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這種算不算異地戀。

總之我是戀愛了。

大概吧。

剛來到香港的時候,百度了那邊的情況,知道師兄師姐到了香港都不容易。到了私訊的時候,我聽到的更可怕,香港的人好像對我們很有敵意。不過他們都說,只是進不了大學的人嫉妒,即使是校內的,也是成績不好的。

「而且啊,香港始終還是中國的!他們接受不了就在嘴炮!你就說你港大生你就任性,看誰敢再嚷嚷!」由於是在wechat,還加上幾行國旗,果然是任性。

所以,anyway,姐就成了港大生了。

港大有句話,叫「搏盡無悔」,我不知道真正的意思是甚麼。那個「搏」,應該是拼搏的意思吧?我只知道不斷的活動令我思考停頓,連睡眠都不夠。可是就是這樣,我的白日夢有增無減。而且關於這個「搏盡無悔」,我還有個小插曲….

話說不知道香港的人是不是沒有睡眠這個詞,這迎新活動已經是進行了將近三十多小時(對啊我也是醉了),香港那邊的學生還是活蹦亂跳,精神那是一個爽利,都玩了整天的戶外遊戲又跑又叫又跳,晚上的還是又叫又跳,只是沒跑,用爬的!難道在香港迎新營是秘密的另類軍訓嗎?

終於到了比較輕鬆的時間,我已經覺得自己是在夢遊了。我不知道我有夢遊過,可是如果有夢遊過感覺應該就是那時候。那時候就開始有香港的同學教我們一點廣東話。男生們先說了應該是粗口的五個字,還說是甚麼「求生技能」,被女生們小小的訓了一下。然後當到我說「搏盡無悔」的廣東話的時候,全體男生竟然爆笑….

原來我將「博盡無悔」說成了「扑盡無悔」了…..

「扑」在香港應該是「操」的動作。所以,「扑盡無悔」就變成了「泡盡所有妹子」,大概吧。這句話對男生而言確是吉利的。最少令他們之後見面的時候還要我祝他們「扑盡無悔」。不過每次有女同學在,他們就會收斂一點,師姐口中的「港女」果然能壓場。終於一輪雜務處理完總算是開學了,開學大致順利,只是班裡近座同組的不是迎新見過的就是漂圈裡師兄姐介紹認識的,有點悶。雖然功課算是穩當了可是畢竟是到異地讀書,冒險的心還是有的,起碼給我一個耀眼的「名校仔」也好啊….

不過現實總是殘酷的。「扑盡無悔」非常火,幾乎每個同系的男生都要我祝福,說好的氣質呢???而且泡妹似乎是普世的,連不能說廣東話的都會說「Hey so you are the one founding thefuck all girls with no regret wish? Thats awesome haha」連翻譯都有了!姐就是這樣令人注目跪安吧(等等)

就這樣,我成了少數一開學就跑圖書館的人,起碼大部份時間,我會得到想要的清靜。

開電腦登入攤開資料,將圖書號寫在紙上,就去找書。

找不到。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

當我正想回去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書堆成的小山,山裡面有熟悉的號碼,而且堆中好像有人。然後我想起師姐提及的關於香港人的敵意….上帝啊佛陀啊拜託這個不要是壞寶寶拜託了啦我學期完會好好答謝的拜託了。然後當我想繞過小山,我就知道,我完了。

It’s the death of me.

終於,我入咗hong kong u,

SPACE。

雖然ocamp迎新樣樣有,hku地方除咗智華可以照入,但係我唔係hku,就唔係hku。努力?哈。講起就把幾火。我未試過努力咩?我試過。我試過。我試過乖乖地讀書做pastpaper,問書,我學校嘅問過補習都問過。一日過去,我除咗返學同溫書就係食訓痾,我試過。不過出到嚟,唔得就係唔得。

但係!但係呀!我一見到啲有degree 嘅人ocamp玩,講嘢,佢哋可能都有努力,但係嗰班人呀,嗰班大陸人多撚到我以為入撚咗北大呀!我有個CE 29分嘅朋友,佢只係一科肚痛咋!佢就要拎住其餘三條煙硬食city offer!上三大如果一早講明學生係全球揀嘅都還好呀,但係佢憑乜嘢用公立大學個名嚟做私立大學做嘅嘢呀!呢個世界公平咩?呢個世界公平咩!!!!

雖然我聽過讀asso 上莊等於自殺,但係因為我實在係太需要發洩,所以我諗都無諗就揀咗空手道,咁我萬一有咩事就可以班馬打柒啲freerider哈哈哈哈哈終於開學,係KongU門口轉入,拎住個hku logo 嘅folder,有一刻真係會覺得自己真係入咗hku。果然人係好鍾意自我催眠。不過其實都唔怪得我嘅。當你可以入到圖書館嘅時候,你問入面任何一個人,唔睇證齋睇樣,我係太空人定地球人,邊個知?

而家仲要係未開學,就算我而家用啲書堆座山出嚟開住SPACE SECRETS 睇到爽都唔會有人發現!今日仲有人影到有人喺law lib gathering!!點解KongU 嘅片會係 SPACE SECRET 出我唔知,我只係知道好多花生!仲有無碼片添!!!!!!

就喺我好撚興奮咁睇緊片嘅時候,突然間啲書雪崩咁冧撚咗落嚟!我仲要反射動作一手想冚埋個suppose唔摺得埋嘅mon!仲要一起身整甩咗耳筒個plug!仲要好死唔死條片去到high位,一聲穿雲箭「呀~~~~~」
出嚟,千軍萬馬都望晒過嚟呢邊,好彩我一嘢mute機再一手扶人一手扶住堆書加多句「you alright?」
嗱咩叫臨危不亂就係我呢啲囉,連chok accent 都做埋真係Perfect 池!

扶穩咗佢之後我第一件事就係整翻好個電腦熄晒啲嘢兼clean cookies boot 機毀滅罪證,而就係我就整完嗰一刻佢終於拍咗拍我然後講「多謝尼呀,鵝…..鵝雙拎尼基本書,OK嗎?」

「啊…姣,尼乸處啦。」

喺呢幾十秒之間,我終於感受到我作為一個香港人,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嘅習慣係幾咁根深蒂固。我轉台係轉得非常之自然順暢,係連「轉台先」呢三個字都唔會喺我腦裡面出現,就自動轉台,簡直就係反射動作。

就當我仲喺度感慨緊嘅時候,佢又拍我。

「啊,請問你是我們系的嗎?我叫楊穎,你叫甚麼名字?」

「哦!原來你就係angelababy!」

「啊!唔械呀我我我我唔械渠呀……」

嘩吓估唔到你本來都已經整得唔錯但係而家轉型做文藝少女都呃得吓人喎仲好似阿漿咁連廣東話都生疏埋添呀係呀你好呀我叫黃曉明呀哈哈哈屌啦呢啲嘢講得出口嘅咩?不過唔講呢啲我真係唔知講乜好,咁唯有等佢自己冷靜吓先。然後我唔知痴咗邊條線,拎起佢隻手,寫低「Major Tom」同自己電話喺佢隻手度,之後拎咗
自己袋,就走咗。

重點唔係我條橋低b,亦都唔係點解我會留低電話,

而係……

仆街我部macbook air 無拎走呀!

我成副身家呀!!!

今次無喇無喇無喇無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