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學很可憐,退聯令它地位稍稍回升一點,翻桌事件後又再變回笑柄。

我在大學時期是一個摺友,沒有上莊,因為喜愛睡眠的我,並不想刻意捱通頂,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或者上過莊的朋友會不同意,會覺得這叫「搏盡無悔,燃燒青春」。我不太認識上莊,對我來說就是一班人在電梯口大叫口號,最吵的那一方就叫有熱誠。一班人聚在一起捧著laptop好像在做事情但其實又什麼都沒在做。還有那個意味不明,而且一定要通宵的馬拉松conday。

一直有質疑Conday文化的聲音出現,但這些聲音從來不足以推翻這種文化,只因這些叫「傳統」,一代傳一代,上莊的老鬼壓下來,不得質疑,不得反叛,不然就是沒有熱誠,就不「搏盡無悔」了。

所以老鬼一反枱喝罵,台上的Freshman就聽聽話話站起來接受批鬥,然後dem beat。見到穿著西裝的他們,我就在想:大學聽說是個培養獨立思考的地方,但未學會獨立思考,就先被一堆規矩、傳統、老鬼意志淹沒,最後,大學生首先學會的,叫做「媳婦熬成婆」,然後等到自己成為上莊,再去反下莊的枱。

如果這次有人要藉此事去罵大學生是「廢青」,基本上是無可辯駁,因為連我都覺得他們很「廢」,廢在毫無抵抗意志,廢在沒有捍衛尊嚴,廢在隨波逐流。

如果有一日,輪到下莊來反上莊的枱,我覺得才叫做型,才叫「燃燒青春」,才叫有意義的上莊,但是這一天會見得到嗎?希望到時也會有人拍片來跟我們這些老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