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香港歷史,香港曾爆發多次的移民潮。香港人的移民心態一直紮根於香港人的心中,例如1925–26年省港大罷工,使20萬罷工工人返回廣東各地、1941–45年日本攻佔香港後,港人四處逃亡加上日本人的「強逼歸鄉政策」,使香港人口由160萬下降至60萬。

不過,較廣為人知以及影響深遠的移民潮有二,包括: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適逢1984年正簽訂中英聯合聲明之時,眼見共產政權殺害自己的人民,對共產黨產生恐懼,因此爆發了第一次的移民潮,移居海外,逃避共產政權。而另一次的移民潮則發生在90年代末,香港正面對主權移交過渡的前途問題,港人眼見中國大陸在毛澤東時代(1949–1979年)的統治下,發動多次的群眾運動,使中國陷入一片混亂,變得一窮二白,儘管大陸在1979年推行改革開放政策,「吃一顆資本主義的救藥」,但港人對這個恐怖國家的恐懼心情依然有增無減,因此,在面對1997年回歸之前,大部分有經濟能力的港人都移民到西方國家,以逃避共產政權。

直至今時今日,香港在2014年爆發了雨傘革命,雖然沒有出現一片移民潮,但現時的香港人有移民想法都是因為港共政權不斷侵蝕香港核心價值而感到擔憂,例如民主、新聞自由大跌、法治精神受衝擊、不少政府管員貪污醜聞被揭發、自由行過多的影響、廣東話被淡化等,意圖使香港全面大陸化,使部分的香港人為免受共產政權威脅,而紛紛離開香港。

由此可得,據歷史事實以及筆者分析,香港人移民的心態可分為內在因素和外在因素,內在因素是港人害怕共產政權赤化香港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價值是香港人移民的主要原因和心態,而外在因素則是西方國家的居住環境比香港舒適、優良的教育、福利政策的吸引、嚮往外國生活等,但內在因素較外在因素更重要,因為其恐懼心理以及對當時香港前途的憂慮,是他們移居海外的內在動力,而外在因素則成為港人移民的催化劑。

另一方面,筆者認為香港人的移民心態,在近年出現了一個矛盾點。一方面,香港人憎厭大陸新移民、水貨賊來香港搶福利、資源,甚至取得香港人身份;另一方面,香港人又不惜一切移民外國,如移民去加拿大這些福利國家,同樣掠奪別人國家的資源,如牛奶金、甚至取得他國戶籍。別人掠奪你的地方資源時是「蝗蟲」,但當你去掠奪別人國家的資源時又是什麼呢?雖然加拿大這些福利國家有既完善且公平的社會福利制度,以至不會過份分薄對本地人的資源,但為逃避共產政權的威脅,卻會放棄抵抗共產黨赤化香港、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為香港追求獨立自主等的香港人應有責任,那些無論如何都想要移民的香港人,彷似忘記了香港才是我們的根,我們的家,沒有想過怎樣改變香港更加現代化,只想到外國享受別人現代化的成果,而放棄了是你土生土長的香港。這正如大陸官員口說愛國,但卻拿著外國護照,把所有財產放在外國,送子女到外國留學,有何分別?

有人認為:「即使移民外國的香港人,不是只有掠奪別人的資源,也有其貢獻,如在當地工作。加上,外國的教育良好,回流香港可以找到高薪厚職的工作。」但筆者認為,既然有能力貢獻一個地方,為何不「飲水思源」,先回饋那個你土生土長的香港,而要奔向那個不屬於你的國家作出貢獻。另外,外國擁有的良好教育,孩子能說一口流利英語是家長的一大期望,然而,香港的大學受國際認可,在外國若非讀名牌大學,要回流香港工作並非易事,加上,世上亦只有香港才會說廣東話加寫繁體字,是十分珍貴而且屬於香港人的語言和文字。語言和文字是一個地方的文化主要體系,對該地方的文化和思想極為重要,因此我們有其責任維護屬於香港人的語言,免受普通話和簡體字的赤化。

總括而言,筆者歸納以下幾點:一,港共政權能大肆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香港人移民外國的逃避心態在某程度上是間接縱容港共政權的氣焰;二,我們要有自己的身份認同,因為有較高的身份認同感才能明白自己對香港的責任,知道自己要為香港做什麼;三,盲目相信西方國家各方面都比香港優秀,是會削弱對本土的歸屬感;最後,香港人不應只求退路,而求生天,因為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