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有區議會參選人何偉祥被回帶,揭發他曾為689落區時做打手。及後此人更被發現曾為學民思潮成員,在他與學民眾成員的合照中,又再發現一張老是常出現的臉孔。雖說是老是常出現,但這張臉孔每次浮上水面、成為話題後,就總有人中箭墮馬。這張臉孔,就是Figo Chan。

Figo Chan做過甚麼呢?他能在云云普通人中得到最多傳媒的訪問(主流傳媒及學民思潮的旗下媒體「破折號」),繼而「代表」所有光復行動義士向全香港道歉,引導輿論為光復行動沾上污名。及後他又在Facebook 發佈影片,令兩名在屯門光復的義士被定罪(第二次光復屯門,由上水轉場)。光復行動轉眼過了大半年,Figo Chan遊走於社混界不同組織及政黨,身上的T-Shirt 有紅有綠,不論是土地正義聯盟、學民思潮,還是社民連反革命村長的助選團,皆可發現他的足跡。

遊走於賣港左膠組織、破壞光復行動、篤灰令義士被入罪,從任何是非分明的本土派人士眼中,Figo Chan都必然是一隻匪類。即使他給予過一點點小恩小惠,例如供出一條證明自己友清白的影片。

早前於高登有一連串指控本土民主前線的帖子,當中其中一個指控是斥責黃台仰與Figo Chan的關係糾纏不清。較早前,黃台仰與香港本土力量的冼偉言在雙方討論隻抽細節的直播中,冼偉言亦當面質問黃台仰與Figo Chan的關係。

不知是否因為早前與左膠太過親近,或是和Figo Chan真的是好朋友,黃台仰很和平理性地覺得「大家對匪類嘅定義都唔同」。同時,他的語言文字又很有太極功架,「我唔否認並不表示我證實,我唔證實並不表示我否認」,這句如果只看文字,正常人會以為這種對白是出自689口中。最後,為了幫Figo Chan 護航,黃發言人大玩假設性問題:如果Figo Chan手上有影片可以幫自己友脫罪,你是否仍會屌Figo Chan是左膠?

強姦犯完事後幫受害人著褲,絕不會令牠的罪被赦免。2012年立法會選戰期間,黃洋達被「受過謝偉俊法律協助」一事糾纏。然而,就算謝偉俊真的協助過黃洋達,西環契仔就是西環契仔。站在共產黨的一邊,就只會是契弟和匪類。作為共匪的罪孽,絕對不會因為給過己方一次人情而洗去。黃洋達也不會因為受過謝偉俊一次恩惠,而替謝偉俊作任何辯護。

同理,搞砸光復行動、害死兩名義士後,拋回一段影片還他人清白,只是強姦後幫受害者著褲的行徑。匪類不會因為施捨一段影片後,就化身英雄。Figo Chan送不送影片,都一樣是左膠社混賊。要報答他的「大恩大德」,不需要耍盡太極幫他護航。

如果是一個有政治智慧的領袖,一旦被指和敵方陣營的人士過從甚密,立即解釋並劃清界線,絕對是應該做、值得做,快啲做。可惜由「on9野唔想理」,到幫左膠站台後的被迫道歉,再加上被指和本土派有血海深仇的社混賊Figo Chan 私交甚篤,黃發言人一路走來,始終唔得,從來不會理會本土派支持者及同路人的目光。他開口埋口所指的on9野,大概就是支持者、同路人,以及批評他們的人而已。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自從跟左膠社混賊更加親密後,黃發言人除了擴闊了自己對匪類的想像外,還把問題擴大到資本主義 (詳見Ray Wong的Facebook Status),指各位網民沒有獨立思考。這種傲慢,這種底氣,只是差在沒有把「批評我地班人都係垃撚圾」說出口而已。對於左膠社混賊,群眾都只是一向聽他們老點的on9野。群眾當然在他們眼中,當然沒有獨立思考。群眾怎樣想、怎樣看,那些呃飯食的庸才,一定是唔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