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賴港大校委錄音一事,新聞自由再次成為了大家的話題。自由與制度之間的角力沒有一刻停止過,因為它們兩者都有一個堂而皇之的道理撐腰:新聞自由能確保市民在生活上所有有關自身的知情權,而制度則能確保社會不至於失控的情況下發展。它們之間的對碰之所以那麼激烈,全因兩者都是市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當然前提是兩者仍然堅守其存在的真意而非濫用當中的力量。
  
新聞的力量可以左右一個政權、一個國家、甚至是一場戰爭。一則中立的報道可以讓民眾更了解某件事的起因,還有對自己甚至是地區的影響,更可以讓大家看到世界另一面正在發生的事,當中的佼佼者有戰地記者,若果沒有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舉著相機,拍下一幅幅用生命做代價換回來的照片,我們這等安坐家中的市民不會明白戰爭對當地人民帶來的無辜影響,更不會明白到其實許多戰爭都是毫無意義,還有就是近年來多個民主運動,若果沒有記者在現場記錄一幕幕的片段,能像阿拉伯之春等帶來如此巨大的影響力嗎?
  
中立而公正的制度同樣在世界發揮著穩定社會的作用。依法治國、合約精神、各式各樣的指引,人類社會的文明大多都是透過不同制度的訂立與遵守而發展起來。制度能減低社會間的爭論,正如在一個法律制度完善的國家,你醉駕就是觸犯法例,自然要受相應的懲罰。同樣因為合約精神的制度下公司間的貿易才更有保障,經濟發展才能一日千里。在合約的保障下,你才放心先供貨給顧客,讓對方在一個月後付錢,而你銀包裡的信用卡所涉及也大約都是這樣的原理。在一個沒有制度的世界裡別說信用卡了,貨幣也不會有任何價值。
  
本來新聞自由與制度兩者相輔相成的話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無奈總會有人過份利用當中所給予的權力,正如港大的保密協議一事。保密本身是確保內部事務不會因為被公開而對大學造成不必要的影響,但卻被李國章等人用作隨便批評別人甚至作出人身攻擊後的護身符,這顯然不是保密協議的本意。雖然錄音流出理論上是不尊重制度,但能讓香港市民得知一個不公義決定背後的事實,這正是新聞自由當中的本意。看看香港市民當中除了受影響的李國章等人外,還有多少是反對錄音流出?
 
當一個團體或政權把制度變成了權力膨脹然後操控一切的枷鎖,筆者覺得新聞自由正正是最後一道防線,讓市民得知事實真相而非被人隨便擺佈。正如娛樂記者打著新聞自由的旗號入侵藝人私人空間而被控告一樣,沒有人會說這樣是打壓新聞自由,因為市民是會分辨是非黑白的。政府屢次借制度一詞去滿足自己的一己私慾,筆者認為有公義的傳媒更加不能低頭,揭發政府一個個不可告人的秘密,讓公眾更清楚了解現今的香港,這樣的話才不枉大家一直爭取的「新聞自由」這四個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