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二十多天便是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看到網上一段「狙擊建制派」的影片,有心人大概是希望以和他們對質的方法,把建制派欺騙選民的惡行公諸於世,進而打擊他們的選情。影片中葉劉淑儀首先一聽到「立法會投票係咪反對鉛水問題」,便大聲答「唔係,唔係」;追問下她才諸多藉口,用保皇黨預備好的「說法」,解釋港共政府已經有法官調查鉛水事件;再忽然無厘頭舉起一隻手指說「立法會查唔到,爛尾,淨底一年,阻住政府做嘢」,心知發問者並不會投新民黨的票,說多兩句後便離開原地,懶理市民的質詢。

上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曾經出現建制派以「掌心雷」擺佈公公婆婆投票的場面。傳媒揭發建制派在長者手心貼上候選人號碼的貼紙,再接載他們到票站投票。當時筆者就有親泛民主派的朋友,在Facebook轉載新聞並大聲疾呼,希望親建制的朋友認清建制派無所不用其極,擺佈長者投票的醜惡。對於崇尚選舉公平公正的人,這是「極醜惡」;對於建制派的支持者,這卻是「極平常」的事情吧。好比佔領運動期間,很多人都親眼見到黑警濫用暴力,「黄絲帶」會氣憤得哇哇大叫;「藍絲帶」反過來會大叫「打得好!打大力啲!」藍絲帶討厭佔領運動為他們帶來不方便,希望黑警為他們泄憤;正如親建制支持者就是希望建制派花多點心思,令建制派在選舉中得勝。那麼,「掌心雷」又有什麼好大驚小怪呢?那些指控,只不過是你們反對派為打擊對手故意製造出來的噪音罷了。

狙擊建制派,以反對派的角度出發,譬如質問葉劉淑儀為什麼在立法會投反對票等等;這種為了揭發建制派的「罪行」,走上街頭,親自義正詞嚴的撕破政客虚偽的畫皮,再把影片放上網公之於世的做法,筆者不能斷言完全沒有效果,不過實際對葉劉淑儀和新民黨的殺傷力有多大,其實可以想像一下,那些有機會投票給新民黨的選民,看過這段影片後會有什麼感想:「你這個所謂選民,來歷不明,一開始已經對葉劉極不友善,質問葉劉鉛水問題,葉劉有份令公屋有鉛水嗎?葉劉嘗試解釋,你只繼續謾罵,葉劉當然不用再理會你啦。」如果大家不相信以上的講法,不妨把影片平心靜氣的發給建制派的支持者,再問問他們的意見;看看他們的反應,會和Facebook上留言一面倒對葉劉罵聲不絕接近一些,還是直截了當,二話不說便否定這個選民狙擊的行為,鄙視這種做法?

主動出擊狙擊對手,對打擊政治光譜比較相近的政敵會比較有效;譬如去年七月西頁區議員方國珊狙擊民建聯葛珮帆,要求對方交代將軍澳堆填區擴建的投票意向;事隔一年後,區議會選舉前四個月,葛珮帆仍然感到「哪吒」的威脅吧,便勞動警方以普通襲擊罪拘捕方國珊。又譬如人民力量以政治議題狙擊民主黨,四年前的區議會選舉雖然一敗塗地,但是翌年的立法會選舉,卻成功「較啱channel」,令民主黨在直選中僅得四席,失去每區最少一席的目標。

建制派的候選人,基本上不會怕反對派在街頭的狙擊。他們裝出一臉誠懇的樣子,你越罵,他們便越「得分」。選舉就是「唔好俾人扣分」的玩意,而建制派比「左膠」更加懂得這個遊戲的玩法。某一區不喜歡建制背景太濃厚的候選人,他們便派一個「獨立」候選人出選好了;你問他們是什麼派別?他們會答你什麼派別有什麼關係?只要願意為街坊服務就可以了。你去狙擊他們揭穿他們「假獨立真保皇」的身份?他們便扮死狗扮可憐,你把影片放上網,隨時曲線幫他們拉票宣傳,他們才不在乎呢。

明明同一件事,政見截然不同的兩群人會看到不同的兩面;企圖以自己的政見為出發點打擊對手,只會是徒勞無功和白費心機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