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陣子聽得最多的說話,就是「深耕細作」,不巧近日就看了一套相關的電影,感覺十分有趣。

在求生這個前提之下,主角費盡心力要在火星這個比荒漠更嚴苛的環境著手耕種,務求獲得足夠糧食等待救援,面對眼前一個又一個出現的問題和難關,他都以自己的學識和智慧去克服。

沒有「然後呢?」更沒有「一個保證成功的路線和綱領」,一切就只是「解決眼前問題」,翻開隊員的私人物品,處理中人欲嘔的糞便。更要挖出放射性廢棄物,目的僅僅是為了取暖。每一個決定,只要有所猶豫,或無謂的顧慮,都會把自己帶到死亡。

當你見識過03年泛民在區議會選舉的戰績,見證過近十萬人圍堵政府總部的反國教運動,感受過七十九日的雨傘革如何不斷被人刻叫停。所謂的「深耕細作」,原來只流於假日農夫的水平,放假才去除草,有空才去拖肥,收成只是用來在友儕間炫耀的玩意,真正吃下肚的,超級市場上任君選擇,在一個每天浪費數以噸計食材的地方,「以生存為前題的深耕細作」,只會換來一句「你咁認做乜?」

假如被遺留在火星的換上另一個人,可能結局會是,一個人數算著手頭上的食物,好好包裹著隊友留下的私人物品,安全而務實地吃著老本,盡一切可能保留起居艙的一切,每天記錄一段矯情的短片,訴說自己如何運用正能量倒數自己的死期。好讓後人能欣賞自己精心安排的死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