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參加中国旅行社的旅行團,在香港被中国人(按)打死,有些中国網民很失望,覺得香港做錯事了。香港有沒有錯?當然有。警訊有云,千萬不要借人頭給別人,偏偏香港近年最喜歡把身份周街派,在香港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人叫香港人,原籍淅江的導遊胡彥南也叫香港導遊。在香港開的公司叫香港公司,辦公室在深圳、在香港注冊的公司也叫香港公司。香港的概念被無限擴闊,比朱經緯的手臂伸延還長。

如此不審慎,當然會出事。如果一家速食店打開門做生意,有如無掩雞籠,經理不斷放顧客進門,擠得所有顧客及員工都幾乎動不了;

有顧客直接進㕑房買一箱箱美國優質薯仔(我說錯了,應該是土豆),阻塞人流,還搞到滿地紙皮,經理叫你包容,因為過門都是客;

有顧客隨處便溺,其他顧客叫你包容,因為小朋友忍不住;

求職者一概批准,不需要面試,因為不夠人手;

申請會員者一概批准,有些申請者明明不愛吃速食,也不知道拿張會員卡有甚麼用,左翼叫你包容,結婚不一定因為愛情,當M記會員也不一定因為愛吃快餐;

經理批準所有新加盟店的申請,也不做品質監管;

那麼有一天,顧客光臨其中一間速食店,發現擠得不得了,地上有排洩物,員工對顧客暴力相向,而且賣的食物有品質問題,抱怨:「香港跟臭港沒區別。」也不足為奇。發生這種事,不是經理監管不力,難道是顧客的錯嗎?

所以,黑龍江遊客在香港被打死案中,香港有沒有錯?當然有錯。計我話,全香港七百萬人,都應該被拉去打靶。

按:我認我是種族主義法西斯,把原籍淅江的胡先生算入中国人一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