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車路士又輸一場,摩連奴在車路士的第二春應該是完了吧,如無意外。

身為曼迷,對摩佬是又愛又恨,一切從零四年開始。

當曼聯在歐聯淘汰賽碰上波圖,沒有人會料到被掃地出門的會是費爵爺帶領的曼聯,當史高斯的入球被誤判為無效,當波圖攻入致勝一球摩連奴狂奔慶祝時,狂人的故事就此開始。

然後摩連奴登陸英超,開口即狂妄自稱為「特別的一個」—連雄霸英超的費格遜和雲加都不會如此自稱,但摩連奴很快用成績回應,上任首季即為車路士首奪英超,翌季蟬聯,將車路士改造成一隊防守堅韌的鐵血雄師:馬基尼尼、泰利、杜奧巴、艾辛。雖然球隊的「一比零戰術」被批評,但三分已袋比任何事都緊要,零四至零六年,車路士是任何球隊見到都害怕的強敵。

之後曼聯靠日漸成熟的C朗帶領下重奪英超寶座,而摩連奴亦因戰績下滑而遭解僱,暫別英超,到他下一個英雄地:米蘭。

當時意甲兩支班霸:AC米蘭及祖雲達斯因假波醜聞而頹靡,國際米蘭乘時而起,在摩連奴的執掌之下,帶上一個高峰,他從皇馬接收了史奈達,從巴塞換來伊度奧,他又一次將國米鍛造成一支擅打反擊的球隊,當時正值巴塞盛世,「地上最強」如日中天,但卻在國米的鐵桶陣下鎩羽而歸,摩連奴在魯營球場的噴水中狂奔慶祝的模樣,仍然令我歷歷在目。

最後,他為國米奪得三冠王:意甲冠軍、意大利杯冠軍,及在歐聯決賽擊敗雲高爾率領的拜仁慕尼黑,成為冠軍。然後他得皇馬青睞,轉戰西甲,挑戰巴塞皇朝,他最終也算成功過,為皇馬贏過一次西甲冠軍。

但是摩佬有一個「三年魔咒」:在球會的頭兩年順風順水,將士用命,但到了第三季必會走下坡。在車仔如是,在國米只執教了兩季,第三季由賓尼迪斯接手後戰績奇差,在皇馬也是一樣,更衣室裡摩佬與隊長卡斯拿斯及C朗都鬧不和,最後又再一次回到車路士。

回到車路士後,感覺上摩連奴的心態有些轉變,他不再自稱「特別的一個」,而是「開心的一個」。

但他今季卻開心不起來,車路士十一戰得十一分,排在下游位置。

當他輸掉比賽接受訪問時,只重覆「無話可說」,那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完全不像我們熟悉的狂人。

他的銳氣在皇馬被挫去大半,然後在倫敦老家完全消散,百般壓力在他身上,他滿臉愁容。

儘管如此,我還記得他那些連珠妙語、他那些激昂的慶祝動作、他跟旗下球員情同父子的關係……還有,他跟費格遜惺惺相惜的友情。

可能有不少曼迷在老費退休時有幻想過下一個是摩連奴,雖然有人說,一位有三年魔咒的教練不太適合球會的長遠發展,但我還是希望有一天會見到「老豆」在夢劇院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