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政權計劃設立「旅遊監察局」(未有正式名稱)。其實九七後,港共政權就樂於擴大管治架構。梁振英執政更提出要由原來三司十二局,增至五司十四局。雖然我們無法直接阻止此事,但香港人也要警剔這些管治機關除了發揮他本來應有的功能外,還有什麼統治作用。

一、政治酬庸
以「旅遊監察局」為例,政府可以透過委任,又或黑箱作業,安插賣港殖民派主理監察局,以公職身份作為政治上的酬勞。又可利誘賣港派投誠,例如某些希望得到公職的民主黨人。

二、挪用公帑的工具
既然是公職,自然有車馬費、顧問費、秘書費、置裝費、辦公室費用、活動費和宣傳費之類。簡而言之,他們可以名正言順從納稅人的公帑中自肥。

三、貪污溫床
既然是監察局,除非他像警監會一樣垃圾無權,否則當他掌有權力,自然也就有利益可以輸送。港共政權會廉潔奉公?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就不信了。

四、統治工具
撇開「旅監局」,單純探討這類管治機關的統治作用,就是順民習慣依賴制度,常有錯覺認為當政府成立了管治機關,責任就像外判了出去一樣,從此事不關己。舉例說,當成立了控煙辦,一般人對於眼前的罪行,就只會聯想到應該由控煙辦執法阻止,但下一步就想到自已沒有控煙辦電話,結果就不了了之,而實際上,任何人都可以喝斥及阻止罪行,只是我們習慣把責任外判到管治機關,坐視眼中的罪行。

普通人著眼的是制度,卻忽視制度之所以成立,行之有效的先決條件,就是要有一班不偏不倚,公正無私,如實執行制度的公務員或員工。以我上一篇文章《從港鐵專捉香港人,看港共的統治術》港鐵放生中國走私賊為例,港鐵本來有限重限體積的入閘制度,但執行的黃衫職員,卻放生野蠻無禮的中國走私賊,只敢攔截溫馴有禮的香港人,結果所謂的入閘制度制度就崩壞了。

而香港普遍的公務員,為政治服務,為保鐵飯碗,殘民以逞,對港共政權惡行不哼一聲,更不用說大多數賣港殖民派的政黨,議員。試想想「旅監局」將由這些靈魂深處腐爛到底的敗類主理,還談什麼制度呢?只是用來哄騙還在盲信制度的香港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