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先撩者賤」這句話,是我小時候還在上小學時學到的。那時候年紀還小,朋輩間尤其酷愛玩「互相反彈」的遊戲。譬如說,甲同學對乙同學說:「我用擊光槍射死你!」乙同學就會回應:「我有反彈網,反彈番俾你。」甲同學聽到後,心有不甘,便說:「我有宇宙無敵嘅反彈網,反彈番俾你!」甲、乙兩位同學如是者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反彈。直到最後,乙同學心念一動,終於找到了一個屈機的說法:「你先撩者賤,打死無怨!所以我嬴!」

童時的玩意,雖然幼稚,但長大後回想起來,也不禁會心微笑。想不到事隔多年,竟然會從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的口中聽到那久違了的「先撩者賤」。這個感覺,就好像汪明荃汪阿姐一樣,來一個華麗轉身——經過那些年,仿佛還能重回那些暑假似的。

陳祖光在警察佐級協會三十八週年慶酒會上表示,某些「自稱社會道德法律守護者」的人士知法犯法。這些知識份子不尊重法治,卻要求警察守法,並肆意侮辱警察,令他想起俗語「先撩者賤」。他又重申警察是政治中立,警隊都是依法辦事,依法地「是其是,非其非」云云。

陳祖光這番說話,是前警務處處長禿鷹「你哋冇做錯到」的翻版,同樣地為了鼓舞人心,提高警隊的士氣。這般的同仇敵愾,用諸敵軍將士,尚可理解。不過,若警察把這種心態推而廣之,恨上全港市民,後果將不堪切想。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陳引用《禮記》中的名句「士可殺,不可辱」,指警察不知從何開始需要「忍辱」。以「士」來比喻警察,頓時把警察的地位昇華,而我則對此不以為然。

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作為一個「士」,因為責任重大,所以要「弘毅」,即要有毅力,要有堅強的意志。被示威者少少的挑釁行為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如何表現出「弘毅」的精神?荀子則認為作為一個士人要「從道不從君,從義不從父」。可惜的是,警員從的是上司的命令,即使要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投擲催淚彈,亦無惻隱之心,並絕對服從之。這樣的話,如何表現出「仁以為己任」的精神?如何稱得上為「士」?

更叫人害怕的,是陳祖光用上「先撩者賤」來形容示威者,將警隊一切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至於七警的暗角打獲、朱Sir的手臂延伸,亦被陳祖光以「是其是,非其非」輕輕一句和諧掉,企圖掩耳盜鈴、指鹿為馬,包疪某些警員的濫權行為,然後還要厚顏無恥地同你講法治,簡直是天理不容。

小學雞同你講先撩者賤,係同你玩;警察同你講先撩者賤,係唔俾你玩。他們將所有責任賴落你度,然後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為。呢個做法,係超然於法律,全宇宙全銀河系全地球超級無敵最勁嘅反彈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