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689 倒行逆施、林鄭受政改一役拖累之下,「財爺」曾俊華本來是下屆特首的大熱人選。不過,「離地」言論一再發表,似乎令他無法取得香港市民 (特別是基層) 的支持。

曾俊華在網誌中以 (a) 打入香港的威士忌品牌和種類愈來愈多 (b) 新開業的威士忌吧如雨後春筍,成為新的蒲點 (c) 愛好威士忌的人品酒越來越講究,來證明「香港人的生活水平改善」。敢問「財爺」,威士忌品牌、種類多是否必然代表多數香港人有足夠財力購買威士忌?又威士忌吧有否遭受生意黯淡、客源狹窄等問題?愛好威士忌的人佔整體香港人口百分之幾?將局部的風光看成是社會的全部,此乃「離地」人士的通病。

曾俊華又說:「在今年的 6 月至 8 月,最低收入的三個十等份的全職僱員,收入較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七到八,扣除通脹後,實質增幅有百分之三至四。基層市民收入提升,生活壓力相信亦能夠得到一定紓緩」。彼似乎未有正視失業多年的年青人、需要供書教學的單親家庭、僅靠生果金和積蓄過活的獨居長者。退後一步,在出外用膳動輒需要花費四十元、交通工具不斷增加收費的情況下,「扣除通脹後,實質增幅有百分之三至四」未嘗不值得懷疑。曾俊華不問實況,只知盲信數據,又是另一「離地」的表現。

「離地」不可怕,「離地」而不自知才最可怕,尤其是高官。曾俊華經歷「粟米班塊飯」事件而不知自省,繼續依然故我,對民間疾苦視而不見,這變相為自己的政治前途增添障礙,可謂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