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放花的絲瓜架下,殷殷切切的聲聲呼喚。

「阿紬?是你嗎?」「是啊!阿舞!」「阿紬!你知我多思念你否?」「阿紬,……。」 在距十九步綿綿絲瓜花兩端。阿舞略為激動的神情。剎那間,阿舞思慕的那人袖中抽出一條軟索,咻咻如風雷電掣,一把將阿舞牢牢綑綁住。

「啊!阿紬!你!……。」那人接著運功,軟索越縮越緊,幾乎勒地阿舞喘不過氣。「梅侑舞,你的死期到了。哈!哈!哈!」

「你不是阿紬!」但梅侑舞並無驚懼之情,反而從容的面無表情。

「這是百柔索,被綑綁之人絕對掙脫不了,勸你不必徒勞掙扎,沒用的。」

百柔索是江湖刺客組織幻心堂的獨門兵器,兼具剛柔二性,柔可如輕風拂拂,繚繞人身使人無法掙脫而絲毫無損;剛則有甚於千斤鐵椎,無堅而不摧。就算是武功甚高者,也只能以內力暫時抗衡,而少有人能與之匹敵這柔軟與剛勁兼施之力,故武林高手命喪百柔索下的也不乏其數。

「想必你就是幻心堂首堂刺客,人稱遷精衛,三娘子鳳玹兒。專以攝心術假扮人思念之人,使人迷幻亂志。又聞鳳娘子你有潔癖,惡血之髒污,故以軟索殺人,使不流寸血。」

「少廢話,受死吧!梅侑舞,我要為本堂二師兄吸海鯨尹大倞報仇。」

鳳玹兒運功之際,剎那間,咻咻如風雷電掣,虛影一閃動,百柔索由綑綁迂曲之勢,驟然虛軟委於地。

影一躍,已在鳳玹兒面前三步。梅侑舞施展的是軟功大法,使身軀柔軟縮放,故能掙脫百柔索。而梅侑舞袖中的鐵鐧,已直取鳳玹兒喉間。這是他鳳玹兒首次刺殺失敗,也是最終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