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左今時今日,我唔知仲有幾多香港人會話政治唔關自己事。我明白大家抗拒政治嘅原因,因為政治依樣野可以好複雜,但依個並唔係一個藉口比自己唔理社會時事。關心政治唔代表一定要你知到台灣局勢、中美關係、英國政策,因為依堆野你要明都唔係睇一日半日新聞就搞得掂。其實你每日由打開個電視到出門口返工,政治冇一刻喺你身邊離開過:睇新聞見到通脹、搭車發現貴左幾毫子、你住緊棟樓嘅業主話下個月加租、返工出加薪通知發現今年加嘅人工一張金牛都冇。你可能會埋怨生活真係艱難,做到隻狗咁都改善唔到生活,但其實你有冇諗過當中背後嘅原因?政治唔係學問,而係生活的一部份,如果你以為政治唔關自己事,只要日日返工放工為生活就可以,其實你根本就係逃避現實。

自由有乜用?自由唔係淨係比你擁抱。一味話做人要有自由,但比自由你果陣你又唔去用就真係哂氣。點解香港港有言論自由有集會自由?其實就係用黎比你表達自己嘅意見。之前港鐵禁止大型樂器上車最後惹黎一大班音樂人出黎抗議,係大圍站玩樂器。你要得到有樣野首先就要爭取,連果班離哂地嘅音樂人都知嘅道理,以醒目自居嘅香港人有咩理由會唔明。

港鐵每隔幾日就壞一兩次,壞完西鐵就到東鐵荃灣線,你唔明佢有咩理由仲可以加價,你覺得好嬲但又唔出黎抗議;你覺得樓價好貴,係外國買到千幾二千呎海景豪宅嘅價錢喺香港得番三百尺都冇嘅低層樓景屋,你覺得唔係人買唔係人住,但你應付嘅方法只係每個月再死慳死抵想儲多一兩千,然後睇下幾時樓價回落少少,有機會就狗衝買樓。依班人好聽啲咪政府口中嘅良好市民,但老實講同個白痴有咩分別?

細個你做乖仔起碼都有人請你食粒糖買件玩具比你,都叫做有著數;而家你做住個「好市民」但女又冇樓又冇連車都冇位泊唔到、出街食餐飯想食好少少都要睇住銀包、想學財爺講生活品味飲咖啡最後拎住嘅唔係星巴克而係罐裝雀巢。你盡哂好市民責任啦,結果政府比左乜野你?七警犯法打人都收全糧二三萬起跳,仲有人地個工會搵成千萬幫佢打官司,但你連想排間公屋都要等番十年八載。依個時候,我真係好想搵達哥捉住袁國強,然後大大聲咁問佢咁樣「公平咩?」

你唔好好用你嘅自由都算,另一班學生和市民出黎抗爭,爭取公義爭取民主,你仲要拎住罐雀巢迫住港鐵咁話人地阻住哂。點解香港人咁鍾意去旅行?無非覺得香港返工辛苦壓力大。咁點解香港變成咁?你諗嘅唔係去改變佢,而係純粹靠旅行麻醉自己?彭定康講得冇錯,香港遲早死返喺香港人手上。對於果班仲係一味話生活難但日日照樣咁過,不思進取仲要阻人爭取嘅香港人,我只係有一句說話想同你地講。

含撚啦你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