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專權主義的李天命】十天前(10月10日)在明報論壇警告香港本土派,香港能夠獨立的機會為零,因為中國只消截斷供水,香港就不能維持生命。這種想法,由共官魯平多年前有意無意間質問香港人,你們每天喝的水從哪裡來開始,軟性植入上一代香港人的腦袋裡,令香港人覺得,香港萬萬不能沒有東江水。

香港如今鉛水處處,社會仍然十分「繁榮安定」;無線新聞對香港人說,世界上原來有七億人沒有清潔食水飲用,而香港人只是食水含鉛,其實想深一層已經十分幸福了。那麼,沒有東江水,又有什麼好怕?先不論東江水如果有一天發現有劇毒,少了這個水源,港共政權有沒有後備供水安排;到時候香港人是否聽天由命,安在家中開大水龍頭等自來水從天而降?說這種「截斷東江水,香港人無命」的話的人,大概以為香港人是初生嬰兒,必須由成年人保護照顧才可以維生一樣;那麼也難怪那麼多人相信「要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早就完蛋」這句說話了。

好了,for the sake of argument,假設有一天,中國真的決定截斷香港的水源,不賺香港每年三十多億的真金白銀;那時候中國和香港甚至是整個世界,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光景?

戰爭中截斷敵方水源以打擊敵方陣型,譬如在今時今日的敍利亞內戰,住在一個叫Aleppo的城市的二百萬居民,就面臨如此苦況。中共向來為求目的不擇手段,1948年國共內戰中有名的長春圍城戰如何慘烈,解放軍如何把長春軍民重重包圍在城內五個月斷水斷糧,可見一斑。所以單純以為「時代進步了」那些人道理由,覺得這種事情在香港沒有可能發生,則未免有點一廂情願。但是,如果中國真的利用截斷東江水來威脅香港,這表示以下五點已經發生:

5. 中國準備把香港國際政治金融地位毁滅;

4. 中國有信心截斷香港其他所有水源;

3. 西方世界沒有能力或者不願意「拯救」香港;

2. 中國已經完全失去香港政治經濟的操控權;

1. 香港再沒有中國的駐軍;

留意這幾點是由第五點開始寫起,倒數回第一點。而這裡的中國,所指的不一定是中共國;因為如若中國共產黨某一天倒台,「建設民主中國」又好,另一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政黨上台執政也好,甚至是在香港北方一個崩分離析、內戰不斷的國家,以上的分析仍然有效。

中國截斷香港食水供應,等同向香港宣戰;而且這種宣戰的效果,比一般宣戰更「壞」,因為截斷平民的食水供應,不但不守「兩軍開戰,不殺來使」的原則,針對平民更是不惜犯上「戰爭罪行」,放膽一博。這會比上世紀三十年代的上海租界情況更為惡劣,住在香港的外國人不可能不「鷄飛狗走」,走難式撤離香港。當然,香港有幾十萬人尾袋有一本英美加澳紐的外國護照,譬如三十萬長期居住在香港的加拿大公民,一定慶幸當年自己留了這條「後路」,可以等待加拿大政府派專機接送離開。不過,香港在國際上獨一無二的政治經濟和金融地位,也從此泡湯。

中國出這招斷水源的撒手鐧,必定有信心一擊即中,亦即香港再沒有其他水源可以依靠。西方世界為什麼不拯救香港?可能那個時候西方社會自顧不暇,或者中國已經成為超級大國,所以外面的世界沒有能力或者沒有意願拯救香港;否則香港如果有能力開拓其他水源供應,中國單方面截斷香港水源豈不是白費心機而且枉作小人?

但是,如果中國仍然對香港有政治和經濟的操控權,中國需要用到截斷水源這一步,強迫香港就範嗎?那麼一旦截水,中國是已經一早失去了香港政治經濟的操控權了。不但失去操控權,而且操控權是落入中國的「敵對勢力」手中,所以才要出此下策,把香港的價值摧毁,不讓敵人利用香港而得益。

不過,香港不是有中國軍隊駐守的嗎?一旦中國完全失去了香港的政治經濟操控權,派兵進駐議會用槍篤着議員背脊要他們乖乖的投票,有暴動也可以出動軍隊鎮壓,成本當然也十分巨大,不過成效立竿見影,不像斷水源那般要一段時間才可以見到效果。加上一個自己有軍隊進駐的城市,下達命令要斷絕城市水源,唯一的目的大概只有和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一樣,覺得殺你幾百萬人太過麻煩,你自己香港人全部慢慢渴死會乾手淨腳一些。不過如果真的要把香港滅族,在東江水投毒不是方便快捷一些嗎?既然疑點太多,所以一旦中國決定截斷香港水源,那時候中國在香港是極有可能再沒有駐軍的了。

說到這裡,把中共國套回以上邏輯推演的中國,要發生中共失去香港駐軍的可能,大概就如同盟軍在二次大戰時失守香港差不多。所以,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香港人乘機揭竿起義又好,有第三方勢力進駐香港也好,中共國失掉香港;中共知道世界大戰令西方世界無暇照顧香港,決定一拍兩散,截斷香港的東江水源,「我得不到的,敵人也休想得到」,這是「共產黨什麼時候會截斷東江水」的一個可能了。

「牽一髮而動全身」這個道理,李天命應該明白。世界上的事情,不會零零丁丁的「中國截斷對港供水,香港便不能維持生命」那麼簡單。把其他一切抽空,只着眼這個因果關係的人,不是故意恐嚇其他人,便是只會紙上談兵的「思想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