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如果披頭四沒有拆夥的話….

披頭四(Beatles),一支來自英國利物浦的四人搖滾樂團,亦都是被喻為史上最偉 大的,最具影響力的搖滾樂團。披頭四在1960年成立並在1970年 解散,成員包括John Lennon、 Paul McCartney、George Harrison和Ringo Starr。在短短十年期間,Beatles不單止寫下無數經典歌曲,例如yesterday、let it be、please please me,同時間他們是第一支紅得可以「世界巡迴演唱」的樂隊。後來世人稱呼這股足以震撼整個音樂文化、潮流服裝、社會議題的熱潮為「披頭熱 (beatlemania)」。

beatles

可 惜在1970年4月,傳聞是因為隊內嚴重不和的關係,Paul McCartney突然向外界宣佈「break with the Beatles temporary (暫時離開披頭四)」。在同年的12月,Beatles也正式宣佈解散。解散之後,四人雖然有分別合作或出特緝,但再也沒有同台演出或像往時一起創作音 樂。之後在1980年,John Lennon在自宅門口被一名狂熱粉絲剌殺身亡後,一眾粉絲內心對他們復合再渺小的希望也和John一同逝去。

但如果筆者對你們說在某個平行時空,Beatles不單止沒有拆夥的話,還出了好幾張專輯,繼續他們的世界巡迴演唱,那麼你又信不信呢?

在 2009年,一名叫James Richards(假名)的美國男子突然開了一個叫「The Beatles Never Broke Up」 的網站。在網站裡,James Richards說自己在某天誤闖了一個平行時空,並在那裡偷取了一盒從未在我們世界錄製過的Beatles唱片「Everyday Chemistry」。為了證明自己的說詞,James 除了上載了唱片的相片和音樂外,還寫下了自己的異空間經歷︰

時間是2009年9月9 日。居住在加洲的James Richards在那天帶同他的狗狗在特洛克市(Turlock)西邊一帶遊車河。特洛克市鄰近荒地和沙漠,所以公路兩旁盡是奇異的岩石和光禿禿的山脈。

就在他們駛到Del Puerto Canyon Road,坐在前座的狗狗突然作勢要上廁所,James唯有把車子停泊在一個露天停車場,讓狗狗下車小便。誰不知狗狗一下車,注意力便被一隻正在跑跳的兔子吸引過去,牠馬上興奮地從後追趕,走得老遠。

原本站在車旁的James轉眼間便發現狗狗已經跑到40多米外的荒地,於是馬上從後跑上去。就在追逐途中,James說自己不慎跌入了一個兔洞內,頭顱迎頭撞上碎石,眼前一黑,頓時失去意識。

當 James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身處在一間類似睡房的房間內。之所以用到「類似」這一詞,是因為房間除了正常睡房的擺設外,還有數台從未見 過的古怪機械,既龐大又笨重。正當迷茫的James想探頭望一望窗外的情況時,身旁的木門已經打開過來,他的狗狗伴隨著一名陌生男子走進房內。

那名陌生男子自稱Jonas,大約6尺高,留有一把烏黑色的頭髮,和穿著一套設計簡潔但有點骯髒的便服。Jonas看見James醒過來後,便友善地為他打理傷口。在一番簡單的慰問後,James終於按捺不住,鼓起勇氣問那名男子︰「我究竟在哪裡?」

那名男子起初想迴避問題,辯稱這裡是附近的農屋,但James有印象事發地點周圍數公里內也沒有農屋。於是在James不斷質問下,那名男子態度終於軟起來。他帶James來到睡房其中一台古怪機械前,娓娓道來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 名男子說,他們身處的地方其實是「另外一個地球」,亦即是平行時空來的。Jonas在發現James時,他正在「我們的世界」進行時空旅遊,碰巧遇上昏 倒在地上的James,Jonas馬上上前搶救,但無奈附近沒有好的憩息處,又不知道最近的醫院在哪,唯有先把他帶回「他的世界」。

聽到這個如此驚駭的解釋後,James立即連珠炮發地問關於平行時空的種種。在半推半就下,Jonas慢慢地把餘下的細節也一併說出來。

原來在1950年,美國政府正面臨一個十分關鍵的決策,究竟應該把資金投放在NASA的太空計劃上,還是一個叫ARP-D的平行時空研究?在我們的世界,美國政府選擇了NASA的太空計劃,而在Jonas的世界,則選擇了後者。

