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都無「無風起浪」呢種事,可惜人總係當風浪吹襲過後,先會事後孔明咁分析之前嘅暗湧。

當然,唔少寫手會寫定好多唔同嘅預告,特別係一句半句Facebook stastus,到後來中咗果陣就會刻意拎返出嚟,當正自己係諾斯特拉達姆士(Michel de Nostredame,法國大預言家,曾提出1999年係世界末日)。

寫手唯一唔寫嘅係知名人物之間嘅戀情,因為共同朋友太多,易得罪人。美其名係無公共性,但係傳J圖嘅時候又唔見得好有公共性,實在係自打嘴巴。
不過,有一種例外叫「醜聞」。

「好賤囉!人哋分手都要報導,呢尐係私生活嚟!」
一晚,Rainy上緊網果時大叫出嚟。原因係臨近區選,親中報將一名候選人瞞住自己女朋友,同前女友拖手嘅Facebook私事作為新聞。
「咁作為政治人物,私生活唔檢點,有咩辦法呀?」
「中共打擊政敵,真係好無恥囉。」
「又唔一定只係大陸,克林頓食雪卡單嘢都係私事啦!」
「點同呀?果種叫醜聞。」
「有分別咩?不如話香港新一代嘅政治人物太無智慧啦!講時講,妳都成日發表政見,妳有政敵嗎?」
「總會有人唔鍾意,不過攻擊就無。你驚咩呀?」
「我唔驚。不過,係唔知妳同我一齊之前做過咩啫。一個人未紅果時,係唔會諗到日後有咩痛腳响其他人手上,妳依家話晒係女神喎。」
「讀書囉。可以有得咩呀?你同我上床果時,如果無偷偷影我相,就咩都唔駛驚。」
「我自己享用就夠啦!又唔係要耀武揚威。」
「咁你有時都幾威嘅~」

每次當Rainy 嬌聲嗲氣嘅時候,我就知道佢想做愛。

雖然我只係大佢八年左右,但係明明我讀書嘅時候,班女同學保守到條裙短少少都好似會蝕比你咁,邊似今日咁「女性自主」,性生活已經變成正常生活嘅一部份。

我聽Rainy講佢有唔少同學只係為kill time 而拍拖,而二十歲左右男生為咩拍拖,真係唔駛講到明啦!其實大家都唔多了解對方。以現今標準十個肯拍,九個會「啪」,即係話班女仔只係用身體去換一個人陪,同埋一個好似有人錫嘅假象。

响我抽插到Rainy 忘形咁呻吟之際,我突然諗,其實我又係咩呢?

「嗄!嗄!妳愛唔愛我?」
「愛。呀~唔好停!」
「以後都只愛我一個,好唔好~呀~」
「呀~~~好!大力尐呀!」

雖然當時Rainy答應咗我,但我應該係一個卑鄙嘅男人,竟然揀响佢毫無反抗嘅時候答應我涉及「以後」嘅問題。

估唔到,唔駛兩日,Rainy嘅「醜聞」已經出現。而最令我感到尷尬同難受嘅係個男主角並唔係我,而係佢一年前嘅前度。

「其實,呢尐cap圖內容係唔係真㗎?你個ex爆妳Year 1响大學活動室同佢過夜喎。」
「阿Brad,都係之前嘅事啦!同埋,有活動要攪,做通宵,有幾奇呀?」
「妳唔係依家同我玩語言藝術呀?過夜係咩意義,唔係要我講出口掛?」
「我果時都未識你…你憑咩介意…喎。」
「我梗係介意啦!妳哋兩個仲日日見。」
「咁我可以點呀?佢係我同學嚟,唔通退學呀?我哋都唔同科,點會日日見呀!你講下道理,好唔好?都唔明你嬲咩!」
「你係了解一個男人之後一齊,我梗係唔嬲啦!但係果條友,分明係玩妳。唔係,點會食完通街唱,攪到今日尐cap圖出晒嚟!妳唔做女神,就唔會攪到全世界都share 段嘢去笑啦!」

Rainy無答我嘢,佢只係默默咁走開,之後開始除衫。直到連bra同底褲都除晒之後,佢只係企直個身咁望住我。

「妳做咩呀?」
「我錯晒咩?依家我係受害者呀!你唔開心,我明。個個人都可以話我唔自愛,但你唔可以!
你追我果時一樣連我全名都唔撚知,你咪又係响我尐所謂政治議題下邊留言,之後撩我傾偈。我唔係你口中所謂女神,你會識到我咩?我哋又會一齊咩?唔好講到要咩好了解先一齊,你無資格。
你講到我幾搏出名,你就試下行出街求其問下一個途人識唔識我,一定無!你最介意只係我同過另一個男人上床,而你唔係第一個。
你咁介意,我依家就比你屌到夠!屌到你覺得可以用你尐精,去填返晒我同之前其他男人嘅經驗為止,除褲啦!仲唔屌!」
果一刻,我完全唔識反應,我從未見過Rainy咁歇斯底理。我一直都驚Rainy同我一齊只係為咗消耗時間,但其實我最初approach 佢嘅時候,又何嘗唔係用心不良呢?
望住Rainy已經淚流滿面,乳房因為飲泣而抽搐,我相當內疚。面對醜聞,最大壓力同難受嘅,應該係女方。
點解我一尐都唔體諒,仲要怪責佢?

我咩都無講,只係走上前,用力咁攬住Rainy。佢打咗我幾下,之後就雙手抱緊我。
終於,佢將一肚嘅唔冤屈喊咗出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