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報創辦人周融今天在他的專欄中撰文讚揚李國章「處事硬朗,每每因洞察先機,能兵不血刃,解決問題」,是最理想港大主席的人選。他又以「鼠輩」來形容有黃傘背景的人士,指「鼠輩最希望誰來管它們,一定是投票公舉小白兔、大白兔及長耳兔,哪會想花貓主政呢?」[1]

原來,被他讚到天上有,地下無的李國章先生,只是一隻小小的花貓。不過,在「白頭戰士」周融的眼中[2],「花貓章」李國章卻比有「金刀梁」之稱的粱智鴻更勝一籌,因為粱智鴻金刀已鈍,是以需要陣前易將,而花貓章處事強硬,能夠帶來大刀闊斧的改革,撥亂反正云云。

文中最令人嘆為觀止、瞪目結舌的,是他那一句:「最佳人選不用考慮,黃軍反對最力的,肯定是他們最忌的。」原來尋找一個最理想的主席,不需要看看他有沒有博士的學位,也不需要看看他有沒有問候盧寵茂,更不需要看看他能不能「人到無求品自高」,卻只需要是鼠輩的「眼中釘」就可以了。不知道白頭融是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竟然用上了花貓章否決任命陳文敏為副校的指標,在判斷某一人選是否合適的時候,只需要使用「Nice Guy」作為度量衡,便可以輕輕鬆鬆地任命或否決之。

接著,白頭融更暗示自己的神機妙算,指「黃營反李是意料中事,正好說明李才是改革港大最適合的人才。」恕作者資質魯鈍,讀不懂白頭融故弄什麼玄虛,看不透白頭融箇中的邏輯。當你已經被周老闆的分析嚇了一跳之際,我只能說一句:「少年,你太年輕了!」只見白頭融再來一句「老鼠怕貓,所以才千方百計希望弄走貓,讓牠們可為所欲為。牠們叫得愈厲害,便證明那隻貓愈犀利!」讀到這裡,再看看周融的作者介紹,不禁搖頭嘆息。請問周老闆,港大是否應該在選主席的時候,找來一群白頭融口中的鼠輩,看看他們對著哪一個候選人叫得最為厲害,然後再決定主席的任命?

以花貓來形容一個人,我只能聯想起「花面貓」。周融將李國章先生比喻為「花面貓」,是否馬屁拍在馬腿上?

[1]金刀已鈍即將去-黃軍最怕竟是誰-李國章是最理想港http://hkgpao.com/2015/10/%E9%87%91%E5%88%80%E5%B7%B2%E9%88%8D%E5%8D%B3%E5%B0%87%E5%8E%BB-%E9%BB%83%E8%BB%8D%E6%9C%80%E6%80%95%E7%AB%9F%E6%98%AF%E8%AA%B0-%E6%9D%8E%E5%9C%8B%E7%AB%A0%E6%98%AF%E6%9C%80%E7%90%86%E6%83%B3%E6%B8%AF/
[2] 周老板變白戰士http://hkgpao.com/2015/10/%E5%91%A8%E8%80%81%E6%9D%BF%E8%AE%8A%E7%99%BD%E9%A0%AD%E6%88%B0%E5%A3%AB-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