結果顯而易見,他們的世界抽到了價值最高的樂透獎。

到了2009年,穿梭平行時空的機器在他們的世界已經變得相對便宜和普及,就像私人遊艇般,雖不是人人也有一台,但絕對不是沒法購買。另一方面,就像所有的運輸工具般,平行時空的機器也有一定危險性。

Jonas 解釋道,理論上世界有無盡個平行時空,但只有非常少被(他們的)人類開發。所以一旦機械出現差錯,把你傳輸到錯誤的維度,你便有機會立即由高處 下墮跌死、被湧進來的海水溺死、誤入工廠被猛火燒死、被氣壓差異殺死….或者一些更可怕的東西。有見及此,政府只準公眾在一些已確定安全的維度內進行 傳輸,甚至限定只能傳輸到某些指定地點。

Jonas補充說其實很多世界根本人類從來沒有出現過,那些都很適合用來安置過多人口、開設危險 工廠或作旅遊業之用,而Jonas正正受聘於一間旅遊公 司。據悉,他們的旅遊公司正研究新的產業線,努力尋找一些類似他們世界但又未被其他同行霸佔的維度,亦即是我們的世界。他在這次測量途中,碰巧遇上了昏迷 的James。

在大約了解現況後,Jonas和James興致勃勃地比較起兩個世界的分別來,食物、文化、科技、政治…最後,他們談 及起音樂來。James驚訝地發 現即使兩個世界在1950年後的發展差之千里,有部份後來出現的樂團和歌手仍然存在在這兩個時空。但最讓James震驚的是,在這世界…

Beatles竟然從未拆夥,甚至連John Lennon也沒有被自己的粉絲殺死。

「你意思指他們仍然健在?」James張口結舌地問道。Jonas點頭答是,並說他的弟弟才剛剛看完他們的巡迴演唱會。

之後,Jonas帶James來到客廳,客廳的書架上放了一排又一排的錄音帶和錄影帶。James在網站寫道在Jonas的世界,CD、DVD、MP3等東西沒有普及化。取而代之,他們改良了錄音機的設計,使得它比我們以前用的輕便和高音質。

Jonas由書架拿出了一整箱Beatles的錄音帶,當中只有Sgt Peppers是正貨,其他6盒都是盜錄得來,有4盒更是在1970年後推出。但那時候我們的Beatles已經拆夥了,除了由音樂公司弄出來的合緝外,四人並沒有再像以前一起創作。

換句話說,那4盒是平行世界存在的關鍵證據。

他 們播放了那4盒奇妙的錄音帶,房間迴響著那些我們無法得知的Beatles歌曲。Jonas說那些歌曲雖然沒有他們剛出道那些好聽,但仍然保留了 Beatles的風格。正聽得興起的James突然靈機一動,興奮地問Jonas可不可以幫他錄製一盒,好讓他帶回到我們的世界(炫耀)。James當時 心想這些無傷雅興的要求,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罷….

但Jonas卻嚴厲聲詞地拒絕了。

「不,你絕對不能帶任何東西回到你的世界。不準拍照、不準錄影、不準拿手信、任.何.東.西.也.不.準」James形容道那一刻Jonas的表情由友善突然變得很嚴肅,甚至有點猙獰。當James追問為什麼不能時,Jonas卻拒絕回應,閉口不言。

被 拒絕的Jonas很不甘心。於是趁著James走開時,他迅速地隨手偷走了一盒Beatles的錄音帶並塞入褲袋內,再重新排佈箱內的錄音帶,好掩人耳 目。直到他們吃過晚餐,Jonas用平行世界穿梭器,把James送回我們的時間時,James的偷竊行為也沒有被人發現。

當晚James回到家後,唯恐Jonas不知何時會回來取回錄音帶,於是他趕忙把錄音帶的照片和音樂上傳到網上來。這也是The Beatles Never Broke Up網站由來。

現在,大家仍然可以在Youtube聽到這盒James所謂由平行世界帶回來的錄音帶。James說這盒錄音帶應該在1970-1980年間錄製,亦即是Beatles解散後的頭十年,但詳細他也不太清楚。

James Richards事件已經事隔6年,所以有不少音樂人也曾經聽過這盒錄音帶。他們的意見並不一致。有人說錄音帶全部的歌曲都是一些從未正式被音樂公司取用 的歌曲,也有人說它們只不過是某些舊歌的變音版本,甚至也有人說根本是一些歌手模仿Beatles唱出來。因為筆者本身不太熟悉Beatles(好吧,小 編根本不熟悉音樂),所以也寫不出什麼評論來,真偽唯有請教大家。

反而,最讓筆者在意的是James故事所帶出的一點,究竟平行時空之間的轉移是不是真的很容易發生呢?

