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我不常吃,但每次要到茶餐廳吃早餐的話我點的肯定是沙嗲牛麵。沒有原因,只是自己的情意結,正如喜歡比自己大的人一樣。我也不是食家,對我來說只要是沙嗲牛麵就可以,不是特別難吃的話我就滿足。一個茶餐廳必備的早餐斷斷續續吃了十年八載,也自然陪伴我走過一個個的經歷。對某些人來說茶餐廳是記載他們回憶的地方,但對我而言地方不重要,這碗沙嗲牛麵才是記載我的靈魂所在。

中學時期是最無憂無慮的日子。不重成績、不理外表、所謂的煩惱也就是ONLINE GAME刷了幾個小時寶也掉不下來。我有點慶幸自己不是名校生,不用背付種種期望,到最後只要合格就可以了。閒時跟幾個比較友好的同學到中學附近的茶餐廳吃個沙嗲牛麵,嘻嘻哈哈的渡過一個早餐時刻,時間差不多才踏上上學的路途。中學的友情最簡單,幾個人圍在一起搞搞爛GAG談談誰喜歡誰就磨掉了一個小息。即使到現在還會見面的中學朋友不少,出來看電影、替港隊加加油、吃個便飯遊遊乾水。重要的不是活動,反正就是有個機會讓大家聚一聚而已。這個時候的沙嗲牛麵味道怎樣不重要,反正這碗麵也只是讓我們聚在一起的理由。

後來會考成續出爐,學校由中學變成IVE。地點遠了,同學也變了,但未知是否我比較幸運,IVE當中認識的朋友至今還會交流的也有好幾位。還記得在第一年IVE的時候要讀LAW還要在最早的「八半堂」,因為第一年要八成出席率不能隨便走堂,最後我們幾位同學便相約一起在葵芳吃個早餐然後再乘小巴回IVE對於從中三後便習慣先洗澡再出門的我來說若果想準時到達的話非得六點起床不可。雖然起床的過程很痛苦,特別是在冬天的時候六點鐘連天也未亮起來,但同學之間還會互相MORNING CALL各位免得有人睡過頭。最後準時到達茶餐廳,吃著沙嗲牛肉麵喝著凍奶茶,做好萬全準備應付那位自稱「青衣C朗拿度」的零變調講書式催眠。這個吃早餐的習慣自升上YEAR 2後就開始消失,而我也開始視遲到走堂為一件等閒事,能讓我提早回校吃個早餐的就只有考試的日子回校做垂死掙扎。

到了後來誤打誤撞的跟一個女生發展為情侶關係。由於我學校離她家很近,她學校來我家也只是十分鐘的車程,結果每次我或她上學前總會找個時間到對方的家,不論是相擁而睡、纏綿一番或者吃個早餐。每次她來我家時總會順道在我樓下的茶餐廳買外賣早餐上來,而我的選擇當然少不免是沙嗲牛麵。兩個人在家裡懶懶閒吃著茶餐廳早餐,那個時刻有一種兩口子同居的感覺,那個沙嗲牛麵吃著吃著,居然有一點點甜甜的味道。雖然這段戀情時間很短,結局也不愉快,但仍然無阻我日後對沙嗲牛麵的執著。

往後開始了讀書同時兼職的生活,又認識了一班同事,閒時就相約四處吃吃喝喝,連第一次到蘭桂坊也是和他們一起(雖然跟家人到鏞記吃過幾次飯,但那時候我只是個連後面就是蘭桂坊都不知道的小毒撚)。在那裡渡過了一堆晚上,到翠華也吃過好幾次早餐,那裡的沙嗲牛麵見證著我迷上的不是紙醉金迷的夜場,反而是一家樓上的酒吧裡的COCKTAIL,還有那一個女生。隨後我習慣了夜生活,但不是流連夜場,只是跟朋友到酒吧喝個酒,談談心。還記得上一次的世界盃,每晚就是到朋友家邊玩麻雀啤牌邊睇波下注,看到天光離開,吃的仍然是沙嗲牛麵。到最後看著德國捧盃,到朋友家樓下吃那茶餐廳最後一個沙嗲牛麵,然後就回家沖洗換衣服,直接到我畢業後第一家的公司。

一碗又一碗的沙嗲牛麵見證著我一路以來遇過的人和事。最近我都沒有再吃早餐的時間,連沙嗲牛肉的味道都開始遺忘。有時我也會在想,到底我下一碗的沙嗲牛麵會是那一位陪著我吃呢?也許是一個老朋友,又或者是一個新的她。無論結果如何,沙嗲牛麵仍然會在不同的茶餐廳之中記錄著我生命中一個又一個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