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過唔少的人的人患上唔同的病毒….,當然我指的是不會真實會殺人/生病的病毒,而是一種會令到你的靈魂扭曲,思想堕落的毒,而其當中著名的毒當然有大中華的毒,左膠的毒,以及離地的毒,因為呢堆思想/主義的感染過程實在太似病毒,所以我用毒黎形容這些思想/主義,所以今日我想講的是大中華主義病毒,但實際上講的是慢性的大中華主義病毒。

我看過一次的慢性大中華主義病毒的傳染過程,當然還可能有其他的傳染過程,其一開始大中華主義者傳播大中華主義思想,開頭其他人的認知沉默地接受,呢種病毒不斷重複再重複散播,呢個不是重點,重點是之後會有人逐漸患上慢性大中華主義病毒,慢性中毒者會在之後逐漸認同大中華主義思想,而在其後在嚴重感染的程度會互相打飛機,再從而散播大中華主義病毒,我曾經看過大中華主義者,同埋慢性中毒者十幾二十人互相打飛機,為的就只是討論一些過往的事,從而借呢樣嘢取暖,實為啞心至極之呼,但通常我地看到的都是大中華主義者,以及行為同症狀,但近眼觀察傳染的過程,以及感染後的結果,是多麼的醜惡啊。

相信大家都知道大中華主義者的其一症狀為強行將其他國家的人認為是支那的一份子,然而,當你被人強行認為[你是支那人],而事實你根本不是的時候,你當然是會感到憤怒,以及感到被侮辱等等,但有些人在面對呢種包含大中華主義病毒的言語,在自我上是會接受,認同,以及覺得無咩問題,呢堆人可能已經在之前或者現在患上慢性大中華主義病毒……。

而呢種毒可以從任何徒俓傳播,電視,人,言語,文學等等,但其傳播方式實在為太明顯之呼,呢種病毒除了在傳播方式明顯外,同時都帶出支那的機心,但呢種病毒在我呢種免疫的人面前暴露得好似個笑話一樣,多麼醜陋的傳播方式啊。

言而,呢堆人在中毒之餘,其智慧同思想開始失去,在認知上更受到扭曲,我曾經睇過一個人,本身內心入面有慢性大中華主義病毒存在,但口講的嘢卻扮其中立,但估唔到在短時間(例如一年半左右)之內,他可以從慢性大中華主義病毒患者變成一個真正的大中華主義者(可以從上述事件睇到慢性大中華主義病毒的感染速度),言而,點解我要提呢個人呢?因為他除左變成大中華主義者外,他可以好自豪的咁講自己是個大中華主義者,可以睇到他在變成真正的完全大中華主義者之前已經知道大中華主義思想的存在,可見其慢性大中華主義病毒的影響下,他可以將其認知完全扭曲,從而變成大中華主義者,實在是…..,我都唔知講咩好了…..。

但中毒不是洗腦,因為洗腦是強迫性的,但病患者全部都有言論,人身自由等等,無任何的力量一定要他地強行要接受大中華主義思想的病毒,他地絕對有力量可以對抗其思想,即使只是在內心入面對抗都可以,但呢堆人就是無…….,他們就是默默的選擇接受大中華主義思想的毒…….,從而可能變成慢性大中華主義患者,甚至惡化……..。

然而,有些人想講給他們聽,[他們患病了],但他們不願接受,呢種病毒的惡化是可以深入骨髓的,輕度的患病者,除了認知扭曲外,開始盲目的拒絕[自己患病]的事實,同埋其病情,嚴重者的為完全盲目,蠻不講理,變得同大中華主義者只有一線之差,完全拒絕任何新的事物,思想。

預防方法?呢堆病同病情五花百門,邊有咁多預防方法,其中一種的預防方法就是你堅定的意志同思想,盡你的能力去進行香港獨立,從而滅絕大中華主義思想,以及其病患者。

拯救病患者?根本無咩可能…..,他們已經盲目了,我認為我地只可以預防,他們根本不願接受任何新的事物同思想,以及進行改變,就只是一直堕落下去,即使他願意聆聽/接收其新的事物同思想,都唔代表他免疫咗,無堅定的意志同思想,在之後,在面對大中華主義病毒,始終可能會腐化,無論你用咩方法都可能白費心機,甚至無用,對於呢堆病患者同埋思想,我認為就只可以用好似中世紀的方法一樣,燒光,完全消毒,滅絕等等,對於呢堆病患者黎講,可能已經根本無醫治的方法,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以及可能是永遠的堕落。

我不可以清楚確定我地有無患上其他種類的病毒,但我可以在目前確定的是,至少呢種危害香港獨立同民族的疾病,我地是可以完全識別到呢種病毒的散播,從而避免呢種疾病危害到我地香港民族,以及獨立思想。