如果James Richards的經歷是真的話?那麼是否意味住平行時空之間的轉移比我們相像中容易,甚至其實是一種很普及的自然現象來?為什麼筆者說很普及的自然現象?

因為在我們身邊,的確發生了很多疑似集體穿梭平行時空事件。

「The Mandela Effect (曼德拉效應)」

曼德拉效應,取名至南非反種族隔離政治家曼德拉(Mandela),屬於Glitch in the Matrix其中一種現象,意指有很多人不約而同地對於某些舊事,如人物死忌、地理環境、事物名稱,抱持一模一樣的錯誤記憶,而且可以清晰地回想起相關的 經歷。The Mandela Effect 通常被用來作平行時空或母體(Matrix)存在的證據。

The Mandela Effect 一詞最早出現在2010年,由美國博客Fiona Broome提出。Fiona在自己的網誌寫道,在一次 Dragon Con(類似香港動漫展)的聚會上,她和數個朋友不約而同地認為南非政治家納爾遜.·曼德拉早在80年代初已經在監牢病死了,以下是她當時網誌的節錄︰

…..大家看看,我一直以為曼德拉早已死在監獄中。我還很清楚記得新聞播放他葬禮的情況︰很多南非人在哭泣,城市發生暴動,他妻子賺人熱淚的演講….

但剛剛,我發現他竟然尚在人間….

Fiona Broome的網誌刊登後,不少網民也紛紛說自己也有印象曼德拉早已死去,甚至連筆者在接觸The Mandela Effect這一概念前,也曾經問過母親那個黑人不是早已死去。之後網民開始提出其他曼德拉效應來,例如某集未曾在電視播映過的Star Trek,或是John Lennon的死亡日期…

另一個引起最大共嗚的John Lennon發生在2012,由另一名博客兼物理學家Reece提出。他注意到一本著名兒童圖書系列The Berenstain Bears的名字好像和他印象中有點不同,以下節錄了他當時網誌的內容:

…然後我望一望書本的封面。那本在我5歲至9歲時看過無數次的圖畫書;那本每一個字也是彎彎曲曲的泡沫字體的圖畫書;那本我相信世每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也會叫它做Berenstein Bears的圖書館

現在,封面上的名稱不再是The Berenstein Bears,而是The Berenstain Bears….

Reece 提出的熊熊圖畫畫理論在網絡世界引起的迴響比曼德拉理論還轟動。雖然在我們這些異國人看來,一個字母的分別不大,但對於用英文作母語的人來說, 一個字母的分別足以影響發音、寫法等方面。情況宛如你明天醒過來時,發現童年最喜歡的卡通「數碼暴龍」突然變成「數嗎暴龍」,又或者「叮噹隨意門」變成 「叮噹隨意閪」般令人驚訝。

但最令人覺得詭異的是,那些認為一直以來都是叫「The Berenstein Bears」和堅持叫「The Berenstain Bears」的人數都勢均力敵,那麼究竟是誰記錯?有可能那麼多人同時間記錯同一件事件,而且錯誤的內容完成相同?

除了The Berenstain Bears和Mandela之外,筆者在下面列舉了在國外比較多人認同的The Mandela Effect事件︰

顏色: 「Chartreuse」是用來形容酒紅色,而不是黃綠色;「紅色」是「藍色」,而「藍色」是「紅色」

天文: 火星沒有任何衛星,但現在有兩個;太陽曾幾何時是白色,而不是現在黃色

地理: 美國有51或52個州分,而不是現在的50個州分;新西蘭在歐洲附近,而不是現在的澳洲;斯里蘭卡在南海,而不是在印度下方

寫法/名稱: 有不少網民認為麥當勞(McDonald’s)的正確名稱叫「 MacDonald’s」;美國當紅女歌手Katy Perry的正確名稱叫「Kate Perry」;英文生詞「Definitely(無疑地)」正確寫法叫「Definately」

大事件日子:9/11襲擊發生在9/10,而不是9/11;颶風卡特里娜襲擊新奧爾良(New Orleans)發生在05年4月,而不是8月 ;沒有人清楚22/9發生什麼事,但有很多人認為那天的確發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縱使你可能覺得以上的例子只不過人們記錯了罷,但事實上,那些堅持以上述想法的人並不是單純地記錯,他們往往會把那些錯誤的印象連住一些鮮明的事件,以下筆者便引用了一位文員david1的經歷作例子︰

…. 我的工作,簡單來說,就是用數種軟件去處理電腦數據。我在這間公司已經工作了6年,每天的工作也是用同一個CSV檔案來處理客人數據。但在某天上 班,我突然發現那些CSV檔都不能運行,於是我詢問我們的電腦技術人員。那名同樣資歷的電腦技術人員一臉驚訝地對我說我們公司一直以來都是用RTF檔案來 處理數據,之後才用來生成CSV檔。(其實筆者不太明白..)

