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 曾經矢口否認自己是中共的地下黨員。然而,日前的答問大會上,好一句「牢騷太盛防腸斷」出賣了他。試問一個普通香港人怎會選擇毛澤東的詩句來引用,而不去選擇唐詩、宋詞?知名作家雲海說得好:「Over 咗!Over 咗!而家連中共本身都唔引用老毛詩啦!」。689 刻意顯露自己對毛澤東詩句的銘記,剛好印證梁慕嫻、李鵬飛當年的說法無誤,689 過去是「講大話」。

又中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於今年 5 月將香港的民主派分成兩大類:一類是「死硬派」、「頑固派」,一類是「希望多溝通的泛民朋友」。對待前者,北京的立場是「堅決鬥爭,決不含糊」;對待後者,北京則主張多作良性的互動。黃毓民向來拒絕和中共、港共妥協,屬於「死硬派」、「頑固派」的一分子。689 現在借毛澤東詩句諷刺黃議員「如此火爆激憤,小心無法得享高壽」,變相是共黨當權者與民選「死硬派」、「頑固派」鬥爭的一個縮影。

至於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要求 689 回答「你幾時死?」和不接受工聯會黃國健的質疑,此反映新、舊左派鬥爭異常激烈。曾鈺成是「老左派」 (又稱「傳統左派」) 的人。 近年,由於青黃不接,「老左派」勢孤力弱,「新左派」迅速冒起 (有關新、老左派的劃分,可參考練乙錚<鬥倒曾氏當權派三分,要了人頭梁振英勢危>)。加上 689 為求連任,反覆玩弄「敵我矛盾」,欲將之鬥倒而後快。故此,當黃毓民高呼「你細路都俾人搞啦」後,曾鈺成神情錯愕,繼而放棄一貫的護航,作出公正的裁決,甚至在事後批評黃國健。

只是短短數分鐘,香港的主要政治問題、矛盾卻已全幅曝露,令人不禁懷疑:這是電視劇裡的情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