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無常,沒那個人知道自己生命會在何時終結。人最擅長的是後悔,走到某一個地步才會後悔自己以往錯過了甚麼,或者做了那個錯誤的決定。當你正經歷死亡,也許腦海裡的確會像別人說的出現你生命中一個個最重要的片段,當然也包括最重要的某某。可是人生是一次性的,就算有投胎這回事也好,喝下孟婆湯後你只是重新開始你新的人生,就像遊戲重新開始,絲毫沒有一點過往的記憶。要在死前一刻才驚覺你最愛的人是誰,倒不如找一個晚上回望一下自己的過去,看看那個才是第一個出現在你腦海裡的人。

也許你經歷過多段戀情,情人的名字隨口就能說出十個八個。但到底你最愛的是誰也許從沒認真的想過,甚至原來你最愛的不是曾經的戀人,反而是從來沒開始過的那一位。分手有不同原因,沒能走到一起的更有千百種理由。隨著時間你遇到的事愈多,責任愈重,要處理的事也是有增無減。一切一切新的事物讓你把記在心底裡的記憶壓到最深,平日你也許無暇想起或者是不願意回想起來,因為逃避總是看似最方便的做法。但夜深人靜總是最適合面對內心的時間,找個機會停下來,拋開一切能拋開的事,你也許發現到有些事,有個人早已經融入了你的內心。你總不能把自己的心都拋開,所以那件事對你而言,跟生命同樣重要。

死前的走馬燈也許就大約如此,大腦自知時間無多,若非對你至為重要的絕不會花一秒讓你回憶起來。雖然找個深夜自行回想要的時間比較多,也許這舉動無疑是再次自揭傷疤,但最重要的是當你找回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之後你還有時間去下定決心嘗試找回失去的。常言道回憶總是美好是沒錯,但有甚麼比將重要的重新納入懷中更為溫暖?對自己如此重要的自然也值得多花心思,而不是單單的想借一堆工作玩樂去麻醉自己現在很忙或者很快樂。

比起死前才能從走馬燈中尋回最美的回憶,讓最重要的留在自己身邊,到直瀕死之時還能好好看著她的模樣,好好記著她雙手的溫度,這種實在的感覺總是比回憶更要美上千百倍。大腦要做的工作並不是一部投影機,讓它在你生命走到終結之前記錄下與她種種更多更美好的經歷才能令人生變得更美。直到閉起雙眼的前一秒,看著她的最後一眼。這樣的人生,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