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人都在中文課上讀過栗良平的《一碗陽春麵》,每次閱畢都使我感動流淚。好文章的魔力就是不管重看多少次都觸動到人心。

《一碗陽春麵》描寫的是北海亭麵店老闆夫婦,與母子仨之間窩心的互動,體現了濃厚的人情味。

除夕夜,在麵店打烊之前,穿著不合時令的斜格子短大衣的女人帶著兩個小兒踏入店裡,母親怯生生地問:「嗯……一碗陽春麵……可以嗎?」

為何他們要在麵店打烊前才光顧?一方面是感到羞恥—陽春麵是最便宜的食物,但母親的經濟情況只能負擔得起陽春麵,由於怕旁人的白眼,只好做最後一個客人。另一方面,母親也為麵館著想:三個人在除夕繁忙時段佔著三個座位,卻只吃一碗最便宜的麵,故此只好等待夜深,到最後一位人客都出門時才敢進門,以免妨礙了店家的生意。

老闆娘絲毫沒介意,還領母子坐到最近暖氣的座位,叫道:「陽春麵一碗!」老闆也是不動聲色,一面回應道「好咧!」,一面卻把一人半的分量扔進鍋裡,讓母子能多吃一點。

日本人處事態度的金科玉律是「不要為別人帶來麻煩」,在母子和店家身上都含蓄地展露出來。母親沒有厚著臉皮要求賖賬,吃昂貴的麵食,而是根據錢包的份量,量力而為。而且,由於怕為店家帶來麻煩,他們便忍耐著飢餓,等到夜深才打擾店家(遑論三人分吃一碗麵其實也不夠飽)。店家無須言語,也明白到母子的窘境,遂盡力援助母子,而又不會傷及他們的自尊(老闆其後有解釋,不給母子三人份是怕他們發現尷尬)。

吃過了麵,母子三人付足了錢,向老闆和老闆娘一齊點頭謝過:「承蒙款待。」

「謝謝,祝你們過個好年!」老板和老板娘應聲回著。

在互相尊重之中,兩家人產生了羈絆。

第二年,母子三人也是以這樣的形式慶祝新年,老闆一家也是這樣招待著他們。

到了第三年的除夕,老闆和老闆娘都心領神會,明明陽春麵早已漲價,還是換上了去年的價錢牌,還預留了最好的二號席給母子。

母子們又到了,這次要吃兩碗陽春麵,反映他們的經濟狀況開始好轉,母親對兒子們說欠債快將還清,幼子向母親報告他作文得了獎,長子跟母親說作文內容是關於北海亭麵館的故事:「三個人祇買了一碗陽春麵,可麵館的叔叔阿姨還是很熱情地接待了我們,謝謝我們,還祝我們過個好年。聽到這聲音,弟弟的心中不由地喊著,『不能失敗!要努力!要好好活著!』因此,弟弟長大成人後,想開一家日本第一的麵館,也要對顧客說,『努力吧,祝你幸福,謝謝。』」

老闆及老闆娘聽到這裡已偷偷躲起來擦淚(筆者也不例外,看到這裡就開始「流馬尿」)。

母子第一、二次光顧的情節主要描述店家助人的善心,但第三次光顧則著重於表達母子三人的感恩之情。他們的感恩不是「老闆多給我們半份麵讓我們佔了便宜所以是恩主」那種感恩,而是「老闆沒有嫌棄我們三人只買一碗麵,還是很熱情地招待我們,祝福我們過個好年,給予我們渡過難關的勇氣」的謝意。當然,也有對母親買一碗麵勇氣的感激在內了。

 

故事的後續及結局不在此囉唆,但《一碗陽春麵》感人之處到底在哪,一篇短短的文章何以能被傳頌?

我想是由於故事表現出的人性光輝是立體的,而非單向的施恩。北海亭麵店固然為母子提供了協助及鼓勵,母子也為他們回饋了感動,所以他們留著這張二號桌,母子共吃一碗麵的勵志故事被食客口耳相傳著,為麵店帶來名聲,而「幸福的二號桌」相信也激勵了不少人吧。

「人情味」不是謀私利的器具,不是佔人便宜的藉口,更不是為自己的疏忽埋單的擋箭牌。母子很清楚自己的窮困,但他們有自尊,就算到了只買得起一碗陽春麵的地步,還是不會向人乞憐。其實,只要母親跟店家哭訴自己的苦況,再說自己帶不夠錢,可否下次再付,麵館也會答應吧?但母親沒有這樣做,她也會想到世上不只自己可憐,麵店做生意也很艱難,盡量不為對方帶來困擾,只能吃陽春麵就吃陽春麵吧,怎能賒借?

這樣,反而能得到對方的尊重,不用動輒宣之於口,對方也會真心誠意地幫助你。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下一句是「人必自重然後人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