正義的態度, 正義有多種不同的表現方式, 應報式正義, 就是以人力盡可能達成惡行的報應, 這我相信在臺灣是相當受歡迎的。 用漫畫來比喻的話, 大概就是烙印戰士, 蝙蝠俠。

另一種是「修復式正義」

這種正義的核心, 在於盡可能給予受害者補償, 他的核心是怎樣將這些罪惡導致的損壞, 減至最低, 不論加害者還是受害者。 他們需要的是怎樣達致一個雙方盡可能滿意的情況, 讓所有人盡可能回復一個正常幸福的生活, 用漫畫來比喻的話, 大概就是孫悟空。

第三種是「懺悔式正義」

這種做法, 就是指, 他追求的是加害者主動認錯, 主動的羞辱自己, 將罪的形象不斷的擴大, 去令受害者去到覺得自己也走得太過, 而主動原諒的方式, 比方說, 負荊請罪就是這一種行為。

臺灣人選擇哪一種? 有時是矛盾的, 一方面人認同是應報式正義, 但當自己或自己的祖先犯錯時, 又會恐懼應報式邏輯底下, 自己會無路可逃。 一個死刑犯殺了人, 在應報之下, 他無論做多少善事, 他最後的合理結果, 都是死刑。 就像悲慘世界裡的 Javert 一樣, 你要選擇應報, 那你對自己和親人朋友, 都必須堅持。

無論如何, 臺灣人需要的, 是從中選擇一種, 而選擇了哪種, 就會有不同的邏輯, 把這執行到底。 選擇了哪個, 最終就會達致哪個結果。 要選擇應報,就要承受應報的代價, 因為選擇性的應報, 會自相矛盾, 違反正義。

利益申報, 我個人是「修復式正義」的支持者。

這也是因為我是香港人, 香港沒有死刑, 香港的司法也不是為了滿足社會的情緒和安撫眾怒, 對我而言, 這是很合理的選擇。


 

推 jimmy5680: 但這幾種方向也不是完全互斥的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能多重標準,也就是對別人和對自己, 都是用同一套標準。

這些自然不是「完全」互斥。但大部份人的學養水準, 只會走向多重標準,而不是真的能掌握。

別人犯錯就用應報的,自己犯錯就用修復的。

或者把應報當成標準, 卻直接說自己沒犯錯。別人殺人是不對的, 但自己殺人有足夠理由這類,這一定會吵不完。

很老實地說, 就算是大閩南主義, 也就是直接說, 閩南人有特權, 超越原居民和外省人, 我也不會反對, 至少標準是明確的, 我寧可修正這種理論。 如果老是講甚麼皇民, 蛆蛆, 你祖先也有錯, 臭蟲論之類, 這些除了不斷鬼打牆之外是不會有結果的, 那他們根本不需要管甚麼互不互斥的問題, 單純就是水準去不到能想通這問題, 他們需要的是比較簡單的問題。

把問題回歸到正義的本質, 而且只能選一個, 事情才會有解, 大部份人就是沒能力把整個論述架構起來, 只看到自己有利的部份, 那不如把事情簡化至三選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