那一刻,迷茫、尷尬、鬱悶同一時間佔據了我的情感。我極力和他理論,堅持自 己多年來也是用CSV檔來工作,但在其他同事投來奇異目光的壓力下,我被逼當眾 承認自己的「錯誤」。現在已經事隔2年,我仍然不相信他們是「正確」。有什麼理由我會把每天工作的事情弄錯足足6年?…..

我們由上面 的經歷可以看到,The Mandela Effect並不是單純的「印象錯誤」,他們可以發生在我們經常接觸的人物和事件上,而且發生的頻率遠比我們想像中多。直到現在,已經超過百多萬人報稱自 己曾經遭遇The Mandela Effect,所以我們真的活在母體裡嗎?平行世界真的可以互相交換嗎?

除了詭異的解釋外,會不會有比較科學的解釋存在?

「尾聲:虛假記憶(False Memory)」

我們的記憶永不可靠。這裡指的「不可靠」不是轉頭就忘記事情那種,而是「虛假記憶(false memory)」。即使是那些我們一直深信不疑的記憶,有很大機會其實是我們自己想像出來。

筆者在寫撒旦教時也曾經寫過人們盲目地使用催眠,最後使病人產生被邪教逼害和性侵的虛假記憶。這一次筆者也引用另外一個虛假記憶實驗來解釋The Mandela Effect。

在 1995年,兩名心理學家 Loftus和Jacqueline Pickrell進行了一個叫「商場走失實驗(lost in the mall experiment)」。首先,他們招攬了24名受訪者並記錄他們的個人資料。之後,兩人由24名受訪者的家人秘密打聽了3宗真實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兒時 經歷並把它們寫下來,之後在受訪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實驗人員在那張紙再加插了一宗完全由他們創作的「商場迷路事件」。在實驗時,兩人要求受訪者描述那4宗 兒時經歷,包括當時的感受和環境細節,愈仔細愈好。

實驗人員把那宗商場迷路事件設定在受訪者的5歲,商場則設定在受訪者家附近的商場,內 容則是受訪者和家人走失,之後被一位老人找到,最後和家人團聚。實驗 結果顯示25%的受訪者竟然能清楚描寫「那段不存在的走失事件」的詳細細節,例如那老人的樣貌,為什麼走失,警察的介入。即使實驗結束,實驗人員對受訪者 說4宗事件中有一宗是假的,仍然有20%的受訪者未能認出商場迷路事件是虛構的。這實驗一直用來證明人類的記憶的脆弱,很容易受外界干擾,而且最重要的 是,自已未必知道虛假記億的存在,就像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的人造人般。

現在,讓我們回到曼德拉效應。

曼 德拉效應會否是虛假記憶現象之一?人們經常在網上瀏覽The Mandela Effect的個案,這過程其實和實驗人員在lost in the mall experiment誤導受訪者的過程很相似。會否網民不斷閱讀別的網民所寫的The Mandela Effect經歷的過程中,間接催化了虛假記憶的出現,之後他們再把自已的虛假記憶寫戍來…如此類推?

另一方面,筆者也發現有很多所謂 的The Mandela Effect其實源於資訊不流通,例如很多外國The Mandela Effect論壇會扯上89年天安門事件來說,因為有很多外國人也想起坦克車輾過男孩的一幕,但又很難找回相關圖片和資料。又或者很多外國網民說印象中蒙古是中國一部分,那是因為有外蒙(獨立國家)和內蒙(屬於中國)的存在。

縱使聽起來很合理,但筆者也不敢百分百保證是真,因為筆者自已也 曾經試過兩次曼德拉效應。一次是剛才提及過的The Mandela Effect,另一次是筆者大約在中五前都以為有5000元的紙幣,直到一次去銀行和銀行職員要5000元的紙幣,才驚覺香港從未有5000元,但筆者連 那張紙幣是什麼樣子也很有印象呢…

所以究竟The Mandela Effect真的是因為平行世界存在還是心理作用呢?這次真的要大家自行判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