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2007年製作的紀錄片,講述蘇丹難民因國內戰爭連綿,逃亡至鄰近的埃塞俄比亞,輾轉來到肯亞的聯合國難民營。片中特別跟隨了三個男孩的故事,他們有幸得到支援,從肯亞移民至美國,展開人生的新一頁。

90分鐘的片打破了平常大家對紀錄片沉悶的印象,反之,透過多年拍攝,讓觀眾緊扣三個男孩的故事,並以他們的角度去感受難民的經歷。沒有感動流涕的場面,卻讓這個冷清的晚上心情雜陳-淡淡的憂傷,暖暖的感動,一份心痛,一份慚愧。

看著那數千個幾歲至十幾歲的男孩為了避過內戰,隻身離開自己的土地,徒步走到埃塞俄比亞,是心痛。家人生死未卜,仍是小孩的他們便組成自己的隊伍,照顧著較少的同伴,走上一千多公里。那無盡的沙漠令他們缺水缺糧,甚至要喝泥水以求生存。有些人捱不住了,十多歲的同伴便要親手埋葬。他們是需要如此強大的內心與堅持,才能保住性命。

終於能在肯亞受到保護,等待卻是遙遙無期,滿心以為待過一年便可離開的他們,一等便是十年。從前的小孩都長得高大,卻明顯營養不良。長大了開始會去想像自己的將來,卻是一份嘆息,一份無奈。眼前只是一片空白,將來根本不存在,那是一份更徹底的心痛。究竟怎樣的人,有權利剝削一個青年有為的少年對將來的想像與希冀?憑什麼。

終於讓他們等到那扭轉人生的機會-移民到美國。看著他們的笑容,是多麼的快樂。可是他們眉頭鎖緊,是捨不得這些出生入死,由於家人的難民,是不習慣美國這個帝國的一切。他們的腦裡沒有電(electricity)的存在,沒有吃過牛油,沒有踏過電梯,沒有見過高樓大廈,沒有用過花灑。他們吃力的適應,思念同伴的愁眉,讓我也懷疑,究竟把他們送到美國是否正確?

幾年過後,他們都成功了。一幕幕與失散十多年的家人相聚看得眼泛淚光。

複雜的情感裏,這句說話縈繞著-the least they have, the more they give。他們一開始來到美國時,縱然面對歧視,縱然要適應大都會的生活自力更生,仍然感恩自己擁有的一切。那些我們視為最低微的工作,他們卻是如此興奮;他們為著有能力自力更生是感到如此自豪。但他們想起的是仍然在難民營的兄弟,心裡的慚愧蓋過快樂。現實讓他們迷失,可是這幾個大男孩從來沒有忘記自己的根。就算有接受教育的機會,為了接濟患病的家人,其中一位放棄了夢想,日以繼夜的接了三份工作,省下一分一毫,接濟家人,更接濟難民營的兄弟。他們擁有的也許比我們少,卻施予更多,一份慚愧壓在心頭。

片中的三個男孩在非洲沒有受過怎樣的教育,可是他們擁有的是能耐,是驚人的適應力(幾年內已完全適應美國,要記住他們幾年前可是從未接觸過電力),是驚人的潛質(幾年內完成了community college或高級文憑,再得到副學士,然後升讀大學取得學士),是成熟與承擔(他們腦裡只是想著如何幫助家人,幫助難民,回饋國家)。看這部片讓我想起近日的難民潮,究竟是什麼天大的理由讓我們不施以憐憫與援助?我們站在怎樣的高地去抹煞他們的潛質?我們又憑什麼將這些本該擁有美好將來的青年拒於門外?

總是說我們如何施予援助,或許並不是總是我們施他們受。

他們的心胸比我們廣闊得多。

(“God Grew Tired of Us"- directed by Christopher Quinn, released in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