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九日,嶺南大學幹事會日前發起的圍堵校董正式開始。本人身為嶺南人的一份子,亦不惜走堂走向抗爭的土地。

一開始,大家一鼓作氣地突破保安防線,阻止校董進入會議室,強迫校董正面回應學生訴求。眼見學生佔據有利形勢,按照慣例,這是學聯及老鬼出現的大好時機。然後便是再而衰,三而竭。

再而衰:校董會主席在門口對話時,普通學生根本無法向校董表達意見。而主席所謂對話也只不過是自說自話,一部錄音機。與此同時,有學生自發衝入大樓直接向多名校董表達訴求,卻遭到重重部防攔截。多名校董見此,亦出來面對學生。經過多番校董自說自話後,幹事會的上上庄會長Vivian(葉泳琳 前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 竟提議雙方坐在地上慢慢談判。這絕對是自我閹割的決定,第一,學生坐在地上,機動性會大減,假如保安增派人手將學生制服,學生完全難以保護自己。再者,於談判初,校董們一直遊花園,沒有正視問題,難道坐下來就會答應訴求嗎?不會,更讓外界認為這群校董一個親民的感覺。

三而竭:直至最後,校董仍然沒有作出實際的承諾,一直賣弄語言偽術。被Vivian壟斷發言的集會,足足兩小時的談判,亦無針對未上任的五位赤紅校董,作出一個訴求。無奈學聯秘書長羅冠聰及老鬼竟滿意校董回應,讓校董離去。正當有同學自發組成人鏈,不讓校董離去,竟被阻止,亦不讓其他同學加入人鏈。根據校董會主席歐陽伯權表示,要有過半數的校董支持才能成立專責小組,而檢討結果會交由政府參考,最後要由立法會通過才能修改大學條例。亦即是專責小組未必成立,即使成立小組,要修改大學條例,廢除特首校監必然制,也要先經過重重困難,過關斬將,分分鐘要花上十幾廿年才能同意修改。屆時五位赤紅校董早已「榮休」。試問各位嶺南人,你滿意這結果嗎?

歷時數小時的抗爭,當中有不少可以突破防線的時機,但都被左膠一一化解。到底學聯是為了搶光環,抑或真心為嶺南大學好,心知肚明。

老鬼們,你們所堅持的和理非,及做SHOW式的抗爭,為嶺南大學爭取了甚麼?

最後,假如有下次的抗爭,懇請學聯及騎劫民意的老鬼不要再參與,因為我們都想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