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一陣子,無線翻拍自1981年製作的同名電視劇《無雙譜》,講述《易釵》、《陸判》、《追魚》這三個民間傳說,寫出人世間的愛恨情仇。當中我最為有印象的,是《追魚》中岑麗香所飾演有著五百年道行的鯉魚精。她為了與愛人黃宗澤共諧連理,長相廝守,不惜放棄五百年的修行,甘願跟著愛人接受觀音對他們的考驗。最後,岑麗香與黃宗澤挑戰成功,大團圓結局。

看著這個故事,不知為何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姚貝娜在《Hi歌》中演唱的《魚》。歌中的魚,並非甚麼魚仙或鯉魚精,而只是一條生活在魚缸中的魚,一只平平凡凡的魚。這個魚缸,恍惚就是男女之間的隔閡,彼此之間的銅牆鐵壁,令女主角只能像魚一樣,在水中幻想著「感受你,擁抱你,親吻你」,渴望著躺在所愛的人的掌心裡。哪怕只是依偎著男主角在水中的倒影,也已經心滿意足。可惜的是,這一切一切都只是女主角的幻想而已。她只能裝著一條記憶只有七秒鐘的魚來催眠自己,而透過游啊游啊游個不停來麻醉自己,希望能夠讓自己忘掉那個的他。


(姚貝娜的深情演唱,那時候她已經病入膏肓,練唱時甚至吐出血來)

這是一個非常令人傷感的故事,歌中的女主角選擇將自己代入魚的角色,不斷說服自己只有七秒鐘的記憶,來忘掉那個曾經愛過的人,是一個極為消極的做法。就如鄭欣宜《渺少》中的歌詞一樣──「平凡又渺小的人,應該謙虛,習慣藏起感情,不講一句」,作為一條平凡又渺小的魚,應該藏起自己的感情,並「盡情投入這單人戀愛趣味」。透過幻想著跟男主角耳鬢斯磨,模擬與男主角一起生活,已經是「我偷回來的勝利」。

而無雙譜中岑麗香則選擇了積極的做法,為了爭取自己的終身幸福,與愛郎白頭到老,是以接受與黃宗澤一起穿過沙漠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姑勿論一條鯉魚如何在沙漠中生存,至少TVB也帶出了一個正面的訊息,就是愛需要勇氣,而不是去逃避。岑麗香作為一條魚,願意嫁雞隨雞,跟著黃宗澤穿越沙漠,這種「我願意天涯海角都隨你去」的精神,讓我想起梁靜茹的名曲《勇氣》──「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

兩條魚,兩個故事;兩個取態,兩個截然不同的結果。如果你是一條魚,你會怎樣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